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林撷英·刘大为

雨露不滋无本草,风云只化有鳞鱼。大为卓然成家,既导源于邹鲁遗风,又得益于茫原大漠的陶染,更是他对自身潜质不懈开掘使然。大为儿时家道贫寒,但祖父却工诗善书,为一方名士,孩提时的大为常随祖父临帖吟哦。潍坊一带的风筝与年画,绘影绘神,尽态极妍。大为祖母所扎之风筝,所剪之窗花,镂月裁云,名闻乡里。这一切都为儿时的大为插上了富有想象力的翅羽,使他从小耽思文墨,志寄丹青。大为少年随父支边内蒙,定居工业重镇包头。鄂尔多斯大草原上那羊群与白云媲美,鲜花与朝霞共舞的仙境,开阔了大为美的视野,骠悍粗犷的蒙族父老,又给这齐鲁后生注入了一身豪气。大为读初中时,正值三年饥馑,生活的重轭过早地套在他稚嫩的双肩。为求生计,他在包钢卸过矿..   [查看详细]

 
刘大为简历  
    刘大为,山东诸城龙都街道人,1945年出生。中共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分党组书记,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教授,中国工笔重彩画学会副会长,新近当选为国际造型艺术家协会主席,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68年毕业于内蒙师大美术系,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班,受教于叶浅予、蒋兆和、李可染、吴作人、黄胄等中国著名画家,基本功扎实,并刻意求新,工、写皆精。作品严谨深刻并富有浓烈的生活气息,作品以反映北方少数民族生活风情以及重大历史题材著称于世。是中国当前艺术成就突出,影响较大的国画家。1998年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主持中国美术家协会工作。
     主要作品有《漠上》、《马背上的民族》、《阳光下》、《晚风》、《帕米尔婚礼》、《草原上的歌》、《马扎归来》等。近几年来,大量作品在中国、美国、日本、法国、新加坡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展出。《马背上的民族》获第二届工笔重彩大展一等奖,《晚风》获1991年全国美展银奖和关山月中国画创作奖。作品《小骑手》藏于中国美术馆,《张华壮曲谱新篇》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阳光下》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铜牌奖 。作品《任重道远》被江泽民主席1992年访问日本时作为国家礼品赠送给日本领导人。《打马球》获奥林匹克美展奖并为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收藏。出版有《写意人物画技法》、《人物小品》等。
 
拍卖档案 更多
刘大为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镜心
刘大为2001年作行书五言联立轴
刘大为1975年作塔吉克新娘立轴
刘大为2001年作千里之行镜心
刘大为辛巳(2001)年作任重道远立轴
刘大为2001年作射雕图镜心
刘大为2002年作瀚海秋牧镜心
刘大为辛巳(2001)年作草原牧趣图镜心
刘大为辛巳(2001)年作瑞雪镜心
刘大为百马图手卷
刘大为归途镜片
 
