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潘玉良:从雏妓到画家

时间:2007-06-08

从雏妓到画家 潘玉良的传奇一生

 

潘玉良自画像 出生在古城扬州一个贫民家里的她,一岁时丧父,到了8岁时相依为命的母亲也不幸离开了入世,失却了生存支柱,孤苦伶仃,被舅舅收养。谁想舅舅好赌成性,在她13岁那年,为偿还赌债舅舅竟把她骗到芜湖,卖给了县城的怡春院,当了雏妓。

 

《丁香花》 在多次逃跑,上吊均以失败而告终后,小潘玉良的心渐渐地冷了下来。在这该受诅咒的妓院里,她从来的第一天起就没有了做人的自由,和其他姐妹们一样,她只是老鸨眼里的赚钱工具。

 

《非洲裸女》拍出了902万元 可在她心里,总是有一丝连她也说不清的希望始终藏在深处:我会出去的。她每天都会这么模模糊糊地想。17岁那年,潘玉良渐已芳名远播,这年,正巧海关监督潘赞化来芜湖上任,当地乡绅富豪为了讨好他,特地选玉良来弦歌助兴。

 

《花瓶》 潘赞化原是桐城才子,后追随孙中山参加过辛亥革命,是反封建反压迫运动的风云人物。不想在今天的应酬场合,竟听到如此辛酸悲凉的唱腔,一缕怜爱之情油然而生。当晚,潘玉良被老鸨和商会会长逼上了车,作为他们孝敬总督的礼物送进了潘家宅邸。

 

潘玉良《自画像》拍卖964万港元 潘大人却出乎意料的派人把她送了回去,并约她第二天去看风景。在度日如年的漫漫长夜里,她第一次体会了一个男人的善良和爱护。第二天,她应邀前去陪潘赞化出游,敬仰和爱慕使玉良不曾开启的少女情怀如花般绽放。

 

《舞春风》 夜幕降临,玉良跪在了潘赞化的面前,泪水盈盈地恳求道:“大人,求求您,留下我吧!”她说:“他们把我当鱼食,想钓你上钩,一旦你喜欢上我,就找你给他们货物过关行方便,否则就以你狎妓不务关务,败坏你的名声!你若赶我回去,他们就来害我。”

 

《香甜可口》潘赞化不顾忌自己的名誉收下她,而她的真情彻底地打动了潘赞化的心,1913年,潘玉良和潘赞化在陈独秀的证婚下,正式结成伉俪。新婚之夜,玉良改张姓潘,一为显示自己对丈夫的感激之情,二为表示自己新生活的开始。

 

《春之歌》1918年,在丈夫和老师的鼓励下,潘玉良报考了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她在美术的感觉上已显示出惊人的敏锐和少有的接受能力。可是竟没有录取潘玉良。原来当时的教务主任考虑受到接受一个出身青楼的女子入校,可能会把学校的牌子砸了。

 

《法国风景》 心灰意冷的潘玉良静静地站着,社会的舆论,封建的卫道士,紧紧地拴在艺术的脖子上。“玉良,玉良!你被正式录取了!真的,刘校长亲自来通知你啊!”老天,老天听到了她的呼唤,她一下子哭了出来,可这泪里含着笑啊!

 

《浴后四美图》估价400万元。潘玉良十分珍惜这次难得的机会,勤奋刻苦,一天,她到浴室洗澡,看着雾气腾腾的洗浴间,她的眼睛放出了光彩,拿来速写本和铅笔,她沉浸在艺术实践的兴奋中,几笔就能构成一个潇洒的体态,几张浴女群像一挥即就。 “

 

星期天,她回到家里,坐到穿衣镜前,慢慢地脱去衣服。整个下午,她都沉醉在艺术冲动里,不曾歇息。这张不完全肖似自己的裸体画,仿佛能触摸到肌肉的弹性, 在巧妙地隐去了面孔后,她满意地笑了。这一被命名为《裸女》的习作,一时轰动全校。

 

《凝视》 在征得丈夫的同意和支持后,潘玉良踏出求学欧洲的第一步。1923年来到巴黎国立美专,师从达昂·西蒙教授。1928年,她油画专业毕业,正式考入了琼斯教授所授课的雕塑班。此时的国内处在战火纷飞的时候,本来就很少的留学津贴,早就时断时续。

 

《少女与丁香》 她的生活受到严重威胁,不得不常常饿着肚子去上课。教授和同学知道情况后,纷纷为她募捐。潘玉良不愿给大家增添麻烦。这时她收到了欧亚现代画展评选委员会给她的获奖汇款,帮她战胜了饥饿,顺利地通过了毕业考试和答辩。

 

《坐着的模特》 回国后,她受聘于上海美专绘画研究室主任。1928年潘玉良在上海举办了“中国第一个女西画家画展”,震动了中国画坛。可是潘玉良并不满足,为充实和丰富自己的艺术营养,她走遍黄山、庐山、浮山等地,广拜名师,采百家之长,酿自我之蜜。

 

两年后她展出了别开生而的新作,受到了人们的赞誉。她的第四次画展展出了百件近作。其中《我的家庭》、《瘦西湖之晨》、《白荡湖》和《春》引起了画坛的轰动。参观者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不少美术青年慕名而来,像她讨教绘画技巧。

 

《读书的少女》 潘玉良事业鼎盛时期,日本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侵华战争,抗战期间,她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义展义卖活动,谴责一些“知名人士”远离现实话多画少。1936年,她举办第五次个人画展,这成为她在祖国的土地上最后一次画展。

 

 

《双人扇舞》 不料当晚画展就遭破坏,《人力壮士》被划破,边上还贴了张字条:“妓女对嫖客的颂歌”。潘玉良望着被破坏的乱七八糟的展厅,一种深入骨髓的悲哀不可遏制地涌上了心头。不过多年的风雨磨难已使她学会了坚强和容忍,她回到了法国。

 

《玩扑克的女人》 潘玉良在法国的晚年生活过得很拮据。1960年自己深爱一生的丈夫潘赞化病逝,她悲痛欲绝,忧郁成病。一生中从来没有像这个时刻这样感到孤独和寂寞,往事一幕幕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他偕她漫步荷塘;耳鬓厮磨在灯下给她授课。。。。。

 

 

《静谧秋日》 随着年岁增长和体力衰退,她更加思念故土和亲人。1964年中法建交,潘玉良顿生回国看望亲人,从事写生创作之念。可惜宿愿未了,“文化大革命”烽烟已起。等到运动结束,她已是百病缠身,她是多么希望能把自己的作品运回祖国给亲人一睹真面目

 

《观猫女人体》 1977年7月22日,潘玉良像束灿烂的流星速然消失在巴黎的夜空。临终前,她的遗愿是:日后回到祖国,一定将当年她与潘赞化结婚时的项链,和她第二次来法国时潘赞化送她的一块银壳怀表归还给潘赞化的后人。

 

《戴花执扇女郎》 在中国艺术家里,潘玉良是第一个以雕像作品走进巴黎现代美术馆的,她的油画在现实主义、印象主义等众多西方绘画流派的基础上,将中国艺术的意境、韵律和诗情蕴藏其中,构图大胆而夸张,色彩绚烂而宁静,有较强的律动感和独立的审美意识。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