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品评宜兴紫砂艺壶

时间:2006-6-22 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佚名 

    紫砂艺壶,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生活的讲究,社会交往的礼仪民族文明意识的升华,它稍稍地步入了千万爱好者们的心田,砂壶品茗的域地,愈来愈广,茶友壶侣的队伍,越来越众,此时此刻,我渴望和紫砂艺壶的爱好者,珍藏者,鉴赏者们,交换一点品壶观,该是时候了,为了丰富我紫砂艺壶文化艺术宝库,在品味紫砂艺壶方面谈点我见,并请方家正教。

    当紫砂艺壶,还处在草创始初期,它就闯进了文化层。所谓文化“就是人类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精神和物质的总和”。紫砂陶,自宋代沿传至今,通过几十代人的相传相继,经亿万双手和脑并用的智慧劳动,创造了自成一体,独树一帜,林立在祖国陶瓷品类之中的一棵瑶草,是我民族陶文化的一株奇葩。宁代诗人梅尧臣,在《宛陵集》十五卷,和杜相公谢蔡君谟寄茶诗,有句云:“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北宋欧阳修和梅公仪偿茶诗云:“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诗中的“紫泥新品”、“紫瓯”所指都是紫砂茶器。《阳羡名陶录》吴骞曰:“金沙寺僧,久而逸其名矣,闻之陶家云,僧亲静有致,习与陶缸者处,搏其细土,加以微练,捏作为胎,规而圆之,刳使中空,踵傅口、柄、盖、的,附陶穴烧成,人遂传用”。这清楚地记述了,宜兴紫砂壶是从宜兴的陶缸瓷中演进而成。并又在它的草创期,紫砂壶就被士夫赏其朴雅,嘉其制作所珍视。徐喈凤重修宜兴县志写道:“代春制茶壶,款式不一,虽属瓷器,海内珍之,用以盛茶,不失元味,故名公巨卿,高人墨士恒不惜重价购之”。又“鸣远一技之能,间世特出,自百余年来,诸家传器日少,故其名龙噪,足迹所至,文人学士争相延揽”。加上历史上有些制壶名艺人,都跟当时的一些文人高士颇有往,通过这些接触,文人高士的文化艺术观渗透到制壶艺人的艺壶上,明时大彬闲游娄东,与陈继儒,琅琊太原诸公,吕茶试茶的交谈,使大彬原由喜作大壶而后改制小壶,作品规制古朴细腻,登大雅大堂,蒋伯摹,名时英,后客于陈眉公(即陈继儒),因附高流,其所制砂壶形制不谷,请制壶名手杨彭年,与篆刻、书画家陈鸿寿(曼生)合作,艺壶陶刻相得益彰,时称“曼生壶”。诸如此事说明一个问题,文人界入紫砂艺壶,是对砂壶艺术有助提高,变为现今公认;紫砂艺壶是高层次文化人欣赏的陶壶艺术品起了积极作用。