刘大为作品 更多

刘大为游春图镜心

刘大为1999年作吉祥图镜心

刘大为白马镜心

刘大为游春图镜心

刘大为1992年作古木书屋镜心

刘大为1992年作达摩面壁镜心

刘大为己卯年作草原清韵镜心

刘大为2004年作吉祥图镜心

刘大为2000年作千里之行镜心

刘大为2003年作草原跃马图镜心
 
骆驼刘·大为马  

  浩浩大漠,沙丘叠浪。面对无边大寂寞,几匹双峰驼载着远行者,无暇叹息,只顾前行。倾耳谛听:似有雪的狂歌,风的咆哮,亦闻银铃叮咚,驼蹄噗噗。在这自强不息的家园里,干旱和饥渴孕育着钢铁般的家族:这里有比死神更强大的精灵……
  芩芩草原,嫩红娇绿,置身无垠的大碧毯,骑手们策马奔星般飞旋,每匹马的鬃毛都抖动着力。这里不是角斗场,没有野蛮的厮杀和污浊的仇恨,只凭自己的英勇与意志在追赶超越。凝睇而思似觉蓝天的拱顶与草原一起振颤,美的旋风荡人心弦……
  大漠风暴有起有止,草原花蕾有开有谢,然而,力与美却在这里永驻丹青。
  我没有穿越沙漠,也未曾涉足草原:但每每目耕大为的画作,于咫尺画幅中,伴着远行者那寻求推进的脚印,品味着那奶茶的浓郁和碧草的清香,于有限中拓展着无垠,在瞬间里拥抱着永恒,辄能悟出诸多人生哲理。
  大为出生在山东诸诚,我乃齐鲁五莲人氏。虽是两县,但村舍仅隔20里之遥,儿时曾同饮一河水。1984年秋,我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深造,大为在院中执教,因故土之情,莼鲈之思,又因文学与绘画,向有姊妹情结,我两遂倾盖如故,契若金兰。大为以人物画见长,又工于走马奔驼而画名日隆。至今已有人谑称其为“骆驼刘”、“大为马”。十几年来,大为在全国及国际性的画作展中,获奖多达60余项。在这侪辈画家中,鲜有其匹,故尔又得了个“获奖专业户”的雅号。
  而露不滋无本划,风云只化有鳞鱼,大为卓然成家,倚马七纸,既导源于邹鲁遗风,又得益于茫原大汉的陶染,更是他对自身潜质不懈开掘使然。
  诸城,古称密州,向为俊良茂士荟萃之地。旷世奇才苏轼曾知密州,留下“西北望:射天狼”的千古绝唱,诸城又是一代名相刘墉的故里,关于“刘罗锅”治国齐家平天下的佳话,至今仍在民间广为诵颂,近代史上既有拯国救民的王烬美,亦有新文学的前驱王统照,还有世纪诗翁臧克家……大为儿时家道贫寒,但祖父却工诗善书,为一方名士,孩提时的大为常随祖父临帖吟哦。潍坊一带的风筝与年画,绘影绘神,尽态极妍。大为祖母所扎之风筝,所剪之窗花,镂月裁云,名闻乡里。这一切都为儿时的大为插上了富有想像力的翅羽,使他从小耽思文墨。志寄丹青。大为少年随父支边内蒙,定居工业重镇包头。鄂尔多斯大草原上那羊群与白云媲美,鲜花与朝霞共舞的仙境,开阔了大为美的视野,骠悍粗扩的蒙族父老,又给这齐鲁后生注入了一身豪气。大为读初中时,正值三年饥馑,生活的重轭过早地套在他稚嫩的双肩。为求生计,他在包钢卸过矿石:到百货仓扛过大包。在修筑包钢至白云鄂博铁路路基时,二百斤重的石筐从山沟抬至山腰得币两角,年未束发的大为一次竞抬两筐。