• 选择颜色:


紫檀:质朴的华丽

时间:2007-6-29 11:02:00

――陈丽华从事紫檀木作艺术30年小记
     我面前的这位长者,慈眉善目,北京腔,对你说的都是大实话;如果不是坐在这一溜三间陈设着紫檀几案的华丽客厅里,如果不是坐在有着鸱吻和脊兽的金碧琉璃瓦屋檐下,眼前这个长者就像你朋友的慈祥的妈妈。 史密森尼博物馆以隆重的仪式,迎来了由中国紫檀博物馆 馆长陈丽华女士捐赠的按1∶5比例复制的以珍贵的紫檀 做材,运用中国古老的榫卯结构的“紫檀万春亭”。      紫檀珍品  环球捐赠   “在电视里看见您啦,您捐给华盛顿史密森尼博物馆的‘紫檀万春亭’真漂亮呀。”     “嗯。那天可热闹啦。敲锣打鼓,还有舞狮队,像过中国节。”     “舞狮的是中国人吗?”     “应该是华裔,都说外国话。是他们请的。为这次捐献仪式,他们花了10万美元。”

    华盛顿史密森尼博物馆是全球最大的博物馆系统,由16座博物馆组成。2007年5月30日,史密森尼博物馆以隆重的仪式,迎来了由中国紫檀博物馆馆长陈丽华女士捐赠的按1:5比例复制的“紫檀万春亭”,重达1685公斤。“紫檀万春亭”是以故宫御花园里的万春亭为蓝本,数百名工匠运用中国传统工艺制作而成的,工艺精美,体量巨大,价值连城。     “您常说‘寸檀寸金’,那么贵重的东西,不心疼吗?”     “只要是识货的,只要是真心爱好中国传统艺术的,只要能光大中国传统艺术的,送!不心疼。30年来,我没有卖过一件紫檀,送倒是送了不少。”

    以故宫博物院80周年院庆为契机,陈丽华馆长先后送“紫檀天坛祈年殿”、“紫檀角楼”、“紫檀飞云楼”、“紫檀六角亭”等大型木作给故宫博物院、英国大英博物馆、法国国立香博城堡博物馆、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和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等。     不云绝后 亦谓空前     俗话说“在商言商”,陈丽华是位成功的商人,可在紫檀这件事儿上,她追求的不是“逐十一之利”,她要得更多,追求得更高。

    从事紫檀木作艺术30年了,儿子赵勇一再催促要她出一本总结她艺术成就的书,在书中她写道:“紫檀艺术是民族的国粹,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珍品,把这些传统的文化艺术经由我的手恢复起来,把一批一批的工匠培养出来,让檀雕技艺能够从我这里传承下去,这才是我从事紫檀事业的最终目的。”     你越是了解,你越会觉得这位貌似普通的“邻居家的妈妈”不简单。传统文化在她的精神上打下深深的烙印。     孔子讲“述而不作”,陈丽华的紫檀艺术品不是严格仿制故宫明清两朝的古典家具,就是制作大比例紫檀古典建筑模型,她的创新是在述旧的形式下完成的。     古典家具专家王世襄老先生讲过:宋元以前,紫檀只有几件小摆件存世,是从中国流传到日本的;明代中期后,存世的大型紫檀家具凤毛麟角,价值连城;清乾隆年间是紫檀工艺的高峰,在故宫保留一批精品紫檀木作。

