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吴冠中四作欣赏

时间:07月12日16:45  来源: 转载
名家西画:大师的风采 ——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吴冠中四作欣赏 ◎殷 嫣   徐悲鸿和他的《漓江风景》        此次的拍品与其同时期的山水画《漓江春雨》以大泼墨的手法描绘桂林山水不同,《漓江风景》油画在对山水的描绘上,笔触显得更为细腻和深邃。从画面的构图上来看,整个画面构图大气磅礴,视线开阔悠远。画家沉浸在漓江那绝色美景之中,感受到的是恬静和怡然,清晨的薄雾笼罩着江面,山峦重影叠现,小船悠悠飘荡在江面上,颇有“春水绿迷漫,春山秀色含;一帆风性好,舟过万重峦”之意。在对画面的处理上最为增亮的便是这对光线的体悟和描绘,充分勾勒出了漓江烟雨朦朦的意境,凸显了文人画的览物之情,明暗色调结合的恰到好处,湖水和蓝天的高光处理使整个画面相映成辉却无一点造作,此乃风景写生之作之上上佳作。     徐悲鸿的风景画,有渺然百里之势,笔法意境深远,寄情于景,出神入化。徐悲鸿先生自己也总结说:“美术之大道,在追索自然”。“吾所法者,造物而已。碧云之松吾师也,栖霞之岩吾师也,田野牛马,篱外鸡犬、南京之驴,江北老妈子,亦皆吾所习师也”。这幅《漓江风景》作为其油画作品中不多的风景作品之一,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是徐悲鸿画作收藏的上选,而且附鉴定证书复印件,并有徐悲鸿弟子冯法祀与作品的合影。 ]林风眠和他的《宝莲灯》     晚年的林风眠,总是对人——包括他的义女冯叶,不断谈到他对母亲的记忆,母亲如何的美,母亲如何在小池里洗她的长发⋯⋯对母亲的遥远却真实的记忆,是林风眠大量创作仕女画并把她们画得很美的内在原因,也是他大量以《宝莲灯》戏曲人物入画的主要原因。不过,在林风眠笔下,《宝莲灯》的人物面貌也经历了不同阶段的改变:五六十年代,其人物是标准的古典美,所谓“修眉、凤眼、文鼻、樱桃口、鹅蛋脸”,身材窈窕;而八十年代的人物则虽然还保留着这种古典式的审美,但人物形体被拉长,眼睛用焦墨勾出,设色浓郁而沉重。     此幅《宝莲灯》,把沉香母子置于画面中央,沉香跟在母亲身后,右手挽着一枝几乎透明的宝莲灯。三圣母用蓝色系,衣服用深蓝平涂,头巾和腰带用浅蓝,间以浓淡变化其色;沉香则用黄色系,或橘黄,或略赭黄,也以浓淡表示衣饰的光影变化;鹤氅和披巾,用白粉勾出,并以其浓淡变化表现其褶皱变化;最后用浓烈的金色突显背景,似有指三圣母所囚禁地华山为地狱之意。母子的姿势保持尤耐人咀嚼:人物象一左一右两个圆括符,显然有精诚团结之寓意,辅以背景的金,正是“母子同心,其利断金”的理想。故此幅自为作者对记忆中母亲命运的另式表达和对解救母亲的理想设计。与画家晚年所作之《宝莲灯》相比,此幅并没有把沉香母子与作为反对的二朗神对立于画幅中;而设色上也没有后者以黑色、冷峻居多,人物则美仑美奂……     英国著名评论家M.萨利文评价说:“林风眠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已是世界公认的了。虽然徐悲鸿建立了一个牢固的西方学院派绘画基础, 刘海粟将印象派和后印象派带进中国,但林风眠却建树更多。他以富于表现力的毛笔将中国传统绘画和书法的基础与西方的形式、色彩和构图意识结合起来,这种开创使中国的艺术家们能以现代的手法表达出完全中国化的感受并从西方艺术理念的影响中解脱出来。因此,他真正是中国现代绘画的先驱者。”   潘玉良和她的《苏州河畔》     潘玉良的油画不论是气度、修养还是技术,在中国早期女西画家中,无人可比,她是中国油画史上的重要画家。