一天下来,劳苦倦极的民工卧于工棚古井无波,饥肠辘辘的大为却去寻山访水画速写……1966年,“文革”风暴骤来。精神土地的耕耘戛然冻结。文化原野上的寻找被视为非法,正在内蒙师大美术系就读的大为,也被卷进“大串联”的漩涡,是年初冬,任师大“长征队”团支部书记的刘大为,毅然率队西征。他们从呼和浩特出发,跨过河套,涉过野狼出没的阿拉善草原,穿过骆驼累倒的乌兰布和,巴丹吉林两沙漠,驼队日赶夜撵,西进西进,长途跋涉四个月;达新疆境内时;一队生龙活虎的青年男女,被沙海的罡风吹打成又黑又瘦的“木乃伊”。这荒诞年月里的无效旅行,却使大为得到终生难以忘怀的收获。在那120天里,他与骆驼形影相吊,休戚与共,结下了不解之缘。骆驼,这沙漠的生命之舟,这旅途的忠实伴侣,它的每个蹄印都那般坚实而又沉重,它每迈出一步都要献出全副心力。面对干旱和饥渴的打击,面对死神的觊觎和劫难,它总是那般坚忍而又从容。它那高耸的峰背能为旅人遮风挡沙,它那超然物外的品格,更能沉淀着旅人的惊慌,抚慰着旅人的孤寂,使旅人永远感到坚定与安宁,当岁月愈加荒谬,狂癫的年轻人在“红海洋”里难以觅到心灵的归舟时,大为从骆驼身上找到了失落的真,失落的善,失落的美。我以为,大为今日之驼画;所以能深深烙下刘氏印记并声播遐迩,盖源于大为对骆驼品格沦肌浃髓的理解和铭心刻骨的炽爱。
  在那浑浑噩噩的年代里。叮咚的驼铃声早早地唤醒了大为那一时荒疏了的思维小径。他决意以骆驼的韧劲和毅力,去找回那逝去的生命的珍珠和年华的黄金。大学就读期间,大为萤窗雪案,朝涂暮抹,五年中没喝过一次酒,没看过一场电影。毕业后,他分到市报当记者,这为他写生提供了绝好的机缘,他足迹遍及内蒙古大草原。那吱呀作响的勒勒车给了他诗的节奏,那飞舞的套马杆给了他美的旋律,帐篷旁那幽篮色的牛粪火,点燃起他艺术的灵犀。草原赛马,那奔驰的英姿,那疾翔的风貌,是一幅幅妙然天成的流动的画卷那达慕盛会,酣畅淋漓的舞姿,那金腔玉润的歌喉,舞动和吟哦出一个民族悠远而豪壮的诗史……大为深知,绘事无捷径。捷径里没有大漠骆驼那艰辛的蹄印,没有草原骏马那壮阔的漫游,便也没有事业成功的凯旋,没有生命征服的壮观。为打牢绘画基本功,大为所作速写,盈箱累箧。新婚之夜时,大为与妻子暗拟了三个五年计划。头五年走出包头,再五年省内领先,又五年拾级再上,于中国画坛占一席之地。后来的事实证明,大力的“三五计划”,决非痴人说梦,1973年全国美展,内蒙选两张,大为有其一。1974、1975年全国美展,大为画作均入围,内蒙画子连中三元者,仅大为一人。1978年,中央美院停招十数载之久的研究生班恢复招生。泱泱中国之画坛,不乏骥子凤雏。芝兰玉树,跃跃应试者竞达千人,而美院国画研究生只收十人,可谓优中选优。百里挑一。铁砚磨穿的大为自认这是天假其机;遂投袂而起,慨然应试,果然秀出班行,金榜题名。一登龙门,天高海阔,时中央美院,巨擘名宿,济济一堂:李可染、蒋兆和、吴作人、李苦禅、叶浅予、黄胄、何海霞……他们或执鞭美院,或客座授业,个个高蹈独步,怀瑾握玉。在这里大为远绍前哲,近学时贤,博观约取,渴心大饮。有着骆驼韧性和骏马冲劲的大为,学识画艺骎骎日上。敢于侪辈之铁中铮铮相颉颃;常令砚兄学弟刮目相看……
