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古钱收藏家方若 方圆之间锱铢必较

时间:2006-9-5 10:39:21 来源:http://www.cnarts.net

南宋珍品钱币“大宋通宝

  天津近代十大收藏家·之七

  张叔驯、方若、罗伯昭并称三大近代古钱收藏家,又有“南张北方西蜀罗”之称。上海纺织实业家张叔驯因藏有金匮值万钱、大齐通宝、靖康元宝、隶书小平铜钱等国宝而问鼎古钱收藏之首;四川巴县人罗伯昭以藏五代十国古钱系列而在古钱收藏界占有一席之地;而天津的方若则以古钱藏品数量之巨、精品之多而蜚声海内外,他不仅兼收并蓄大量收藏古钱、钱范(铸造古钱的模子)、石经、碑帖、书画、古墨等文物,而且还潜心研究,一生撰写《药雨古化杂咏》、《校碑随笔》、《古货菁华》、《言钱别录》等十数部专著,既是一位收藏家,更是一个鉴赏家。

  只身来津房产起家

  方若,原名方城,字药雨,号劬园,1869年生于浙江省定海县的一个贫寒家庭。幼时入私塾攻读,精通八股文章,擅长古文诗词,喜爱绘画。19岁时县试考中秀才,考取国史馆誊录。1894年,怀揣亲友筹集的24块银元,手提包袱,脚登钉鞋,只身乘船来到天津。

  1902年,日方在天津日租界开办《天津日日新闻》报,方若出任社长兼总编。该报办报主旨完全由日本领事馆所左右,每日所发样稿都要送交领事馆审核,因而该报一贯宣传中日亲善。不久,他结识了日本领事馆女职员汤小豹,并与之结婚。汤小豹的母亲是日本人,精通日语,与日本人关系密切。当时正值日租界开展规划,大兴土木,通过汤小豹的关系,方若获得了租界垫土修路的工程。因“工作业绩突出”,日方特许他在日租界主要主干道旭街(今和平路)北段购地建房,投资房地产业。方若遂多方筹集资金,购入闸口街至鞍山道的40余亩土地,这片地多为小河道和芦苇地,地价非常便宜。

  不久,方若即在津成立利津公司,自任经理。因资金不足,公司除少量筹资建房外,多采用出租地皮由用户建房的经营方式,即房屋建成,用户使用10—15年后房屋所有权无偿收归利津公司,继续使用需交纳房租。随着日租界的不断发展,旭街日趋繁华,租地建房的大公司也逐渐增多。当年的新新电影院、中华茶园、新明大戏院、老九章绸缎店、老稻香村南味店等的地皮都租自该公司,期满后一律收归利津公司所有。因此,公司获得巨额利益,资产激增。后经三次扩股,至1937年股金已增至52万余元。拥有1088股、占公司股份总额三分之一的方若,一跃成为津门巨富。

  “七七”事变后,他先后担任天津治安维持会筹备委员,河北高等法院、天津地方法院院长,教育文化振兴委员会常务委员,天津市公署参事,天津市代理市长,中央惩戒委员会委员,华北水灾救济委员会常务委员,天津救济院院长等多达十几个伪职。抗战胜利后,方若被国民党天津市政府逮捕,河北高等法院天津分院以汉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1948年12月被保释出狱。1954年病故于天津。

  嗜“钱”如命潜心研究方

  若自幼擅长金石篆刻,喜爱书法绘画,以日本画与中国画相结合的独特国画画风跻身画家之列。从1900年开始致力收藏。他的收藏范围很广,古泉(即古钱)、石经、碑帖、金石、书画、古墨无不兼收并蓄,尤以收藏古泉、石经之富、之精而震古烁今,更以拥有稀世珍品北魏天兴、宋大礼银而确立其霸主地位,故晚年自号“古货富翁”。

  初时,方若收藏的古泉多为往来于全国各古玩市场淘换来的,后因他出手阔绰、购买量大而声名远播,有些文物商便主动送货上门。游艺园大罗天是天津早期唯一一家古玩市场,那里的商家没有不认识方若的,据说当年有十几家古玩商长期奔波于全国各文物市场,采购珍稀古钱,以满足其巨量需求。

