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龚文桢的工笔花鸟画艺术

时间:2007年09月13日10:00 来源:艺术家提供

  20世纪以来,中国画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自清代中叶以后、长期的闭关锁国造成经济落后、文化停滞。就中国画来说,以文人山水画为正宗的格局,不但令其发展失去动力,实际上陷入停滞到了谷底。不过,中华民族文化的生命力是难以估量的,从19世纪中期以后,在金石学的影响和带动下,花鸟画首先重获生机,在江浙一带开始兴盛,画人们陆续集中于新开埠的上海,“海派”绘画的兴起,标志着中国画开始摆脱低谷,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20世纪初的中国社会,由于西方文化思想的迅速涌入,精英层的传统文化观念受到冲击,从而使改良变革之风一时大盛,“美术革命”的口号在《新青年》杂志上出现,也是时代的必然。但是,中国画这一个民族品牌,却是自有其内在的发展动力和艺术规律,并取得巨大的进展和成就。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成为彪炳史册的大师,以及一大批成就卓越的大师级人物。中国画走出低谷,也体现在衰微画种的恢复乃至复兴方面。具有古老历史、并有过辉煌成就的工笔重彩画,在20世纪重新为有志之士所发掘和重视,更是中国画内在生命力的证明。在这方面历史不会忘记那些筚路蓝缕、有开启之功的画家们。如今,工笔重彩画已经和水墨写意画分庭抗礼,在重要的画展上占据半壁江山。这个局面的形成是令人高兴的。这是几代人不懈努力的结果,于非闇、陈之佛、徐燕孙、刘凌沧、潘絜兹、田世光等已故老画家们功不可没。当然,还有更多的中青年画家也为此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值得注意。其中,中年画家龚文桢在当代工笔花鸟画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他是当代工笔花鸟画具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

  画家龚文桢1945年生于北京市,曾就读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打下扎实的绘画基础。1979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班,师从田世光先生,毕业后曾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87年成为中国画研究院一级画家,现为中国美协会员,文化部美术高级职称评委,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等等。龚文桢幼年家贫,艰苦求学,备尝艰辛,养成了锲而不舍、埋头苦干,不达目的决不休止的精神。这种精神就表现在他的艺术里。成为优秀画家,还要具备多方面的条件:名师的指导,严格的训练,良好的工作环境,而更为重要的是自身具备的良好素质,包括先天的悟性、对美的事物的敏感和顽强的追求,在人生追求的目标里,始终把艺术放在先于一切的位置,孜孜矻矻,莫此为大。龚文桢今天在艺术上取得的成就,显然是和以上诸条分不开的。

  工笔重彩花鸟画历史非常悠久,早在唐代以前花鸟已经成为画题,这是由于中国人的宇宙自然观,“天人合一”、“万物和合”的观念影响下,大至山川小至草木,都最早地进入画家的视野之故。唐宋之际,工笔花鸟画大盛,留下许多经典作品,成为后人发掘、学习和继承的范本。20世纪30年代,于非闇由写意转入工笔,开发宋人诸多密钥,使工笔花鸟画开始进入柳暗花明时期,建国后又经两代人的努力,如今已是队伍庞大、风格各异、百花灿烂的辉煌局面。龚文桢的花鸟艺术,既传承于非闇、余致贞、田世光一脉,又能紧随时代,有所用心,有所创造,有所发展。大江以北,工笔花鸟画实力派之首,非龚莫属。