  研究生班毕业后大为到解放军艺术学院任教;未几便被擢为美术系主任。大为宽厚而不失精明,自信却不骄狂,谦和但不卑怯,言必行人蔼然。他心中蓄满温暖的阳光,在妻儿,学生面前,温驯得近乎骆驼,学生们都视他为兄长。春风化雨,蒙以养正,他在注重学生绘画语言训练的同时:每每不忘把弟子推向生活的激流。他常常带学生北赴雪国,南下边陲,西至天山,东临海防去采风,去速写。天刚微熹,他总是第一个起床把酣睡中的学子唤醒,夜幕初合,总又是他帮助学生们收拾行囊画夹。作为老师,他随时点拨学生们速写,但每当出发归来,他画的速写又总是最多。十几年下来,大为已桃李满天下。更令同行惊讶的是,这十几年来,大为工笔写意,巨卷尺幅,画作竟逾千累万。他的几十件获奖作品;也全是在执教之余画就的。大为行政、教学一肩挑,可谓忙不及履,他作画常在夜深人静之后。身居京华的“骆驼刘”,仍像在大草原上一样,没有让时光的流水消逝在纸牌的斜坡上,流淌在酒杯的河谷里,故而他总能一闲对百忙。
  中国人物画在盛唐五代达到高峰,自南宋日见式微。宋明理学占国学地位后,人性、个性更成了封建文化的绞杀之物。画家为寻求自身安全,多遁迹于山岚水光和花鸟虫鱼之间,人物长期处于“点景”、“比衬”位置。“五四”以来,人物画幡然崛起。开国后,人物画又一度因图解政治而失去应有的魅力。新时期以来,人物画这条近乎枯竭的河道上百舸争流,大为便是在这激流中搏击奋进的一员。大为擅长工笔重彩。传统晕染技巧十分娴熟,大为水墨造诣很高,技法把握精到,加上其深厚的素描功底:使他有足够的才华在人物画中径情直逐,凤鸣朝阳。如同懂得酒的醇香不是高梁米发酵的气味,大为深谙生活与艺术的真谛。好诗好画不是生活之摹写,乃是人情物理碰撞之火花。画者须给人以美,非给人以法,更非玩蛇耍猴者博人以笑。在国画变革的大潮中,大为变法的脚步,如同大漠中的驼印,坚实有力,不歪不斜。他笔下的少数民族人物,造型优美,神情毕肖,意趣高雅。读他的工笔系列《马背上的民族》;如同读一个英雄民族的秘史;读他的工笔巨制《草原上的歌》,宛若与历史老人进行命运的对话;读他的写意小品《任重道远》,我们从骆驼和旅人身上,均能领悟到人生的况昧,读他在八尺宣上泼墨的《百驼图》,我们仿佛看到了一座座力的山峰……
  洁白的宣纸上,经画家晕染点画,便有了非同寻常的内涵。笔力腕力功力学力,才气骨气神气逸气,尽在其中。大为是用人格之光烛照他那丰富的精神家园的!
  汗溉沃壤,春华秋实。打着刘氏印记的走驼奔马,不仅大行神州,且巳飘洋过海,远行欧美。大为的驼画,还被国家主席江泽民作为国礼馈赠给日本首脑……
  斑斓多彩的生活,给“骆驼刘”、“大为马”展示出更为广阔的绿野平畴和宏桥大道。刘大为,这位从大草原上冲出来的画坛奔马,仍以骆驼的精神、向着更遥迢的远方探索寻求……