她的画风基本以印象派的外光技法为基础,再融合自己的感受才情,作画不妩媚,不纤柔,反而有点“狠”。用笔干脆利落,用色主观大胆,但又非常漂亮。面对她的画总让人有一种毫不掩饰的情绪,她的豪放性格和艺术追求在她酣畅泼辣的笔触下和色彩里表露无遗。特别是她在三十年代以后的画作,借鉴了印象派和野兽派技法的有益因素,并吸取中国传统绘画和民间艺术的营养,运笔潇洒自如,刚健沉稳;赋色浓艳明快,雍容华丽,富有强烈的装饰感和民族特色。     此次拍品《苏州河畔》的景物与构图都颇似印象派画家笔下的巴黎。从中我们可以发现画家在寻求绘画表达上的努力探索。画面上,光与影的作用被削弱,轮廓线的勾勒成为画面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具有独立欣赏的效果。画家探索的是客观真实与心灵感受之间的抒情和张力。《苏州河畔》描绘的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大上海最繁荣时期的苏州河一角,是她第一次从巴黎旅居回国后创作的,寄托着对久别故土的多重情感。     了解中国美术史的人都知道,女性画家及其作品向来是长期处于一种“缺席”的状态,当然随之“缺席”的还有它的市场价格。而潘玉良早期求学所处的时代,正值社会动荡,历史变革之中,出于女性之手的画作的存世量是少之又少。就连当时潘玉良的求学地欧洲,也鲜见女性艺术家中有取得像她这样高的成就的。潘玉良的艺术在深得西方油画精髓的同时,又兼蓄东方文化意韵,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美术史家苏利文评价她是“当代能使中西艺术融合的少数中国画家中一位杰出的榜样”,潘玉良是中国现代女性艺术的开创者和奠基人,显示出女性艺术独立的美学品格和精神指向。她的艺术难得可贵,她的作品值得珍视。 吴冠中和他的《林》      著名评论家水天中在题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吴冠中》的评论文章中指出:“80年代中国美术理论领域里,吴冠中的地位是不可忽视也无可替代的。吴冠中的成就,最使美术史家注意的一点是在他身上重现了一个有独立思想、有独立人格、对自己的时代和人民满怀热情的画家形象。⋯⋯吴冠中是中国现代绘画史上最强调形式、形式美、抽象美意义的画家。在他之前,没有哪个画家对这些问题作如此直截了当的透彻阐述;在他之后,虽然新手如林,但他们在艺术实践方面还没有超越吴冠中所曾探讨过的问题的范围。”     吴冠中对传统中国绘画的贡献,是走出了一条不受传统程式拘束的融会中西的道路。他不以文人画的继承者自居,不以传统笔墨的继承者自居,在无所顾及、无所约束的心态下画出了具有中国艺术精神,而非中国艺术形式的作品。就如此次的拍品《林》一样,他以色彩、点线、块面、节奏、韵律点燃生命的智美情美。在艺术大师眼中,复杂的天地万物形态各异,运动不息,变化无穷,又相互联系,有其各自的共同规律,吴冠中正是从石涛大师所悟的自然之道‘自一以分万,自万以活一’这一名句中提炼出‘简单与复杂’的科学内涵。他以点、线、面,红黄、绿挥洒神谬,千变万化,化静为动,犹如乾旋坤转,‘墨之溅也以灵,笔之运墨也以神’。但他并没有抛弃传统笔墨的精神。他在传统笔墨形式如皴法之外,对线和点的表现力作了新的拓展,他创造出了新的水墨画节奏,因此也就拓展了现代观众的审美趣味。    吴冠中画风贯通中西,灵活多变,富于现代感与时代精神,更贴近当今中青年藏家的审美品味,同样更易被国际美术界所接受,在苏富比、嘉士德等国际大拍卖行他的作品常常拍出天价,且画价还在飙升,不可忽视。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