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潘赞化与潘玉良

时间:2005-8-20 来源:不详
    近日读报,发现葬身异国几十年的女画家潘玉良,又成为热门人物。我最早知道潘玉良其人其事,是听刘海粟老人讲的。刘老在上海创办的美术专科学校,培育了数以千百计的艺术人才,潘玉良就是其中的一位,这是无可质疑的事实。前不久,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两大本《沧海》一书上,记载了刘老的一句话:“潘玉良就是我硬培养出来的”。当然不能否定她本人的主观努力,刘老的话有点片面性。
    我与潘玉良无一面之缘,但和她曾经的丈夫潘赞化倒有过一段交往。说起来也是缘份。解放前,我在南京从事采访工作,与首都卫戌总部副总司令兼参谋长张中行有交往。浦熙修被宪兵司令部逮捕因监狱人满为患,临时关押在卫戌总部,我通过张中行的帮助,她父亲浦友梧送来的衣被与洗用具以及书籍均及时送交浦熙修。有一天,我在张中行客厅见到一位身穿深色长衫的老人,主人介绍说,他和来客是表兄弟,他叫潘赞化,接着向潘老介绍我当记者,也是桐城老乡。后来我有桐城之行,特地看望潘老,他出示收藏的字画,其中有一幅陈独秀书赠的对联,上联失记,下联是“四山风雨鬼神惊”。老人信奉道教,晚年当过桐城县政协委员。1957年反右中,因言获罪划为右派,处境潦倒,抑郁辞世。黄苗子见过他,留下的印象是,身材高大,蓄胡须,穿着的服装样式与众不同。
    解放后,潘赞化的表弟张知行任国务院参事,我从上海到京和他谈潘赞化,原来这位道教徒青年时代曾追随孙中山干革命,率领一旅兵力,参与过讨伐袁世凯的战役。还在南京政府交通部当过司长。
    潘玉良跨入艺术之门受业于刘海粟,20年前,我与刘老在上海、南京有过多次长谈,话题涉及潘赞化与潘玉良的自在情理之中。刘老说,潘赞化与潘玉良补办婚礼时,充当介绍人兼证婚人角色的仅有陈独秀一人。
    潘赞化为人诚恳厚道,当潘玉良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结业后,潘赞化通过安徽省教育厅为潘玉良取得官费留学名额。她在法国,获得巴黎国立美术专科学校毕业证书,继到罗马进入意大利国立美专,兼攻油画、雕塑。她虽雄心勃勃,无奈罗马、巴黎艺术殿堂大师级的位置与她无缘,定居巴黎初期建立的小家庭也以解散告终。岁月催人老,潘玉良筋疲力尽,在“花都”巴黎长安居大不易,她带着凝聚毕生心血的绘画作品,在巴黎的边缘地带度过余生。
    人死如灯灭,人海茫茫。潘玉良身后留在巴黎的大批绘画已不为人所知,差一点扫进垃圾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郁风与时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的吴作人有巴黎之行,就便寻访潘玉良生活过的踪迹,结果应了苍天不负苦心人的古话,在潘玉良终老的拉丁区地窨子里发现她的遗作,有的已霉变腐烂。郁风把完好无损的油画、中国画一一分类,请中国驻法大使馆代为保管。后来,新任中央美院院长候逸民来到巴黎,才把这批作品运回国内,转交安徽省博物馆收藏。
    上世纪三十年代,郁风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解放后改名东南大学)艺术系。该系主任徐悲鸿看重潘玉良,特地成立“潘玉良画室”。人事无常,往事如烟,走笔至此,我想起潘玉良寂寞身后事,多亏郁风古道热肠出面料理,收到圆满效应,如果没有她的努力,势必不堪闻问。 (谢蔚明)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