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赵斌工笔花鸟下的佛教哲思

时间:2006-04-25

                        赵斌作品:《硕》                                   

赵斌作品:《轮回》

中国花鸟绘画源于魏晋,形成于隋唐,成熟于两宋,发展于明清,近代以来,又吸收了西洋绘画的布局技法,完成了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故而,在绘画理念上如何既秉持东方绘画“气韵天成”的“意象”观念,又吸收西方绘画“美源于自然”的“具象”意识;在绘画布局上如何既继承古代绘画的“错落有致”的格式;又吸收现代绘画“印象主义”的美学传统;在绘画技法上如何既坚持传统绘画的“散点透视”,又融合当代绘画的“焦点透视”,是摆在每一位工笔花鸟画家面前的重要课题。赵斌师从刘东瀛老先生学画已十年有余,在遵循恩师重视传统,注重线造型能力,注重工笔技法的基础上,不断开拓创新,撷取西方绘画的某些技艺方略,为工笔花鸟画的发展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他的作品风格统一,但形式多变,不同的作品反应了不同的构图技巧和一致的美学理想。例如《梦回故园》采用了直观的表达方式,芭蕉、假山、书屋、石墙,几近真实的画面映入观者的眼帘:芭蕉叶子极尽舒展,探入书屋;书屋石墙上嵌着的窗框、旋着的对联稳定立体;连对联锩刻的文字和不经意间闯入书屋的蝴蝶都那么的生动形象,简直是铺在宣纸上的油画。而《净土》所表现的又是另外一番景象:版纳杳无人烟的山区里一个僻静的角落,却是那样的不寂寞。各种不知名的绿色植物在月光的掩映下肆意的开放,吸收着月光如水的灵气。植物的叶脉分明又模糊,似在月亮荧荧的光辉下懒懒的伸展腰肢;满地的野花盛放又显得柔倦,像习惯了月光的宠爱以至无聊到不小心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连蝴蝶的飞舞都好象放慢了调子的华尔兹舞曲,不急不徐。整幅画面色泽清淡,大量运用渲染手法烘出梦幻般的气氛,朴实无华又令人浮想联翩,属典型的中国古典水墨花鸟。

如果说中国古典人物画的发展是由于其中的“教化”意味,古典山水画的流传是滥觞于其中的“玄理”精神,那么古典花鸟画的普及则与佛、道“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念和“寄物移情”的民族文化心理息息相关。

在赵斌的工笔花鸟世界里,细心的观者不难看出其中的佛教意味和当中蕴涵的空灵的文化理想。版纳系列中的《硕》和《轮回》在笔者看来仿若是一首词的上下两阙,《硕》是上阙,而《轮回》是下阙。两幅画的主要基调都是黄绿色的平野,上阙中,悠悠绿意的兰草中探出一枝花茎,其上结满了或大或小的白色花朵,整齐的自上而下排列成有序的形状。它们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刚刚展露尖角,有的羞怯,有的豁达,好象人生的种种情状。这不由的使笔者联想到了佛教的“业”。佛说,在有情业果的流转与相续中,人类是最具灵性的动物,做不同的事,造不同的“业”,得不同的“果”,就好象《硕》中各异的吐实的花苞,在欲望的海里沉浮。但是无论是善因还是恶果,都逃不过生命的《轮回》,这就是下阙所要表现的主题。一片枯黄的叶堆中,萎靡无生气的落叶纵横交错中,一根鲜嫩的竹笋破土而出,它一枝一节的生长,一寸一寸的拔高,姿态算不上幽雅,却洋溢着生命的韧性;围绕着它的,是两只不谙世事的刚刚破茧而出的粉蝶,那么的纤细和稚嫩,翩翩起舞在没落的竹林间,这是生命的色彩。佛说,无论沧海桑田,世间怎样变幻,都躲不开生命的轮回,都无法否认轮回的永恒。在《硕》和《轮回》中,佛教意味跃然纸上。

    赵斌的作品在工笔花鸟画传统的白描、淡彩、重彩、没骨、丝毛技法中展开,传承东西方不同的构图方式,蕴藏自己独特的文化底蕴,使我们不难看出“一切技法都随时代审美及人文环境的变化而生息”这一特定的美学定理。其实,每个时代凡有创造性的画家,都必须在图式面貌、技法形式上独树一帜。凡个性风格标异者,又都是能吞吐古今,吃透传统,洞察艺术机变的智慧之士。中国工笔花鸟画的艺术长河能有这么多璀灿的景观,依靠的就是这种智慧的积淀,所以,读赵斌的画,获益良多……

                                                                                                                邹皓丹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