    近年来,爱好紫砂艺壶者不泛千万,在这浩瀚人群中,他们是如何鉴赏观玩紫砂艺壶的,我也未作调查,也说不清楚。一些人嗜壶成癖到何等程度我也未及过问,也说不上来,但我从事紫砂事业三十六载,在耕陶的岁月我总觉得,“制艺壶难,识艺壶更难”。亦象书画那样,“习书作画不易,读书识画尤难”。正如我老师顾景舟先生所教诲的,“制作紫砂壶,做得起不算技术,拿得住才算有本事”。回味起来确是如此,剪纸艺人张永寿老师,有人要他说说基本功,张老以红绿两纸,分别对折后各剪半个圈,摊开成红绿两个圆,红圆放在绿圈内,绿圆放在戏圈内天依无缝地吻合着,这就是剪纸艺术扎实的基本功。一件紫砂艺壶又何尚不是如此,它不仅有高雅的形、神、气韵。更重要的它深藏着创制者的个性内涵。创制者以自己的艺术造诣技艺手法,在这小小的砂壶天地中,创制出壶艺术器皿造型的起势、力度,使伤口给人以完美的艺术享受,为此,品评紫砂艺壶是制壶家与鉴赏家的共室之事。鉴赏,我是指鉴识欣赏,有鉴无赏,不算真鉴,有赏无鉴,不谓真赏。鉴,是赏的前提,赏,是鉴的深入。一件好的紫砂艺壶,到你眼前,不可能一下子就给你全部明嘹了它的壶美,和创制者的匠心,而它含蓄地、内在地,使你觉感到,今天这件艺壶给我有这样的亲切、开朗的美的享受,到了明天,或经数月,或在岁次,突然间,它又会给你察觉到,这件艺壶似乎又出现了另翻情怀给你添加了另一种清新的艺术享受,因为,鉴赏观玩是长期的。因此一件紫砂艺壶也该是经得起长期推敲的。鉴多为理性认识,赏,多指感性认识。鉴赏观玩一件艺壶,不单是去直观它的壶体轮郎,曲直线条、壶嘴、壶 、壶口、壶盖、壶底、壶的、壶面装饰等结构、章法的匠心与功力、师承、流派和风格。更重要的是通过欣赏,去发掘他制者的意境、情感、气质、审美意识和格调追求的艺术灵性。这算是比较道地的鉴赏和品略紫砂艺壶的壶艺之趣了。在感性的另一层次意思上,就是指使用,在使用这件壶的壶艺的过程中,当你提、握、抚、摸时是否舒适,壶体肌理给你的手感如何?倒茶注水是否流畅,壶身倾注口盖是否紧密等等实用方面的功能是否理想,这都是观玩中的理和趣在这里我又必须强调一下,我赞同顾景舟先生提出的:“一件实用优良的紫砂壶,不等于就是一件好的壶艺术品,一件珍贵的艺术品壶不一定就具备了优良的实用性”。我对这个观点无可非议。《茗壶图录》云:“知理而不知趣,是为下乘,知理知趣是为上乘,此语盖壶癖家顶门之一针也”。

    自宋至今,紫砂艺壶,造型千姿百态,真是:“方非一式,圆无一相”,壶的装饰手法,多采多样不苟一格。壶的泥色多辨,层出不穷,造壶工艺家无虑千百,流传艺壶作品数以万计,我们不可能对它一件件地去叙说,为与同好共研紫砂艺壶,品评艺壶等级,我借鉴书法艺术的品评鉴赏观,来品评紫砂艺壶,顾与同癖共商之。

    中国文字独具魅力,源远流长,恒古迄今,名家迭涌,灿若群星各家作品浩如烟海,就正、草、隶、篆四大书类而言,每个时期每个朝代都有它不同的风格而自成一体的书家、名流、就书家;李、钟、二王、颜、柳、欧、苏、米、黄、董、赵,亦都有他们各自的专长和特点,其笔微不同,寄意兴怀,蓄个人之内涵,扬各自之风貌,使得后人看后能能鉴别得出此字此体出自何人之手,书法艺术弘扬了我优秀的民族文化,给我们留下了一份极其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载于史册,享誉于世界艺术之林。历代文人高士,放眼墨海,为书画艺术吕评说论,提高全民族对书画艺术的鉴赏能力,他们的品评说法和方法,给我启迪。唐,张彦远《书法要录》卷八,张怀镶《书断》评历代书法定神品/二十五人,〈图绘宝鉴〉“气韵生动,出于天成,人莫窃其巧者谓之神品”。又〈书断〉评历代书家定妙品九十八人,〈图绘宝鉴〉“笔墨超绝,传染得宜,意趣有余者谓之妙”。又〈书断〉评历代 书家定能品一百另七人。〈图绘宝鉴〉“得其形似而不失规矩者谓之能品”。

