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陈洪绶的艺术及当代市场

时间:2007年05月16日16:21 来源:《东方艺术财经》

  在油画市场萎靡、当代书画市场滑坡的同时,古代书画市场依然坚挺,并且越来越呈现出勃勃生机,这已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明清书画理所当然地在其中扮演着最主要的角色。无论是谈到当代市场中的明清书画,还是论及中国古代书画,明末大家陈洪绶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

  陈洪绶是晚明最伟大的画家,生于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卒于清顺治九年(1652),浙江诸暨人,幼名莲子,一名胥岸,字章侯,号老莲。明朝灭亡以后,更号老迟、悔迟。陈洪绶不仅擅长人物,精工花鸟,还兼能山水。清代徐沁在《明画录》中对陈洪绶这样评价:“陈洪绶……诗词书法并佳。长于人物,刻意追古,运毫圜转,一笔而成,类陆探微。至绘经史事,状貌服饰,必与时代吻合,洵推能品。花鸟草虫,无不精妙。惟山水另出机轴。”姜绍书也在《无声诗史》一书中写道:“老莲工人物,衣纹圆劲,设色奇古。”其人物画从高士画、仕女画、肖像画到故事画、宗教画,从卷轴画到木刻版画,无所不精;山水画从全景大轴到斗方,一应俱全;花鸟画则不仅有对草虫,尤其是蛱蝶的精微刻画,也有对水仙和菊花的细心描绘,更有枯木、竹石等的表现。他师古而不泥古,体会古法的内在精神,又敢于大胆突破成规,融会贯通,富于独创。 其作品无论构思、选题、造型、章法、用笔用线以及用色,无不体现出高古奇骇、力拔气磊的独特风格。陈洪绶远师阎立本、吴道子、周昉、李公麟等,深得古法。陈洪绶在师法古人之迹的同时,更注重体悟“古”的美学趣味和文化涵义,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图式和品味。他变李公麟圆转整长的“游丝描”而为细圆、多方折的线条,强调郁结之气;他借周昉丰肥的造型来改变明清仕女画以细弱苗条为尚的时习,以达到僻古争奇的效果;他“高古奇骇”的风格又与五代贯休明显接近。由于地理的因素和自身性格的原因,陈洪绶早年受到蓝瑛及浙派的影响,这是他美学趣味和风格图式形成的基础。同时代的唐寅、仇英对陈洪绶也产生过影响,其作品还与当时的丁云鹏、崔子忠、吴彬等有相通之处。

  陈洪绶作品,见于各种著录约200多件(见附表)。而传世藏品以北京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收藏最多,分别藏有61件和50件。从这些作品来看,其艺术风格的发展变化大致可以概括为三个阶段:早期线条以圆线为主,圆中有方,人物造型严谨中略见拘谨;中年则表现为用笔斩错随意,用线方折劲健,人物造型强调郁结的转势,并注重人物神态精妙处的刻画;晚年走向用笔圆润圆融,如春蚕吐丝,又似行云流水,在体现高古意韵的基础上,人物造型服从感觉,随意变形。天分极高的陈洪绶还常常有心裁别出之作。

  陈洪绶是作品较早流入当今艺术品市场的古代画家之一。陈洪绶的作品最早出现于市场要数1987年在苏富比拍卖的《工笔花鸟》,当时的成交价为6600美元,1989年的苏富比拍卖,其《童子拜佛》的成交价则是2.31万美元。同年佳士得推出的纸扇《梅花高士》成交价为1.045万美元。近几年,随着国内艺术品市场的崛起,陈洪绶的作品也越来越受欢迎,尤其是近两年,已成为国内各大拍卖会上的一大热点。在2004年中国古代书画市场的成交排行中,陈洪绶的十开册页《花鸟》以2860万元人民币排名第三,《执扇仕女》则以1430万元人民币的落槌价使其位居第九。2005年,陈洪绶的一幅镜心作品《秋林策杖图》以132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而在作为2006年秋拍收槌之作的西泠印社秋季大型拍卖会上,其设色绢本立轴《米芾拜石图》成为全场的焦点,经过多位买家的多次追逐,最终以792万元的成交价一举夺魁本次拍卖会,成为古代作品专场的“标王”。