 
刘大为访谈录  

韩:听说您曾经是妥先生的学生,请您谈一谈对妥老师的印象。
刘:妥老师是我年轻时候的老师。我上大学的时候,妥老师刚从美院的油画研究班毕业,到内蒙师院去教书。我正好考到内蒙师院,都是同一年去的,那是1963年。那个时候他不到三十岁,大概二十八九岁,我们是十八九岁。我对妥木斯老师了解得比较多,因为还有另一层关系。我在初中跟的老师兰尚廉,和妥木斯老师是小时候的同学,所以我进校以后,比起其他学生,和妥老师就更亲近,接触就比一般人要多一些。当时我们对妥老师的印象特别深刻,认为妥老师是中国优秀的油画家,是当时最精华的一批油画家之一。因为我们是刚入学,他们又是美院的油训班,他们在创作的技法、技巧上创作出一批非常有份量的作品,所以当时我们就觉得妥木斯老师非常了不起,又是从中央美院那种权威的院校,权威的研究班来的,所以对妥老师非常崇拜。
韩:当时妥先生教您什么?
刘:我们当时是师范类学院,到了三年级分专业,所以他兼着三年级的油画班,又兼着我们班的素描和速写。我当时是一年级,所以妥老师最先教我的是素描和速写。高年级的油画也是他教,他的基本功啊,修养啊确实是非常高,我们感觉离得很遥远,距离很遥远。另外,当时由于他一开始的起步比较高,又是高研班来的,一回来就知名度很高,不只在学生当中,在老师当中,在内蒙美术界都是一个权威的人物。
韩:除了学习上的印象之外,在生活方面妥老师有什么事情让您印象最深刻?
刘: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在文革当中他受到的打击。他本身不是一个政治很突出的人,因为他是内蒙蒙古族的老师,又因为他的专业很突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内人党”啊,“为乌兰夫树碑立传”啊……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都降临到他头上来了。造反派把他抓起来,打的很厉害。他住的房子离我们不太远,我和他之间又有那么一层关系,有时候就偷偷地去看他。就算危险也不管了,一定要看看。他很坚强,虽说深陷那样地一种困境,但是他坚持一种人格,不该说的他不会乱说,保持一个正直的艺术家和学者的风范,让我们肃然起敬。当时是造反派掌权,把他关起来打,腰椎打断,耳朵都打肿了,后来有一个耳朵都聋了。他依然很坚强。他的夫人也是很坚强的,虽然妥老师被关到那里,但是她仍然定时去看望他,去送吃的。当时她总是烙那种小白饼给送去。师母的手很巧,烙的小白饼都是一样大。妥老师还喜欢吃糖,所以师母就提着小白饼和牛奶糖去看妥老师。妥老师不管受什么陷害,但是他个人的意志、正直和作为一个学者的精神是百折不弯的。这一点我非常清楚,因为我也看到他挨打的情景。他不会去给人拍马屁,违心的话也不会说,这个人一辈子就是这样。
韩:妥先生受到的迫害与痛苦有没有影响到他的创作?
刘:他后来继续艺术创作,而且越画越多,而且我认为他后来的作品比油画高研班或者刚到内蒙师大那段时间在民族化方向上尝试的更多。象写实的少了,而吸收民族的色彩啊,画面的构成啊,中国画的东西啊,是越来越多了。尤其是他的用笔和用线,在“文革”的后期,他都是在大踏步的向前。他更加地珍惜时间了,探索的步伐更快了,方向更加明确了。他把油画民族化,或者说把中华民族或者蒙古民族的审美感受表达得很好。
韩:在第六届美展以后,以妥先生为代表的一批表现草原题材的画家受人瞩目,并且形成了所谓的“草原画派”。那么这个画派和妥老师是什么样的关系?在油画或者美术史的发展过程中有什么的作用和影响呢?
刘:这个作用很大了。首先内蒙的“草原画派”的形成,内蒙的油画队伍的壮大,跟妥老师都非常有关系。一般讲,少数民族地区的艺术家对艺术更加敏感,他们对艺术,包括歌舞、文学、美术,应该说更有敏锐性,这或许是因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形成的。妥老师到内蒙之后带来一种有学术品位的、更有艺术追求的油画的格调,而且影响了一大批人。他在内蒙有那么二三十年,一直是那里的学术带头人,也是整个美术特别是油画的学术带头人,因此草原油画画派的形成,妥老师是绝对的旗手。所以到现在一问,内蒙的什么画最好,那就是油画最好。别看内蒙的经济可能不太好,但是内蒙的油画比起其他的地方却不弱。妥老师的这种学术上的带头作用,促进了油画的这种格局的形成,其他艺术门类在对于油画的学习中也得到了提高。大量的优秀的内蒙油画家的出现,这些画家在中国的美术界起到了重大作用,这也都是妥老师的功劳。
中国美术的脊梁
韩:妥先生是1960年罗工柳主持的研究班的学员之一,您认为他们那一代的画家们对于整个中国油画或者美术的发展有什么的影响呢。