    例如:神出鬼没品,多指书画、诗词等艺术作品,即艺事精极入神出鬼没之品也,张怀镶〈书断〉云:“篆、籀、八分、隶书、草书、章书、飞白行书谓之八体,而右军(王义之)皆在神品。”余外,颜真卿的《多宝塔》、柳公权的“玄秘塔”,几千年来,都为习书者之范本,民间影响尤深,可说是“神品”。妙品,亦是品评书画文物之用语,所谓精妙之作,按古人评书画者以妙品列于神品之下能品之上。清、包世臣《安吴论书`国朝书品》:“酝酿无迹,横直相安日妙品。”能品艺事之精能者日能品,次于妙品。宋,陈鹄《耆旧读闻》卷三:“米芾得能书之名,似无负于海内,芾于真、楷、篆、隶不甚工,惟于行草诚入能品。”书评三品外,对品评物品最为上等者可称极品,言技艺难以超越此水平的技艺品谓极品。宋,叶梦得《避暑录话》,〈北苑茶〉日:“草茶极品惟双井,雇渚”。借古人品评书画,物品、技艺的“神品”、“极品”、“能品”之说,,引于评我艺壶,分别为“神品”、“极品”、“精品”“能品”之等级。其实,前人己有运用,就是内容没有那么多就是了。〈〈阳羡名陶录〉〉吴骞日;“供春,学宪吴颐山家僮也,颐山读书金沙寺中,春给使之暇,窃仿老僧心匠,变淘细土博坯,茶匙穴中,指掠内外,指螺文隐起可按,胎必累按,故腹半尚现节秦,视以辨真,今传世者栗色暗暗,如古金铁敦庞周正,允称神明垂则矣”。按供春真品,据从业长者说,亦未见过,但从发掘的古窑紫砂器残片,和宋、元遗留的传器看正如文献记载的;“独阳羡以陶为之,有虞之遗意也,然粗南昌不精兴窳等,余从粗拳石公读书南山,携一童子名供春,见土人以泥为缸,即澄其泥以为壶,极古秀可爱,世所称供春壶是也”。这清楚的说明了,供春是由粗入细,由窳而精的鼻祖,是从无创有、零点起步的先导,供百春之作应列神品。又吴骞日:“陈仲美,……好配壶土意造诸玩……重锼叠刻,细极鬼工,壶象花果缀以草虫。”又云:“沉君用……壶式上接正春一派,至尚象诸物制为器用,不尚正方圆,而笋缝不苟丝发。”又云:“按仲美、君用茗壶系作神品。”《阳羡名陶录》吴骞日:“时大彬……诸款具足,诸土色亦具足,不务妍媚而朴雅坚栗,妙不可思……前后诸名家,并不能及.……”又云:“案大彬茗壶系作大家”.大家之作应列于仲美、君用之上,其大彬珍品列神品天疑,《阳羡名陶录》“大彬弟子李仲芳,是大彬之门为高足第一,徐友泉为大彬弟子,按仲芳、友泉二人茗壶系作名家”,“虽列大彬后,但也应列仲美、君用之上”.另外茗壶系对欧正春、邵文金、邵文银、蒋伯蘑陈用卿、陈信卿、闵鲁生、陈光甫诸家列为雅流,对诸家之作亦都有评说,所以,从文献记载来看,鉴赏者对紫砂艺壶早就有等级品评之论说,历史上的艺壶名家的丰功伟绩是不可磨灭的。

