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2006年10期:陈之佛工笔花鸟画艺术略论

时间:2006年10月19日11:18

  陈之佛是中国现代工笔花鸟画的巨擘,从40岁专攻工笔花鸟画到去世,曾先后创作了五百余幅作品,为后人留下一大笔宝贵的精神遗产,尤其在工笔花鸟画处于不振的特殊历史时期,更显得异常珍贵。

  一、艺术生平及其绘画思想

  (一)艺术生平

  陈之佛(1896~1962年),浙江余姚人,我国著名的中国工笔花鸟画家、美术教育家和工艺美术史家。他8岁时便对图画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喜喂家禽,不时观察家禽的状貌动态,此外他也喜欢观察虫鸟花果。11岁时结识了擅长绘画的高年级同学胡长庚,受其影响,开始学习绘画。16岁临摹《芥子园画谱》,17岁学习图案课程,为他以后从事绘画创作和美术研究打下了初步基础。陈之佛早年山水、花鸟都画,并无专攻,学习绘画完全是个人的爱好。直到“受宋元名迹的刺激,才开始专攻花鸟,并决心画工笔”的:

  大概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在一个古画展览会里,我被宋、元、明、清各时代花鸟画大家的作品吸引住了,特别是一些双钩的工笔花鸟画,时刻盘旋脑际,久久不能忘怀,于是下定决心学习它。千方百计地找机会欣赏优秀的作品,看画册,读画论,日夜钻在笔墨丹青中,致废寝忘食。(《研习花鸟的一些体会》)

  此时的陈之佛已经是40岁了。1935年,陈之佛开始以“雪翁”署名的作品参加中国美术会第一届美术展览,所作工笔花鸟画始为社会所知,1937年又以工笔花鸟画参加了全国第二届美术展览会。抗战爆发后,流寓四川,他仍坚持工笔花鸟画的创作,1942年举办了“陈之佛国画展”,这是他的第一次工笔花鸟画个展,一展出即获得轰动,郭沫若、宗白华等人对他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评价:

  天寒群鸟不呻喧,暂倩梅花伴睡眠。自有惊雷笼宇内,谁从渊默见机先?(郭沫若题《梅花宿鸟》)

  陈之佛运用图案意趣构造画境,笔意沉着,色调古艳……能于承继传统中出以创新,使古人精神开新局面,而现代意境得以寄托。(宗白华语)

  由于他的作品揉入了图案的装饰性意味并且见出其他民族绘画观念的影响,因而不为当时坚持正统花鸟画观念的画家所理解,在当时也遭到了非议,即使如此,旧派人物对他工笔花鸟画呈现出来的深厚功底和审美意识,也多抱肯定、支持的态度:

  雪翁画,宁静清雅,引人入胜,不可与下笔狂怪、剑拔弩张者同日语。刻意经营,精心结撰,风清调古,允为六法正宗。(《研习花鸟画的一点体会》引语)

新、旧两派人物对他绘画的肯定,无疑激励了他继续探索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他又先后于1944年、1945年举办第二次、第三次个人绘画展览,奠定了他在工笔花鸟画领域的重要地位。

  建国后,陈之佛继续进行工笔花鸟画的创作。由于受到时代风气的影响,画风也为之一变,具有鲜明的新时代气息。他的作品曾经先后多次参加国家、江苏省举办的有关综合性展览,并赴海外展出。1960年在江苏美术馆为他举办的“陈之佛花鸟画展览”是他晚年最为成功的个展,比较全面地展示了他在花鸟画领域的艺术成就。

  (二)绘画思想

  陈之佛的艺术成就的取得与他的绘画思想是分不开的,其绘画思想大致可概括为以下几点:

  1、强调工笔花鸟画的主观性表现

  陈之佛认为主观表现性在绘画观念中占据关键的地位,绘画不是单纯地描摹自然,而应该有丰富的表现内容:

  写生之道,贵求形似,然不解笔墨,徒求形似,则非画矣。(《学画随笔》)

  一切艺术品,即是艺术家的精神借事物外象具体的表现其美的感动。这里实在蕴藏着作者丰富的感情,不仅是事物外象的再现。(《艺术品鉴赏的态度》)

真正的艺术家一定是感情真挚、感觉敏锐、观察深刻、想象丰富的人,中国画家亦是如此,而且在一定范围内说,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国绘画往往描写其幻想……中国绘画在表现上有时虽然也有不近人情的地方,却反多清新的意味……很可宝贵……因为艺术的创造,究竟是我们人类的心灵的微妙的活动。(《略论近世西洋画论与中国美术思想的共通点》)

