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简述古钱图案和文字在陶瓷器上的运用

时间:2003-03-07[大中小]



   我国的古钱,形式多样,而以形制为圆形方孔的钱币流通和使用的时间最长。从秦朝开始废除春秋战国各诸侯国的货币,统一为外圆内方的“半两钱”,直到清末“宣统通宝”,乃至“民国通宝”共流通了两千一百多年。


    关于钱币图案和钱文书法,如何动用于陶瓷器上,虽然在不少古瓷上已显见诸多,但它的始末,作些探讨,是有些意义的,本文试就这方面不揣浅识略述一二。


    陶瓷与钱币一样,也多以圆形器为主。这除其本身便于轮制以提高产量之外,其造型艺术、美学观念与钱币也是有相似之处。


    钱币图案作为装饰艺术之一种,具有鲜明的写真性和装饰性。它象一面镜子,反映着社会生活的一个侧面,显现出来的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人们主观愿望的理性。比如,古钱多以圆开明出现,则自古来人们视圆为美满、团圆吉祥之意而广泛采用。


    凡考古工作者只要一提到花纹砖,就知道大多是东汉一刘宋时期的墓砖,其实这种花纹砖多是由网纹与钱纹相间排列组合而成的一种纹样,孙吴、西晋和南朝时期的建筑用陶继续得到发展……这一时期砖瓦形制一般较小,汉化的大型空心砖已少见。最普遍的是长方砖,多青灰色,约长35、宽17、厚5厘米左右。有些上面印有五铢钱纹,斜线或线纹间加双十字斜线的纹饰。这种钱纹,主要是起装饰作用,但也反映出这一时期地主庄园的经济面貌,社会崇尚厚葬。恰如晋人成公缙在《钱神论》中所说:“路中纷纷,行人悠悠,载驰载驱,唯钱是求。”


    宋代是我国瓷业发展史上的一个繁荣时期,窑址遍布各地,名窑产品繁多,景德镇这时成为全国制瓷中心。“宋代瓷业的繁荣,一方面是宋代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各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又是宋代社会、经济、文化繁荣的反映。”


    宋代钱纹就是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而成为宋瓷中常见的装饰题材的,“钱纹,为宋瓷飞用装饰题材,是宋代商品生产发达的反映,钱纹多做盘碗的边饰,也有作为主题纹饰的,多安排在器物的腹部。还有一种古钱锦纹,”其结构严谨,华缛富丽,多装饰在瓶、罐的肩部或碗、盘的口沿。


    宋瓷中以钱纹为装饰不仅仅见于景德镇窑,还屡见于北方的许多民窑。河南鹤壁集窑就是较大的一处,它创烧于唐而终衰于元,五百年间从未间断。它也是我国最早(唐代早期)烧制青花瓷器的窑场。其器物常见的纹饰“有弦纹、回纹、曲带纹、钱纹、莲花叶纹、乳丁纹、网纹等,这些纹饰与造型学紧密配合,多流行在器物的边缘及颈肩,底足处而作为边饰或间饰,对主题纹饰起烘云托月的作用。”其中的“白釉釉下黑彩划花彭型座面下,正中部为折枝牡丹,周围环饰古钱纹。牡丹寓意如前述,钱纹为当时商品生产发达的反映,这两种图案配置在一起,突出了发财致富、荣华富贵的寓意。”


    与宋瓷同时的辽瓷中所用装饰纹样也是异常丰富的,一般多装饰在刻划,模印的器具上,以牡丹、野芍药为主。“此外,还有水波、流云、游鱼、蝴蝶、仙鹤、葡萄、草花、圆钱纹等,一般的多作为辅助花纹,也有偶尔作为主要装饰的。”


    到了元代,钱纹装饰继续存在并有所发展,这主要表现在烧造技术日臻成熟的元代青花瓷器上,“元青花的纹饰,分主纹与辅纹二类,瓶、罐的腹部和盘心为主要纹饰,其它的辅助纹饰。……辅纹有卷草、锦地、回文、钱纹、浪涛、蕉叶、莲瓣、云肩、变形莲瓣缠枝花卉等。”用钱纹装饰在青花瓷上,比起刻划、模印等装饰手法,给人的印象将更加鲜明、醒目、突出。此时还有一种杂宝(含钱、锭、元宝),及古代传说中的吉祥物品,其纹饰也始见于元瓷。


    到了明代,随着资本主义萌芽的出现,商品经济更加发达,人们渴望发财致富的心情更加迫切。为了迎合人们的这种心理,满足人们的这种欲望,在陶瓷上运用的钱图越加普遍,艺匠们绘制它,镌刻它,商人们兜售它,贩卖它,其出土和传世品的数量都超过以前。