  工笔画的制作比较精细,讲究技法,画家用在案头的功夫往往很多,不少画家成稿传摹缺少新意,优秀的画家却肯花费巨大精力去深入自然,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心去感受,他采撷到的花朵叶片,自然会有前人看不到处。龚文桢之长首先在此。生在北方的画家,心目中的花草世界却在南国,我不清楚龚文桢去过几次西双版纳,到过江南哪些地方,但是,他在那些地方体验、观察和写生记录到的生动印象和美好画面,都一再地出现在他的作品中,而且,经过艺术的加工,就成了高于生活和自然的艺术品。他喜欢西双版纳丛林中粗壮的毛竹和新生的幼笋,他反复地用不同的角度和构图去表现,画家心仪的、向往的应该是它们所代表的不尽的生命力。竹子自古就是中国人最喜爱的植物,很早就成为画家喜欢的题材,骚客文人更对它的品格给了拟人化的崇高的品评。画竹,画梅、兰、菊,寄托着理想,抒发了向往,这是十分独特的东方文化。欧美人未必能理解,理解了也未必能接受,这些年颇有热心“西化”的朋友高唱“接轨”,真不知这“轨”如何“接”?如何削我之“足”,方能适彼之“履”?话说回来,龚文桢画竹多年,已成画竹专家,试看他笔下之竹,茁壮挺拔者有之,秀丽修长者有之,繁枝密叶者有之,龙钟挛踠者亦有之,肥短修长,洋洋大观。与前人有所不同者,在于龚文桢笔下之竹,不惟显示其精神内蕴之超迈与画家向往之境界,且对其形状特征更有尽善尽美之表现,其根、茎、节、叶的描绘,是在精心观察写生的基础上,以高度熟练和表现力的线描,以及适度的渲染、敷色的结果。

  先师叶浅予先生曾高度评价龚文桢的工笔画,著文说:“只要看他在和毛竹、毛笋的合影中,便知他所追求的艺术形象有他自己的天地。”叶先生早就看到龚文桢的艺术追求和他的“太老师”于非闇的差异,其实这是时代所造成,非个人之力所能逾越。于非闇的工笔艺术,仍未跳出文人花鸟画折枝取景、雅逸空灵的审美取向,而半个世纪过去,中国画的空间有了很大的扩展,至于今天的画家能否超越前人,则有待个人的努力和历史的评判了。

  西双版纳是神奇的天地,奇花异草和森郁的原始森林,扩大了画家们的审美视野,这是现代交通、通讯发达的结果,更因为社会经济的发展,使得画家们能够纷纷来到这里寻梦。遗憾的是艺术创作不同于淘金,淘金尚有幸运者的偶然性,而艺术家的成功,却是素质能力多方面综合作用的结果,天分、努力、见识、机遇,几乎缺一不可。龚文桢能从版纳密林中取宝而归,(而不是迷失在密林里)回到画室中,思考、审视、加工,雕而刻之,琢而磨之。这后期的加工、创造过程因人而异则高下有别。画家之不同于植物学家,一不在于新品种的发现与否,二不在于形质的科学研究,三不在于穷尽的搜集与陈列。创造独特的画面,创造源于自然而发自心灵的意境,才是画家的天职。龚文桢的功力极为扎实,处置大场面大画面得心应手,他善于营造生动真实的生态场景,创造不同的情调意境,如1984年完成的《大地春》以红山茶花为主体,辅以水仙、桃花,9只八哥有动有静,洋溢着极其热烈欢快的气氛,开朗大气,极为适合国务活动场合悬挂。此作近观,其细部又十分丰富细腻,笔笔到位可称一丝不苟,堪称精品。另一件作于2002年题为《清香》,是以兰花、翠竹和湖石为题材,也是别开生面。兰、竹、石,古人常以之入画,称为“岁寒三友”,取其清峻耐寒之品格。而龚文桢此作中,新竹聚生,幼笋壮硕,兰花竞放,几只黄鸟飞来,虽然画面色调清雅协调,仍然掩不住饱满热烈的生命力活跃之精神,自与古人萧疏闲散、不食烟火之气迥异。就我所见到过的作品,无论幅面大小,都画得认真深入,从不马虎。前人说“画如其人”,就我所知,龚文桢其人其画、人格画品是一致的。龚文桢是老实人,艺术上生龙活虎,本人却寡言少语,国画界朋友们聚会的场合很少见他,他的作品是他最好的代表。龚文桢已经取得很大成就,但艺无止境,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对人生对艺术的认识和理解不断地深入,我相信他的艺术还会达到“繁冗削尽”的、更高的审美境界。

  20多年来,龚文桢以超人的勤奋、巨大的精力,完成了多件大幅工笔花鸟精品,陈列在国家重要的公共场合,包括许多驻外使馆,直接地宣扬了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数量惊人,画家的爱国奉献精神令人佩服。看来,龚文桢在艺术和人生两方面都有着自己的追求,有待我们今后更深入地了解和研究。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