刘:我始终认为,踏踏实实搞学术研究,认真的细致的基本功,这个是艺术的最真谛的东西。当然现在也有一些靠观念来说话的东西,不断地出新创新,也是一种认识。但是我觉得光有它还不够,有坚实的基本功,再有创新意识,才能成为象妥老师这样的艺术大师。他们这代人所走的路,是一条非常严谨严格的道路,给了我们一种模范的作用。从五十年代的解放初期,包括妥老师在内的老一辈艺术家,都是在艺术的道路上,付出努力了,去研究了,而且去实践了,所以这样的艺术家是中国美术的脊梁,是靠他们把新中国的美术延续下来。没有这样一批人,我们美术怎么能够从过去走到今天。这个割断不了。他们这代人承上启下,在西画技巧刚传入中国,在中国发扬光大,或者解放以后从俄罗斯继承来的油画,在他们这代人的手上很正确的、很有力地把它传承下来,我觉得尤其是妥老师他们这代人,起了重要的作用。
韩:妥先生是不是这一代画家当中具有代表性的呢?
刘:是的。他们这批同班的学生的名字和作品我们都是滚瓜烂熟了,闻立鹏先生、朱乃正先生、还有项日恭先生等等……他们的作品在当时是一股很清新的风。他们不是仅仅拘泥于一种造型,而是有很强烈的个人风格,妥老师这一代人中也是很突出的。现在我们看他们的作品,重温这段以后,对我们青年人有非常大的启迪。
韩:妥先生是一位在艺术上默默坚守的人,不事张扬,一方面成就了他的艺术,但是另一方面却造成了人们对妥先生的艺术了解得并不多,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这是有些客观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妥老师的个人的风格,他不是那种张扬的人,不会去刻意地营造什么。他是那种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默默无闻地去追求的艺术家。另一方面是由于地域和环境的问题。同样水准的艺术家呆在北京、上海和呆在内蒙,就会大不一样,机会和机遇就少了很多。妥老师在内蒙呆了很久,而他又不好走动,很少参与社会活动。尽管这样,他的画都有这么高的地位,更说明问题。
韩:妥先生作为一个艺术大师,您知道他是怎样成就自我的?
刘:妥老师是修养很全面的。他不但画油画,书法和中国古典诗词也都修养颇深。一个油画家,特别是一位蒙古族的画家,他的修养可以算是非常广泛。他在武术上的造诣更深。他一生当中从来不介入身外的是是非非。淡泊明志,深居简出,非常俭朴。他还很关心其他穷苦的人,特别是自己的学生。这种事就太多了,我记得有一次,妥老师带着我们去东部写生,从呼和浩特坐火车到北京再转车。他利用在北京换车的这两天,带着我们去看他的老师—王式廓先生,还有罗工柳先生。但是我们是一群穷学生,有一个同学的棉袄都坏了,不好意思去教授家。但是妥老师非常希望大家能开开眼界,于是他就把自己的皮夹克给了那位同学穿,自己穿着毛衣。非常感人!有这样的老师,还要求什么呢。由此,也能看出妥老师尊师、爱师、感师恩。他只要到北京就去看罗工柳等他的老师们,带我们这些学生去看祖师爷,后来他自己又去过多次。
韩:妥先生的蒙族人血统以及草原的生长环境,对他的艺术创作有什么影响?
刘:蒙古族在艺术的追求上有更高的悟性。从他画面追求的这种民族风格,强烈的民族意识,可以感受得到。他的作品大多数是反映草原上的生活,草原的意境和情趣,这些都是他感受很深刻的风景和环境。作为一个蒙古族艺术家,我觉得他可以说是很有个性的,很有追求、很执著的艺术家。
韩:那请您用概括性的语言对妥先生至今的艺术成就进行一个总结。
刘:妥先生是一位有成就的、卓越的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民族的、个人面貌强烈的、个性鲜明的、始终坚定自己探索目标的艺术家。他是热爱生活,有强烈的意识去表现艺术语言、民族生活的艺术大家。他影响了几代的青年画家,在今天,他的艺术地位是举足轻重。

 
刘大为相关 更多
刘大为:走马奔驼游四方 振兴中国美术—对话刘大为
当代著名画家刘大为 刘大为在2005年全国美协工作会议上的工作报告
刘大为:山西题材画不尽 包头市民刘大为用国画诠释希腊神话
访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刘大为 忆国画大师关山月刘大为远航尼东
中国美协副主席刘大为谈第三届全国中国画展 军旅画家刘大为
西北风情画家——刘大为 图文:刘大为中国画展在湛江举行
中国美术家协会刘大为副主席三顾雅昌 刘大为:骑着骆驼闯世界
图文:刘大为中国画展在湛江举行 刘大为谈第三届全国中国画展
刘大为:关玉良创作之路坎坷 悟性高不断创新 丹青生涯——访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刘大为
著名艺术家刘大为助兴雅昌艺术馆 刘大为:艺术市场必须规范立业
 
 
精彩专题 更多

艺林撷英·童中焘

艺林撷英·田黎明

中国古代厌胜钱

心有灵“犀”

艺林撷英·唐勇力
 
 编 辑:    艺林一矬子         邮箱: canwuxinyu@163.com      MSN:  anhu123@live.cn
 
Copyright © 2007 artx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