  从以上观点出发,陈之佛认为工笔花鸟画首先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个性美,只有把来自画家内心深处的感受、体验表现出来,把凝结在画家内心深处的思想情感表达出来,绘画的最高境界才得以昭显。

  绘画不仅具有表现画家本人思想情感的一面,而且还可以表现更加丰富的社会内容。展现特定历史时代和特定社会的精神:

  艺术是情感的表现,与生活经验息息相关的,它于个人于社会当必有更深更广的意义。(《艺术对于人生是真谛》)

  真正的一流的艺术作品往往具有非常强烈的时代气息,凝结着画家对社会、时代、历史和文化非常深沉的感受和体验。不仅山水画如此,工笔花鸟画亦是如此,陈之佛对此有着深刻的体会,所以才说:

  一个画家的政治立场、思想情感一定会反映到他的作品上的。政治立场、思想观念变了,绘画的意境也必随之而变。(《研习花鸟画的一点体会》)

  陈之佛早期的绘画基调不同于建国后的特色,就已经足以说明时代的巨变对画家心灵的影响。那种单纯再现客观、单纯表现自然的工笔花鸟画是不存在的,即使有也不会有旺盛的生命力,对于工笔花鸟画思想和情感内容的重视,在历代画家中都没有达到他这一认识的高度。

  陈之佛积极地借鉴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成分来表达现代人的思想感情,表达现代人的文化体验、生活体验、情感体验,乃至时代变迁所带来的巨大感受,因而他的工笔花鸟画蕴涵着崭新的时代内容、现实内容。

  2、注重现实景物的观察和写生

  陈之佛认为写生是观察、师法造化,是工笔画创作的必经途径,他不止一次地强调写生的重要性。在日本留学期间,他就特别热衷于素描的学习,注重绘画造型的训练,天长日久,终于形成了精湛的写实能力,从而在创作中避免了历代文人因造型能力不足而使绘画有所缺憾的弊病。他的花鸟画造型生动简洁,形态逼真,显然与他深厚的写生能力有重大关系,李寅恭曾题诗道:“叮咛童稚休惊扰,免使翱翔过别枝”,对他花鸟写生能力给予高度认同。

  3、重视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

  陈之佛在早年就对中国传统工笔花鸟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下了极大的工夫学习掌握传统花鸟画的技法。他不仅关注五代、宋代的花鸟画,对元、明以来的墨笔花鸟画技法和风神,也都加以深入地学习,对薛稷、边鸾、刁光胤、黄筌、徐熙、赵昌、崔白、赵佶、李迪、李安忠、钱选、王渊、林良、吕纪、陆治、陈洪绶、恽寿平等人传世的花鸟画作品的精神都有独到的心得领会。“谁知现代有黄筌”,陈树人在题画诗中对他的花鸟画造诣非常推崇,认为他在工笔花鸟画领域确实达到了足以和古人比肩的地步。在表现手法上,陈之佛将勾勒法和没骨法加以融合,既有宋元以来文人的笔墨韵致,也有院体画家的精整严谨,成为现代工笔花鸟画最为有效的创作技法之一。

  在传统绘画方法的基础上,他又创造出“积水法”,用之于花鸟画。所谓积水,即指按照作者的构思,先用含水分较多的一种颜色进行描绘,不勾线,不渲染,趁其潮湿时,根据画面的需要,用笔滴上清水或蘸上浓墨、石青、石绿点画,再用清水冲开,使积聚的饱和水色,自然流淌,彼此渗化,由之在画面上出现斑驳变幻、瑰丽奇妙的大、小色斑,获得意想不到的肌理效果。这种画法陈之佛多用于树干、花叶、滩头、禽鸟的羽毛等物象的描绘上。如果说没骨、勾勒法是在人工控制范围内进行创作的话,积水法的使用显然有追求天然之美的趋向,追求人工之美与天然之美的高度统一。陈之佛创造的“积水法”虽然主要得力于对传统绘画方法的领会,得益于写意画“水化墨”的方法以及“没骨画”的“撞粉”、“冲水”之法。“积水法”的出现,发展、丰富了工笔花鸟画的传统技法。

  4、积极吸收其他民族有益的文化成分

  陈之佛不仅积极吸收民族绘画中优秀的成分,对其他民族绘画中优秀的成分,也放开手脚,加以充分地消化吸收。在他心目中没有谁是正统、谁是非正统的陈腐的文化观念,只要于绘画有意义和价值,就积极学习,将其转化为绘画的构成要素,真正是文化“拿来主义”,为我所用。