  1943年秋,古泉收藏家郑家相来津拜会方若,路过大吉山房古玩店,因与店老板孙某相识遂进店转转。正巧店里刚刚购进60余品刀币,见到这难得一见的珍品,郑家相兴奋异常,尤其是其中的两品“齐造邦长法化”刀背化字传形系珍稀之品,更让他两眼放光。郑家相立即掏出500大洋将其全部买下。到了方家才知,方若正因患丹毒而住院治疗。来到病榻前,只见被病痛折磨多日的方若已是面色饥黄,神情萎靡。说话间,郑掏出随身携带的两枚齐刀。见到这两枚梦寐以求的古泉,方若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脱口赞叹:“珍品呀,真是珍品!不知郑先生能否割爱相让?”郑毫不犹豫地回答:“假若方公喜爱这两枚齐刀,那还有何话说,请即留下。”方若立刻一跃而起:“今

  天幸得这两刀,足可医好我病!”不几天,方若竟奇迹般地病愈出院了!他不禁感叹道:“我的病霍然而愈,完全是古泉的魔力,它真是伟大啊!”

  1931年11月,日本特务土肥原在津发动了多次便衣队暴乱,为确保收藏安全,方若曾一度将古泉存放于法租界盐业银行保管库。后来由于时局动荡,战争将起,经同乡张纲伯介绍,于1934年春,方若终将30余年的全部收藏,以1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上海杨庆和银楼经理陈仁涛。解放前夕,陈仁涛将这批国宝携至香港准备出手,幸被我国文物部门获悉,以重金收回,交由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方若此举曾引起收藏界的颇多非议,有人说他卖价太低,有人说他为谋利而收藏不是真正的收藏家,更有负于“南张北方西蜀罗”的称誉。他自己也很后悔,遂下决心重新开始收集古泉。由于他是行家里手,又肯出大价钱,所以数年后,他的收藏就又颇具规模了。他不但收集到了许多古泉珍品,而且还收藏了契刀钱范、五铢铜范、小泉直一钱范、大泉五十钱范、大吉土范、大通土范、汉半两铜范、三铢石钱范、货泉钱范、契刀五百石范、六字齐刀砖范等数百件钱范。这在当年的收藏界也可谓首屈一指。

  方若不仅善收藏而且重研究,他不但考察历代铸钱之源,验证百家圜化之说,而且对古钱大小、质地、色泽、版别、纹饰、轻重、文字、伪劣等都曾做过深入研究。近代钱币学家秘不示人的陋习是古泉研究的一大障碍。但方若不为旧习所染,既无门户偏见,又不垄断资料,每有新获立即拓片赠人或出售,以传古为乐。所著《药雨古化杂咏》、《古货菁华》、《旧雨楼古货全稿》、《古货今说》、《古金银谱》、《方家长物》、《言钱录》两卷、《言钱别录》两卷、《古钱杂咏》、《药雨藏钱》4册等,去除前谱凌乱芜杂之弊,填补前谱之遗缺。尤以考订“永安一百”“永安一千”等五代钱,博得国内外钱币学界的认同。

  珍贵文物收归国有1945年11月,国民党当局天津政府将其逮捕,河北高等法院天津分院以汉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其在多伦道、罗斯福路、海拉尔道、辽北路、北平道等5处房产,利津公司股权、三新公司股票及收藏文物全部予以查封。其所有文物由国民党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平津区办公处清理接收。方若曾将5箱文物匿存于横滨正金银行,后被人检举,查获交由中央银行保管。1948年12月,天津行将解放,国民党天津市政府因疏导人犯,方若被保释出狱。

  天津解放后,市人民法院反复查阅档案、调查取证,确认方若汉奸罪行证据确凿,其财产应予没收,由市公产清理局负责接收。1949年5月,包括故宫、历史博物馆专家在内的北平文化教育部的7人小组专程来津。从26日起,在天津市文化教育部、公产清管局协助下,7人小组开始清点方若存于多伦道252号住宅内的文物。经过近10天的清点、造具清册,所藏古钱、书画、玉器、陶器、铜器、古墨、古砚、甲骨、汉瓦、印章等文物共计9171件,另有古碑、石经2972项,计3000余件。

  方若一听说要将其所有收藏运抵北平,遂呈文天津市政府,请求将这些文物编成目录交由南开大学保存研究。呈文称:“所有古物大有珍奇,为世界各国所罕见,往来日人尝威逼强索,美帝复重利以诱,俱未得逞。碑版轻脆者如陶瓷,如迁往他处必有损伤。”市政府批示:汉奸财产一经查封,本人无处理之权。1951年10月,所有文物分装50余箱运往北京。(信息来源:每日新报 文/周利成)

方若的《听泉图》

秦权钱———秦始皇统一货币的象征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