    清代紫砂史上出现的两位巨匠:邵丈享、陈鸣远,值得后人建树,邵大享,以自已专精一艺而成名,大享所作艺壶,可谓自明清以来施艺严谨之范本,技和艺都超越前人,为一代匠师,我在老师顾景舟先生外,目睹潘君所藏大享掇壶壹伴,真是大开眼界、大饱眼福,双手捧着掇壶,壶身在手们和手指间慢慢转动,壶的肌体给我的指和心的感觉,简直不象是抚摸在陶的制品上,它比玉还要温润,我才真正的体察到了这就是珠圆玉润,给我真正的悟了华智穷工的神韵.我再次拜读了高熙的《茗壶说》〈赠邵大享君〉“其掇壶顶项及腹,骨肉停匀,雅俗共赏,无乡者之讥,识者谓后来居上焉,注权胥出自然,君先成者,截长注尤古峭,口盖直而紧,虽倾侧无落帽忧,口内厚而侠,以防其缺气,眼外小内锥,如喇叭形,故无窒塞不能之弊”.这些都是前人没有达到的水准,而又为后人开启了摹本,掇壶可称谓神品也.《宜兴紫砂紫砂珍赏》〈南京博物院藏〉大享“龙头一捆竹”,真是件绝代佳作,景舟先生云:“在技法上,看似繁琐,实则简洁”.微细之处见精神,在壶咀的龙角上硬是用铁尖刀,一刀一刀压哀,刀痕排列细密整齐,非心平气和、技法娴熟者,是达不到般处置水平的真是他人莫能为也,可谓之神品.清代的另一位匠师陈鸣远,他是逸情大方的制作风貌而转向纤靡精巧;重锼叠刻这方面去的.制作精雅,可与三代古器并列.《宜兴紫砂珍赏》〈南京博物院藏陈鸣运“南瓜壶” 〉,香港罗挂祥博士珍藏的鸣运“南瓜壶”形制淳雅,嘴、錾以瓜叶、藤技造型,敛整洗练,盖、盖的用瓜托构成,顾盼情生,连贯通气,可谓神品.《宜兴紫砂珍赏》中陈鸣远“四足方壶”〈上海博物馆藏品〉,景舟先生云:“这件作品,应该说是陈鸣运继承明代紫砂艺术形式的代表作,寓圆于方,敦实厚重可谓神品”.《宜兴紫砂工艺厂》藏邵旭茂“提梁壶”,景舟先生云:“此壶气势宏伟,造型淳朴,气度非凡,且骨肉亭匀,制技精湛,泥质细而不腻,色泽紫而不姹,是砂艺史上又一件神品”.另外,〈南京博物馆〉藏“圣思陶杯” 跌宕多姿,雕琢细腻,一见就是看出作者倾注全部精力,用手工艺的表现方法,塑造出陶的桃味,亦是一件神品.紫砂艺壶之神品我以吴山老师一语,一件砂壶达到了材质美、工艺美、内容美、形式美、功能美这五美可谓艺壶神品也。

    在未说极品以前,我解释一下,品评决不是以门户之见,更不是褒贬黜陟某个人或某件作品,而是按传世的作品、资料,作些比较性的看法,以揭示同好,由此不断提高紫砂艺壶的技艺水平,和鉴赏水平,即使有不同看法,不同观点也是难免的,例如,有人在选茶壶时,把壶翻过来合在台上,看看壶嘴、壶口、壶錾是否在一个水平面上,我就认为不然,而要按壶造型结构是否与实用功能合理为标准,象单口壶(即没有颈项的壶),假如壶咀与壶錾和口成一水平面,那么,泡茶倒水口尚未满,而壶咀早就流出茶水了.其二,我在实用中感觉到300cc的壶,壶錾略高过口,在使用时大姆指与中指捏着壶非常得手.其三,有些人要求壶内壁要象壶面那么光滑,连布纹和竹子纹都不能有,殊不知内壁光滑对泡茶、养茶功能有欠缺.《阳羡名陶录》吴骞日:“……时大彬制,内有纹一线,殆未曾陶铸以前所裂.然不足为此壶脖.如此等等,到一定时间会有共同语言的。

    《宜兴紫砂工艺厂》藏黄玉麟制“该春壶” 、“孤菱壶” 、“鱼化龙”诸式,莹洁圆湛,精巧而不失古意,可称“极品”,黄玉麟的制壶技艺受到吴大徵、顾茶村的赏识,先后来聘为各制壶,《宜兴县志》载“大徵富收藏, 玉麟得观彝鼎及古陶器,艺日进名亦高,晚年每制一壶必精心构撰,积日月而成,非其人重价弗予”.黄玉麟是我砂壶史上可代表一个时期的里程碑。

    《宜兴紫砂珍赏》,刊虔荣掇壶,《宜兴县志》“虔荣,潘姓,字菊轩”. 高熙《茗壶说》〈赠邵大享君〉“……近得菊轩掇,并苍老可玩”.掇壶底镌楷书“年在辛卯仲冬虔荣制时年七十六并书”十六字,景舟先生注:“年登耄耄,如此功力,就是此壶之可贵处”.可谓极品.虔荣、大享、友兰(姓邵,是清·宫廷制壶家),是陈曼生同一时期的壶艺家,他们的技艺水平,从传器中看列杨彭年上,但我认为假如是曼生彭年合作之真品,亦应列为极品,曼生其言日:“凡诗文书画,不必十分到家,乃见天趣”.不必十分到家,就是不要斤斤计较所谓法度而要能摆脱约束,使真性流露,才能得到文人的飘逸构思意识,溢于砂壶,质朴俊逸,玩之不觉为倦,览之莫识其端可谓极品。