  陈之佛对欧洲近、现代绘画观念非常重视,积极引进色彩学、素描、解剖等现代绘画方法和绘画理念,将现代图案原理、造型原则、色彩规律等西方现代绘画知识用于工笔花鸟画的创作。在他引进的西方绘画观念和方法中,最为主要的是现代构图法的引入,以现代构图法致力于工笔花鸟画的构图,使工笔花鸟画尽可能符合现代构图原理和人们的审美习惯方面,可以说他是第一人。他对花鸟画的构图始终给以足够的重视,在创作中往往不厌其烦,多次反复修改,一直到满意才最后定稿。他认为,构图的好坏常常影响画面的美丑,画面上的凌乱、单调、散漫、平凡、迫塞、空虚等种种弊病大都由于构图的处理不当,没有很好地表达它的形式美所致。只有有效地处理好宾主、大小、轻重、疏密、虚实、层次、参差、隐显、偃仰等构图关系,才能使工笔花鸟无懈可击。同时,西方水彩画用水的特点,他也创造性地吸收进来,丰富了中国绘画传统的创作方法,前面所言“积水法”的创造其实也受到了西洋水彩画的启发。

  陈之佛不仅重点关注欧洲艺术,对于具有悠久文化历史传统的东方艺术如波斯、印度、日本艺术以及非洲、美洲艺术也同样加以深入的研究,以汲取绘画上的营养。他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热衷于埃及金字塔陵墓壁画和波斯细密画的研究,在用色、构图上颇收借鉴之益:

  在花卉中……把埃及的异国情调吸引过来,这是使人欢欣鼓舞的。(李长之《从陈之佛教授画展论到中国花卉画》)

  这些都是他吸收其他民族文化充分加以利用的成功之处。

  5、系统的方法论

  陈之佛非常注重绘画方法的运用,在长期的艺术研究和绘画实践中逐渐形成了系统的绘画方法论。谢海燕教授在《陈之佛的生平及其花鸟画艺术》一文中对他的这一取法路向作了明确扼要的概括归纳:

  陈之佛的花鸟画艺术,继承了宋元以来工笔花鸟画的优秀传统,吸收埃及、波斯、印度东方古国和近代日本画以及西方各国美术作品的精华,在自己多年研究图案的造型、色彩的规律和写生花鸟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创造了自己独特的艺术。

  多种方法的综合使用,终于赋予传统工笔花鸟画以新的生命。

  陈之佛还提出了“观、写、摹、读”学习、创作循序渐进法:

  在学习过程中逐渐体会到,要学好工笔花鸟画,必须有一个学习方法和步骤,就觉得观、写、摹、读是学习中不可偏废的课题。观是主要要求深入生活,观察自然,欣赏优秀作品;写是写生,练习技巧,掌握形象,搜集素材;摹是临摹,研究古今名作的精神理法,吸取其优点,作为自己创作的借鉴;读是研读文艺作品、技法理论、古人画论。

  (《研习花鸟画的一点体会》)

  “观、写、摹、读”四法的提出,是陈之佛长期实践的总结,无疑具有方法论的意义。这四法环环相扣,对工笔花鸟画家的素养提出了全面而深刻的要求。在绘画实践中,他也反复强调“师法”的重要性:

  写生与观察是法造化,看画与临画是师法于人,二者不可偏废。(《谈宋元明清各时代的花鸟画》)

  认为临摹、写生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写生、观察是师法造化的生动,临习古人的名作是师法古人的经验,这些都是工笔画创作的必备前提。

  二、绘画的风格特征

  陈之佛是一位具有清醒理智与挚热情感的艺术家,画风偏重于理智分析和优美形式的探求,有着鲜明的风格。其绘画风格的形成经历了前、后两个不同时期,表现出既连续而又不尽相同的绘画风格面貌。但也有一些风格特点始终贯穿在不同的创作时期内,并没有随外在的变化而有本质性的改变。

  1、建国前的主体风格基调

  陈之佛建国前就已经形成鲜明的绘画风格,他在这一时期追求主观唯美的成分较多,有着传统文人的精神气质,这和传统工笔花鸟画的审美观有相当密切的关系,他在《学画随笔》中曾言:

