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一个传奇女性潘玉良续写新传奇

时间:2005-12-16 来源:不详
  与众不同的经历使潘玉良在人们眼里成了一个传奇女性,但现在,她的作品在市场上也开始与众不同起来
  从青楼女到小妾再到画坛女杰,中央电视台2004年初播映的30集电视连续剧《画魂》使潘玉良及其传奇人生在中国城市里几乎家喻户晓。但就在数亿观众津津有味地回味剧情的时候,潘玉良却开始在艺术品市场上演绎新的传奇。
  至少在2004年夏季以前,潘玉良作品的拍卖价格还徘徊在二三十万元人民币(当时1美元约合8.27元人民币)甚至更低的水平上,但从那时到现在,她的作品价格最高已上涨了将近30倍。
  看起来这多少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就在行情突然爆发前,市场上还有评论家在为潘玉良叫屈。比如,位于北京的《艺术市场》杂志副主编张苑就在2004年5月撰文说:“稍有遗憾的是:潘玉良的作品并没有达到与之成就相期待的价格。”
  有理由认为《画魂》帮助市场重新发现和认识了潘玉良这位作品以前在市场上表现平平的女画家的价值。部分拍卖师表示,不管怎么说,电视剧刚刚播完,中国市场上就诞生了一件拍卖价格大幅超越以往的潘玉良作品。
  那是2004年7月,潘玉良画于1955年的中国画作品《裸女坐像》在上海.html]东方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以92.4万元人民币成交。该作品的尺寸为67.3厘米×53.3厘米。
  但是,《裸女坐像》上一次也就是2000年5月出现在拍卖会上时却无人问津。当时,拍卖它的苏富比(香港)有限公司为它定的最高预估价为50万港元(约合5.7万美元)。
  如今,92.4万元人民币的纪录早已成为历史了。根据拍卖数据库雅昌艺术网的统计,在接下来的14个月里,中国市场上又有两件潘玉良的油画作品交易价格超过了100万元人民币,分别是50厘米×65厘米的《浴女》和36厘米×44厘米的《草原风景》。其中,《浴女》的成交价为213.44万港元。
  不过潘玉良作品的最新纪录显然将奠定她在收藏家和投资者心目中的新地位。上个月晚些时候,她创作于1949年的油画《自画像》在佳士得(香港)有限公司的拍卖会上以964万港元成交,折合人民币1021.8万元。
  在这幅60厘米×72.5厘米的画上,潘玉良描绘了自己在巴黎期间的生活:在暖色的背景下,她绿衫蓝裤,翘着二郎腿、敞开衣襟露着一对肥嘟嘟的乳房坐在堆着东倒西歪的酒瓶、酒杯和满是烟蒂的烟灰缸的圆桌边以手支额,醉意淋漓的脸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
  这正是画家旅居巴黎40年的真实写照。认识潘玉良的人说,她个性很强,有“三不女士”的称号:一生坚持不入外国国籍、不恋爱、不和任何画商签订合同,努力做一个独立的人。
  没有经纪人代理出售作品使得潘玉良卖画极少,以至她在晚年经常入不敷出,只能靠社会补助金维持生计。
  潘玉良1977年7月22日在贫病交迫中默默死去。和潘玉良常有来往的旅法画家贺慕群回忆说,侨居异乡的潘玉良常留短发、喜好喝酒并且不拘细节。她晚年时住在巴黎市蒙巴拿斯附近一条小街的顶楼上,生活清苦,有时候一天到晚闷在家里作画,一次门都不出。
  1954年,法国曾拍过一部名为《蒙巴拿斯人》的记录片介绍该地区的文化名人,其中有潘玉良。“她是片中惟一的东方人。”贺慕群说。
  在法国,潘玉良的生活圈子很窄,而与她先后赴法勤工俭学的王守义是她极少数的好朋友之一。王守义在巴黎开了一间中餐馆,生意之余经常去看望自己的这位老同学,比如早上陪她去公园散步,中午一起到自己的餐馆吃饭。
  有一回,潘玉良的画室漏雨,也是王守义跑去买材料帮助修理的。他一直在接济潘玉良。
  另一个与潘玉良常来往的人是花腔女高音歌唱家、上海音乐学院终身教授周小燕。这位87岁的老人记得1940年代时潘玉良生活潦倒,住在穷学生和穷画家云集的巴黎拉丁区。“她住在一个像阁楼一样的地方,墙上有很多素描。她的素描很好,线条非常流畅而且很有力,都是裸体,也有她的自画像。”她说。
  潘玉良一生创作了包括油画、国画、版画、雕塑、素描、速写在内的作品4700多件,曾经获得过法国国家金质奖章、巴黎市多尔烈奖、法国艺术家协会鼓励奖、比利时布鲁塞尔银奖、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金奖、意大利国际美术展览会金奖等21个国际奖项并且有雕塑作品经常陈列于巴黎的塞努希博物馆。
  在中国艺术家里,潘玉良是第一个以雕像作品走进巴黎现代美术馆的,而她的绘画艺术则被认为是在中西方文化不断碰撞、融合中萌生、发展的。
  潘玉良的早期作品多为油画、素描,或多或少地闪现着西方绘画流派的烙印。例如,除了《红衣老人》、《黑女像》等师承学院派的古典主义作品外,在《春之歌》中,她吸取了印象派绘画的光色变化,《仰卧女人体》则用笔刚劲、造型简洁、色彩浑厚,似乎有19世纪法国现实主义绘画的影子,而《穿红靴的女人》又尝试使用野兽派强烈奔放的色彩。