  据不完全统计,在近几年的拍卖中出现的陈洪绶作品还有:2004年中国嘉德所拍陈洪绶等明代八名家合作书画合璧扇面,成交价为101.2万元;香港佳士得秋拍其早年作品《仕女》估价为100—120万港元、晚年作品《赏荷图》估价为70—80万港元;2005年上海工美春拍的立轴《写寿图》成交价为869万元;秋季中贸圣佳的立轴《清供图》也以605万元成交;2006年上海敬华秋拍的手卷《炼芝图》拍出了330万元的高价。以及荣宝2006年秋拍的晚年作品《劝蒲觞图》、浙商2006冬拍的设色绢本立轴《高士赏砚图》。

  《炼芝图》是经《中国古代书画图目》著录的一件著名作品。所绘高士童子,线条古雅劲畅,器物衬景也都繁简得宜,是画家中年时的一件精品。《米芾拜石图》也是一件流传有序的佳作,曾一度流入日本个人手中。画家一改人们习见的温柔敦厚的文人形象,将米芾塑造成一个上锐下丰、头大身小、宽袍广袖的形象,具有强烈的装饰意味。这种陈洪绶特有的形式语言,远师五代贯休,近取徽派版画,既显露出画家卓越的造型能力,又使人物变得古质而高雅。画作用线高超,温雅浑厚、紧劲绵密,一气呵成。画中拜石的米芾和品茗的高士已不只是为了表现文人放浪形骸的高洁,其中还纠结着画家文化理想的认同和人生理想的寄托。《高士赏砚图》是近年拍卖市场难得的精品。画中人物头大耳阔,相貌奇峭,躯体伟岸,有凛然可畏之感。衣纹用线排叠,清圆细劲,柔中见刚,力度雄健。陈洪绶从民间版画中汲取营养,从而达到“趣与神会”的精神升华,画中形象映射出强烈的文人气息。《劝蒲觞图》为陈洪绶晚年作品,曾被张大千视为“大风堂长物”。画面人物造型怪诞、变形,线条清圆细劲中益见疏旷散逸,真可谓“出神入化”之作。

  陈洪绶的作品近年来备受市场推崇,固然是其艺术本身所独有的魅力和艺术价值使然,但也不能不说,陈洪绶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也是人们对他格外青睐的因素。陈洪绶天资聪颖,据传他四岁时在墙壁上画十尺多高的关公像,他岳父见了,“惊下拜,遂以室奉候”。十岁时濡墨作画,能使当时名家孙杕、蓝瑛“见而奇之”,认为即使吴道子、赵孟頫再世也莫过如此,蓝瑛甚至“自以不逮莲,终其身不写生”。陈洪绶一心考取功名,以能在动乱的年代里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报效国家,但他数次赴京应试均不中。人们看重的是他的画技,一时名满京城,公卿贵胄都以认识他为荣,能得到他的画作,即使是片纸只字,都珍若圭璧。就连皇帝都请他进宫临摹历代帝王像,进而请他做皇室的御用画师。在画家地位与妓女相当的明代末期,做一名“画师”恰恰是他极不愿意的,因而使他的思想产生极大的痛苦和矛盾。明朝灭亡后,作为一个遗民,看到许多师友相继殉国,他更是陷入一种“死”与“不死”的极度矛盾之中。后来绍兴陷落,陈洪绶被俘,逃出虎口后便落发为僧,“借僧活命”,六年后死于“黄祖之祸”。陈洪绶的一生是耿直忧郁的一生,他的全部生命悲剧在于他是一位不合时宜的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是他无可奈何的一种选择,而正是这种无奈,由于他天生对艺术的敏感,结合了他复杂的经历和矛盾的心理变化,最终成就了他独特的艺术成就,被誉为“代表十七世纪出现的许多有彻底个人独特风格的艺术家之中的第一人”。

  市场关注明清书画,人们竞相收藏陈洪绶的作品,从一个侧面表明中国书画收藏正逐步走向规范,同时也体现了买家的理性和成熟。去年拍卖的锤声还没完全去耳,今年的春拍就又拉开了序幕。在作为今年春季首场拍卖会的北京长风拍卖会上,陈洪绶的花鸟画《清供》以110万元的价格成交,再一次向人们展示了陈洪绶艺术的独有风采和人们对他的持续关注。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