    清末民初,砂壶艺人陈寿真,元身善制掇球壶、仿古壶、汉扁壶诸式,质朴淳厚,雍雍和雅,且一日能制二、三件,是位多产艺人,然他制三件比一些同辈艺人五天做一件的还要神气而有精神,功底扎实,格调扩朴,年逾七十制作不掇,雍雍和雅,自成一家,可谓精品,《宜兴紫砂工艺厂》藏俞国良“传炉壶”,鼎炉之形,端庄秀劲,壶咀三曲舒展伸冲有姿,錾样劲炼似针,合谐自然,整体、局部的刻划,皆方圆兼备,手感舒服,可谓精品,加上精选泥质最好的大红袍色的红泥制作,色泽朱红,光彩照人,是朱泥器中罕见者。

    《宜兴紫砂珍赏》刊“红泥高六方壶”,故宫博物院藏品,此件壶的形制、手法技巧、装饰风格,典型地反映了清宫廷用器崇尚繁缛纤巧的奢靡形式,壶画面的装饰方法,采用浅模印压、泥绘、线描、浅浮雕、雕塑、书法、镌刻的手段、方法,有它特定的时代代表特性,院藏品,名为“印花烹茶图御制诗壶”,制壶技巧一般,可算是件能品,同样类型,《上海博物馆》藏“御制诗壶”,壶面装饰手法有印戳,模贴英线描、泥绘、雕塑、镌刻五种方法,精工细作,耗工浩繁,风格细腻,具有典型的清代风范,然不及“御制云肩三足鼎壶”来得那么高雅古朴,可谓能品.《宜兴陶瓷陈列馆》藏“杨氏竹段壶”,此壶为杨氏杰作之一,世称“杨氏竹段”,作者对竹题材的提炼处理,颇为得体,泥色紫润可爱,说它是传世之器非溢美之辞,可谓能品。

    最后,要说一说另几个问题:

    一、关于临仿.在继承传统,汲各家所长,不断自我提高,苦学前人之优,是必要的,临仿名作是必要的一课,但一味临仿缺乏创新,虽成就极高,技巧极能者,终无自我,且终不脱前人窠臼,除非你佳处力追古人,有过之无不及,才当别话。

    二、关于直膺.真品蕴神,膺品似形,即已达到超越的境地,又何必去假冒他人,既有戈波良工,而不去深化自我呢?可叹,历史的名人名作,有他当时客观的、不可排除的历史条件所局限,不尽之处在所难免,但原作毕竟体现了作者的意境,这就是神韵,绝不能按市侩哲学,借临仿之名,行假冒之实而失艺德。

    三、关于评说.有些人用拿来主义,为我所用,乱吹乱捧,说得天花乱坠,乳臭未干捧为某某师,曾至大师,我认为艺术素关,壶艺之神髓,也像各姐妹艺术一样,应是大气晚成,才是炉火纯青,当然,不排除神童的天才、勤奋的青年艺术家,总之,不经一番难苦磨炼时期培育是到不了成巧的彼岸的。

    四、关于品沦.品评不可能一下子就有尽善之说,还需不断的修正,如有名望的名人之作,不等于件都是极品、神品,有时也会出现小品,小品中也会有精品、极品和神品,即使是在颇夥,(即大路货商品中)有时还会有精品、极品的出现,像大家所熟知的寿星壶,有一些人一辈子就是制作这个品种,熟中生巧的粗犷、爽辣、圆劲流丽的寿星壶,够你陶醉的.另外,紫砂陶瓷也是火的艺术,即使偶有杂质疵点,烧造过火稚火,如无损大局,亦不必吹毛求疵,艺术上的残缺美也是够味的.

    五、关于近作.近代艺人作品之欣赏,将采取什么方式,从什么角度,通过交流还想听听意见,此文就不赘述了。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壶中.历代紫砂艺人的辛勤劳作,智慧创造,我辈必须好好珍惜.紫砂事业方兴未艾,为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传统,愿与同好品于眼、评于心,开卷了然,去创制出更多更好的紫砂艺壶的能品、精品、极品、神品。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