  盛开与凋谢的花朵是潘玉良经常刻意描绘的题材,有评论认为它们明显带着象征主义的痕迹。在《月季与扑克》里,一瓶即将凋谢的月季花下摆着一幅扑克牌。显然,它表露的是画家慨叹命运莫测的宿命思想。
  或许是因为久居异乡,宿命思想在潘玉良的晚年表现得更加明显。在她1959年画的国画《玩扑克的女人》中,一个着装素雅、面色沉静的玩牌女人看起来就是作者在为自己占卜着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一件署名为“玉良56”的油画《玩扑克的女人》上个月出现在北京一家拍卖行的秋季拍卖会上,估价为50万-70万元,但最终流拍了。
  1940年前后,潘玉良开始更多地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线描手法融入西画当中。在版画《女人与猫》里,她用线条的粗细、轻重、虚实、顿挫表现了人体的姿态。《女人与猫》一共复制了123张,其中的两张在2004年10月和今年7月分别以3.36万港元和3.85万元人民币成交。
  随着个人艺术风格的渐趋成熟,大约在50岁以后,潘玉良就不再探索新的西方潮流了,而是开始尝试用中国的毛笔和墨彩在宣纸、毛边纸和桑皮纸上作画,像《观猫女人体》、《披花巾女人体》等。评论家们说,在这些画里,她充分发挥油画背景烘染和后印象派的点彩手法,同时吸收中国民间艺术质朴、浑厚、沉静的气韵,一反中国传统文人画的淡雅风格,成功地将中国的笔墨精神和西画的实体质感结合了起来。
  她的油画也一样,比如创作于1950年代中后期的一批以中国民间妇女为题材的作品像《双人袖舞》、《双人扇舞》等,在纷繁的西画色彩中融入了国画的线条,被认为蕴藏着中国艺术的意境、韵律和诗情。
  法国东方美术研究家叶赛夫评价说:“她的作品融中西画之长,又富于个性色彩:她的素描具有中国书法的笔致,以生动的线条来形容实体的柔和与自在;她的油画含有中国水墨画技法,用清雅的色凋点染画面,色彩的深浅疏密与线条相互依存,很自然地显露出远近、明暗、虚实,色韵生动……她用中国的书法和笔法来描绘万物,对现代艺术已做出了丰富的贡献。”
  潘玉良是20世纪初中国女性接受新美术教育而成为画家的极少数例子和在中国社会巨大变革背景下通过个人努力获得成功的女性。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水天中说:“由于她与众不同的经历和性格,由于她本人不曾接受传统文化艺术启蒙,使她成为20世纪前期最为突兀、也最具代表性的女性艺术家。”
  潘玉良一生活了82岁,14岁时曾被舅父卖进妓院。被赎出后,她成了芜湖盐督潘赞化的如夫人。当时,他们的证婚人是陈独秀。
  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学习了3年后,潘玉良于1921年官费赴法,先后在里昂国立美术专门学校和巴黎国立美术学院深造。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就读时,她的同班同学之一是徐悲鸿
  1925年,由于绘画天赋得到罗马国立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的赏识,潘玉良直接升入该系三年级学习,成为该院的第一位中国女画家。此后,她又在该院雕塑系进修了两年。
  直到1937年二次去国前,潘玉良在国内曾先后任上海美专教授兼绘画研究所主任和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而旅居巴黎后曾任巴黎中国艺术会会长。
  但在此后的将近半个世纪里,潘玉良一直没能再次回到祖国,尽管思乡之情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而与日俱浓。这使她的艺术在中国基本不为人所知。
  在中国,即使是《中国大百科全书·美术卷》中也没有“潘玉良”这个词条。福建博物院集翠园艺术馆副馆长王辉说,他第一次知道潘玉良是在1980年代初出版的一本连环画上,而当时潘玉良也像《画魂》一样是作为一位传奇女性出现的。王辉本人也是一名油画家。
  但早在潘玉良作品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大放异彩以前几个月,福建省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豫闽就认为当前美术界对于这位奇女子的艺术成就总体评价偏低。
  “原先我们许多人对她的作品的认识是单一而平面的,”他说道,“其实,她的作品中有一些是相当值得重视的,而她的艺术成就应该值得我们重新认识。”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