正中间有紫檀雕月洞门架子床。

    陈丽华丝丝入扣地仿制了故宫那些达到古典家具巅峰水平的珍品,丝丝入扣地仿制古典建筑模型,并建高水准的博物馆把紫檀艺术集中展出,是述旧,更是复兴和创新。人们现在公认是陈丽华带动了古典家具的复兴,“述而不作”,其功厥伟。     庄子讲“无用之用”,陈丽华八下印缅深山老林寻访紫檀,广交京城饱学耆老探究工艺;上世纪80年代建了紫檀艺术制作厂,现在有1480位高水准的工匠;制作古典家具及古建模型数量及品质“不云绝后,亦谓空前”(王世襄语);可她没有卖过一件,她没有把紫檀当成“有用”的商品。也正是这“没卖过一件”,成就了她和故宫博物院以及单士元、王世襄、朱家溍等前辈学者的十几年的友谊,也大大地提升了她在紫檀艺术上的成就。     遍访耆老 精益求精     1989年,陈丽华请了几位老专家来她的雕刻厂,想请他们鉴定鉴定她的紫檀制作的水平。     “老先生都很傲气的,也不握手寒暄。冷冷的面孔。可他们看完了我的作品,单士元老先生紧握住我的手说,‘藏龙卧虎哇’!又听说我没有卖过一件东西,更高兴了。当即表示向故宫博物院院长说一下我的情况。从那以后,故宫博物院就向我这个普通的中国女性敞开了大门。”十几年过去了,陈丽华说起老先生还语带感激,“是这些老前辈领我进了‘紫檀’的大门”。     故宫博物院对她的支持不可谓不大。她可以登堂入室,进故宫的库房临摹样子,丈量尺寸,还专门派宫廷部研究明清家具的胡德生先生长期指导家具制作。王世襄、朱家溍老先生还经常亲自给予艺术上的指导。     了解陈丽华的人都知道,她是个精益求精的人,无论是长安俱乐部还是金宝街改造建设项目,她都做到了顶级水平。“对”,她对我说,“我就是那样的人:吃穿不讲究,做事不将就。我喜欢说‘100年不落后’,做古典家具要一点不走样儿”。     丽质华堂 共同分享     如果说有什么走样的地方,那就是紫檀过去是宫廷显贵深宅大院里的珍玩,而陈丽华的紫檀是要与黎民百姓、四海宾朋分享的。     1997年,陈丽华萌生了建一个紫檀博物馆的念头。两年以后,投资近2亿元的一座仿古建筑拔地而起。中国最大的一座私立博物馆诞生了。大量采用传统工艺的紫檀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故宫博物院明式彩画专家王仲杰、木作专家赵崇茂、瓦作专家朴学林诸先生几乎全天候盯在现场,亲自督导工艺流程。紫檀博物馆前千平方米的广场是不走样儿的传统工艺宫廷地面的铺设方式,大门是不走样儿的传统五开间宫廷大门,用了400立方米的木材,有着鸱吻和兽脊的大屋顶,也是按故宫的法式精心营造的。博物馆按主题陈设着紫檀花梨等名贵木材制作的古典家具,比如传统“喜房”陈设着架子床、雕花大柜,挂着红红火火的幔帐,让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古代贵族“喜房”是什么样子了。紫檀博物馆开馆7年来,来馆参观的既有大量的普通参观者,也不乏世界各地的名人政要。50元一本的北京博物馆通票中,紫檀博物馆就在其中。“馆长”是陈丽华女士珍爱的头衔,与其他博物馆馆长不同的是,她没有工资,每年还要拿出2000万元作为博物馆的经费。

    普通公民 大国形象     陈丽华馆长送给我她新近出版的书――《丽质华堂》,是王世襄老先生题写的书名,寓意是“珍贵的材质,华美的殿堂”。     “和王老交情这么厚,不容易呀。”我说。     “是呀,老先生有脾气。”     “80年代末,我们的一位女记者采访她,因为说了没常识的话,被老先生‘礼送出门’,那女孩儿都哭了。后来我去采访,老先生那时还住在那个破旧的四合院里,北面的正房是接待贵客的地方,自己和夫人住耳房,生活很不讲究的。”     “不讲究。有时他到我家来,我们就吃点儿老北京的涮羊肉。老先生看我这儿的亭台楼阁,说:‘丽华,你这儿缺点儿鸽子呀。’我说:‘放点鸽子倒不错,可我嫌琉璃瓦上鸽子粪不好打扫。’‘那怕什么呀!有鸽子粪,还提份儿呢!’”     好亲切的语言!怕有30年没说了。“提份儿”是老北京土话,意思是增加体面的意思。我忽然想到,“提份儿”这个词儿用在陈丽华馆长身上特别合适。这个貌似朴拙的长者,却干出了一件件极华丽的事儿。她送名贵的紫檀古建模型给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德方以高规格的军乐和军礼欢迎她;为了感谢她慷慨的捐赠,当时的法国总统希拉克接见了她,并俯身恭敬地行吻手礼。   在陈丽华的身后,是一个庞大的身影――一个正在崛起的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的身影。试想30年前,谁敢想象个人可以送出这样名贵的国礼。一个古老的国家在崛起,它的人民也有能力做出一件件受到国际大家庭敬重的公益事业。陈丽华馆长送出了个人的宝贵的紫檀珍品,传播了中国文化,树立了负责任的大国国民的形象,用老北京的话说:“她给咱们中国提了份儿了!”(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编辑:漫漫)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