    这时的景德镇“所产瓷器,数量大,品种多,质量高,销路广。”彩瓷更是中国陶瓷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明代瓷器彩绘,以图案为主,图案的纹样有植物纹、动物纹、云纹、回纹、八宝、八卦、钱文、璎珞、锦地和梵文、波斯文字等等。”今上海博物馆藏有一件明代万历年间的五彩镂空莲花纹盖盒(高11.4厘米、口径21.3厘米),盖即为镂孔的钱币图。


    “正德以后,民间用瓷碗陪葬的习俗风行……瓷碗花纹除人物、双凤、花鸟、鹤鹿、虎以及田螺等各种动物外,与有方胜、钱纹、海涛等图案。”而在上海明代墓葬出土中“不仅发现多层青花人物圆盒,而且还发现多层银锭式青花盒。”


    在江西广昌明代青花瓷窑中则出土瓷灯两种(无座和有座)“无座者似为灯罩,顶部排列三个小圆孔,供透光散烟之用,……圆筒罩壁绘缠枝菊花图,空间竖写有“辛丑年制”款,款旁为一组镂空锦纹图案,供油灯透光用;在锦纹图上下各有‘卍’字,其中间又排列着三个古钱纹,构成一幅完整对称的图案,并在罩肩上筒底上各划两周弦纹加以烘托,显得典雅秀美。“


    到晚明时,瓷器装饰中的杂宝“已不限于八宝,而内容多样,有钱文、祥云、灵芝、卷轴书画、鼎、元宝、锭、珠、犀角、磐、方胜、红叶、蕉叶、珊瑚等等。”这些只能说明,其装饰手法更趋复杂,其装饰寓意更为浓烈。


    清代是我国瓷器发展的鼎盛期,“清代瓷器,不论官窑或民窑,以寓意和谐音象征吉祥的图案,使用得比明代更广泛。”绘图多讲究画必有意,如绘上蝙蝠,铜钱即“福在眼前”,绘上毛笔、银锭,如意即“必定如意”,有的则直接在器物上题写“招财进宝”等吉祥语。这种社会习俗和欣赏习惯为钱图在瓷器上更广泛的应用创造良好的条件。钱图不仅屡见于碗、盘、罐、盒、盆等饮食器、贮藏器上,还屡见于凉墩、香薰、瓷枕等陈设品上。其装饰手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绘描,一种是镂孔。绘描多用在饮食器、贮藏器上;镂孔多用在陈设品上。图案纹样主要也是两种:一种是“四出钱”;一种是连环钱。在排列上讲究工整、对称、乃至于夸张、变异和延绵不断。作为主题纹样时多绘于器物的腹部和顶部;作为辅助纹样时,多绘于器物的口、边、盖或肩部。不论是作主题纹或作辅助纹,均少见于器物的内壁或下部。以上这样的摆布,不仅符合人们的视线,易为人们经常见到,而且符合我国制瓷工艺实用的装饰相结合的美学总法则的。今上海博物馆还藏有一件景德镇御窑清代乾隆年产的斗彩描金莲花纹兽耳盒(高6.8厘米,口径27厘米),腹部给有缠枝莲组成的钱图,其色调艳丽清逸,钱纹醒目工巧,是同类器中的精品,给人以图案美。人民美术出版社《中国古代陶瓷百图》中也介绍了一件清代康熙年制的素三彩薰,是以绿色锦纹为地的三彩器,主调绿色有恬静、安祥之韵味,加上对比强烈的黄紫色和排列整齐的镂孔钱图装饰,给人一种古朴、雅致的美感。至于摆设在厅堂里的各式凉墩,镂孔的钱纹多装饰于墩面和墩腹,这样做,不仅在烧造时可以避免爆裂变形,利于散热均温,提高产品质量,而且烧成之后,置于殿堂之上,客厅之中,也显得华贵富有、富丽堂皇、典雅庄重,清新隽永,深受人们的青睐。(图一)为光绪年青花缠枝莲瓷墩,(图二)为光绪年粉彩龙凤纹瓷墩。江西武宁文管所还藏有一件晚清粉彩仕女图瓷枕(图三),正面为仕女扑蝶图,两侧为镂孔的连钱图,整个瓷枕清新淡雅,格调古雅。