  凡画之沉雄萧散,皆可临摹,惟一冷字,则不可临摹。

  表现了他对宋元文人画“荒寒”境界的追求。这一主观唯美情调的形成,必将导致他这一时期绘画风格注重个体的内在的主观感受,倾向阴柔秀美的绘画风格,画风沉郁清冷、雅洁超逸、古雅工整,有着画家孤寂、宁静、淡泊、彷徨、孤独心绪的自然流露。他这一时期的作品多作寒梅、秋菊、残荷、冻雀、雪雁等,更增添了淡泊宁静、冷落寂寞的绘画氛围。

  2、建国后的主体风格基调

  建国后由于社会的日渐安定以及新中国勃勃向上精神的感染,陈之佛从旧时代的精神氛围中挣脱出来,心境非常舒畅,这一乐观开朗的心境和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新时代气息必然导致他的画风出现新的变化。这一时期作者不再仅仅关注个人的主观精神世界,而是将笔锋转向了客观世界,开始将对发生变化的新社会的真切感受纳入画面,呈现出非常鲜明的时代气息。其绘画风格也从阴柔秀美转向雍容大度、壮丽恢弘,画面精致丰满、鲜明绚烂、活泼开朗、繁荣健壮、明快热烈、富丽典雅、和谐温暖,有欣欣向荣、生意盎然之意。用笔更加注意工整凝重、简练细密,呈现出雄健挺拔的精神气象,这一风格日益成为其绘画风格的主导。《和平鸽》、《和平之春》、《松龄鹤寿》、《梅鹤迎春》等,都是具有这一风格的典型题材,而前期一些善于表现萧疏落寞基调的绘画题材也由于掺入了作者欢快舒畅的情感,画风也转向了清新活泼、安详喜悦。这都是他这一时期值得注意的绘画风格特点。

  3、贯穿建国前后的基本风格基调

  尽管陈之佛的绘画在前、后两个时期有着绘画风格的显著变化,一些基本的绘画风格,则呈现出相对的稳定性和延续性。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

  (1)、陈之佛绘画的基本风格特征

  清新活泼、明净柔和、隽雅淡逸、雄秀健拔、严谨工细等是陈之佛最为明显的基本风格,傅色清丽,以明快、温暖的基调为主。这些风格特点的形成显然与作者温和善良的个人性格、热爱生活的态度以及他个人的审美观念有关。他的绘画风格虽然有前、后不同时期的变化,但这一风格基调则延续下来,没有出现大的变化。

  陈之佛非常喜爱白雪,“濯白雪以方洁”,借雪言志,在笔墨中寄托着他的情操。由于爱雪,不惜大量使用白粉,创造出冰雪晶莹的白色梦幻世界:白梅、白芙蓉、白蔷薇、白玉兰、白鹤、白鸽、白鹭、白鹰等,都是他最喜欢表现的绘画题材,这一类作品往往精整雅静、超逸健拔,几无一丝人间烟火味道,表现出他精神的高洁和性情豪迈的一面。这一类绘画题材,也贯穿他前、后两个创作时期。

  另外,陈之佛的绘画还富有装饰性,这是他绘画风格的一个基本特征,贯穿在创作的每一个历史时期。

  (2)、陈之佛两种绘画风格的均衡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陈之佛保持了优美与壮美两种风格基调的平衡发展,他在建国前虽然以阴柔秀美的风格为主导,但也有浓艳妍丽、明快鲜明、爽朗豪放的作品出现,这一类题材虽然并不很多,却也占有不少的比重,显现出陈之佛性格中比较开朗、明亮的一面。建国后虽然以表现阳刚壮美的时代精神为主导,但也有展现自我情操的作品,也曾经创作出一些恬静简淡的作品,将前期某些绘画风格延续下来。秀美风格与壮美风格在前、后时期都有显现,不过一种风格在一个时期为主导,另一个为次要罢了。以上两种风格都是构成陈之佛绘画风格最为基本的组成部分,虽然经历了前、后两个时期的显著变化,但都持续下来,并呈现均衡发展的态势。

  陈之佛在工笔花鸟画创作上取得了重大成就,成为中国近、现代以来工笔花鸟画的重镇,他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融汇东、西方的优秀文化,革新中国传统绘画,别出生面,将中国工笔花鸟画推进到现代阶段。陈之佛始终站在现代文化观念的基础上学习、领略、体会、理解中国传统绘画的精华,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吸收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创造性地消化吸收其精华,把东方和西方的文化观念结合起来,把中国画种和其他画种的结合起来,突破了古与今、中与外文化之间的限制,为中国工笔花鸟画的发展开拓出新的通道,在世界文化的整体观念中凸显中国画的特殊内涵,他的绘画思想以及创作所获得的重大成就,至今仍有其借鉴意义。

  (作者单位:南京博物院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