    除瓷器外,晚清以来传世的陶器为缸、坛、罐、钵等大容量的器皿外饰钱纹的就更多了。


综上所述,钱图纹饰在陶瓷中的广泛运用是连续的,有其发生、发展的规律。钱图不仅是一种具体图象,而且在人们心目中还是一种观念上的文化形态,社会越发展、商品经济越发达,这种文化观念表现得越强烈、越突出。


钱币上铸有文字是我国文化发达的具体反映。古钱的面、背以文字为主,与西方古钱的面、背以图案为主迥然不同,它是我国货币文化的特有现象。钱文在钱币上的排列布局非常符合中国文字框式的装饰意味,给人以平衡、周正的感觉。钱文大体呈两字或四字对称,均以正方形的孔内等边线为基准书写铸造,无论旋读或对读,都很规范、稳定,而色环的圆边,又呈现出流动和统一,可以说是静中有动、柔中寓刚。


钱文书法在瓷器上的应用也是很早的。有人认为书法在陶瓷装饰上的应用是受青铜器铭文的影响,即起源于古代的彝器,是有一定道理的。但瓷文尤其是款识主要是受古钱文的影响,这一点更为许多专家所认可。


陶瓷是较易体现书法艺术的材质,又是最好永久性地保留书法艺术的材质,因为陶瓷一般是不会腐烂和风化的。因此,陶瓷上的文字历来受到人们的注目,它对于瓷器的断代、窑口的认定和真伪的辨别,对于中国陶瓷史的研究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款识是瓷器上装饰的附属物,好的款识与美的装饰画面相配、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可以增强器物的艺术性的美感。款识仅就表达的内容,可分为纪年款、堂名款、吉语款、陶人款、赞颂款和花样款六大款。款识中有一种形制特殊的款识——金钱款,就是按制钱形式相列文字对读的四字款,这种款识多用于纪年、吉语和赞颂三大类,尤以纪年款为最。这三类款识有时一同题写在器物上,有时则单独分写,在应用上较灵活多样。


在陶瓷图案纹样装饰的空白处或器物的底部写上诗句、吉祥语或生产的年号,都是为表达一定的思想内容和社会习俗的,考古材料证明,此种风俗由来已久。现存最早的纪年陶壶是本世纪五十年代初在陕西省长安县未央乡出土的,即公元前137年西汉时期烧造的,至今已有二千一百多年了。到西晋永安三年(公元307年)还出现了“富且洋、宜公卿,多子孙,寿命长,千意万岁未见英”纪年吉祥语款的青釉谷仑罐。


宋元时瓷器上的吉语款则为“金玉满堂”、“寿山福海”、“佛光普渡”、“家国永吉”等这些与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和信奉都有关联。


入明以后,随着彩瓷的发展,在器物上落款之风已很盛行,款识多加讲究,种类也日见复杂,从客观上分析,多种着色剂的发现和使用是其原因之一,然更多的则是社会的需求。自永乐年间开始,受古钱文影响的古钱款始得流行,款式多效古钱样,文字书写成篆书或楷书、最早的金钱纪年款是篆书的“永乐年制”。


到明末清初,瓷器上以文字作装饰已成一时习尚。已见的明清两代金钱款多以四字对书于穿孔四周。明代的金钱吉语款是嘉靖、天启、正德年间的“长命富贵”,天启年间的“天下太平”,万历年间的“德化长春”等,金钱纪年款则是“永乐年制”、“成化年制”等特别是成化瓷,后来的伪品甚多。而清代的金钱纪年款是楷书的“康熙御制”、篆书的“乾隆年制”,这两种款识多见于极为名贵的宫廷御器——珐琅彩。还有“雍正年制”的金钱纪年篆书款则主要题写在花盆的底部。另有一种“灵仙祝寿”盘,底款四方为“寿”字,中间亦为“寿”字,其排列组合即为钱形金钱款式多为十字形,但有的为“四出”钱,有的为单轮钱,有的为重轮钱,有的中无内部,有的中有内廓,并非千篇一律,一成不变。


 此外,器物的底部多为圆形,底中另绘一方形图案式款识,本身也构成一幅钱币图(图四),文字读法多为旋读,但也有对读的,当然这种图像只是意念上的。


总之,钱文书法在陶瓷上的应用也是较为复杂的,从明代开始,景德镇之官窑器铭文都重视书法写字,铭款也较为讲究,这除了官窑器为宫廷自用外,有时还当礼品赠人的原故。到清代,则更为严格,楷书多数工整,流行馆阁体,篆书多为铁线篆,这些都从从很大程度上丰富了款识的内容,增强了款识的美感,使我们能清楚地看到钱文字法对陶瓷款识装饰艺术的影响。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