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林撷英·孔仲起

孔仲起这位圣人之后,乃父孔少瑜,乃祖孔子瑜和曾祖孔杏生都是著名画家,而出生名门的他青少年却经历了不同寻常的道路。他曾经是位工人,1955年才进中国美院,1960年毕业后留院任教。40多年的风雨历程,不只是产生一位卓越的美术教育家,在中国画坛更是屹立着一位山水画名家。钱塘江是浙江省的母亲河。钱江潮水更是诗人和画家笔下民族精神和英雄气概的象征。孔仲起与钱江潮水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成名作《浙江潮》叙写六和塔下汹涌澎湃的钱江怒潮,笼罩在水雾里的钱江大桥,卷起千堆雪浪的拍岸惊涛,其状可谓撼天动地,喻示着作者企盼更让孔仲起结..     [查看详细]

 
拍卖行情 更多


屏霞障秋

黄山风景

 

春江即景 动轧千里 孔仲起题跋
1986年作黃山攬勝圖 1960年作東海波濤圖
黄山佳胜图 山色空濛雨亦奇
云峰远岫 屏霞障秋
2005年作涛如连山喷雪来 山水图、竖立青仞
2005年作黄山胜概 黄山风景

 
画家简介  

      孔仲起,1934年出生于上海。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联合国国际美育学会理事,西泠印社社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64年作品《浙江潮》、《日日升》同时入选“第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1984年《宋词·弄潮儿画集》、《普陀秋涛》同时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另有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为中南海、中国美术馆、北京图书馆、军事博物馆等收藏。

      出版有《山水画技法概要》、《山水画集》、《孔仲起画集》、《孔仲起画云水》、《当代中国画名家技法精萃——孔仲起卷》、《孔仲起山水写生画法》等专著多种。

 
精品欣赏 更多

孔仲起云卷千峰立轴

吴山明孔仲起1994年作雪中送炭镜心

吴山明孔仲起1994年作雪中送炭镜心

山水

湖光翠柳

赤壁

山水

白云深处

夏山过雨

观沧海

大江东去

山水
 
“云水法”之变  

   知山水而知中国画也。一幅山水画作品,于咫尺之中皴擦点染,表现山重水复,千岩万壑,似乎变化无穷而又庞大复杂,但若将它解构,则基本由山石、树木和云水三个部分组合而成。树木和山石是实体,乃是构成山水画的两大基本要素,云水是虚体,是勾连树与石两大实体的联系纽带并起到整合画面作用。“山以水为血脉,以烟云为神采,故山得水而活,得烟云而秀媚。”因为云水作为画面中流动变化的内容,起着调节画面布白的作用,更由于其灵动穿插而使画面富于韵律,直接体现出画家的灵感与心性。
   当代山水画大家孔仲起先生,以善于表现“云水”,尤其是江海潮水而翘楚于当代画坛,其艺术具有相当的高度与深度。 
    山水画直接面向自然取景,是“法自然”的,如清代画家梅清所谓“笔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而自然界的水又分为江河湖海、飞瀑溪泉及水口等多种形式。依存条件不同,水的形态千变万化,不尽相同,所以对描绘者而言须要理解和使用多种不同的表现方法。如宋代著名山水画家、绘画理论大家郭熙在其著作《林泉高致》中所说:“水,活物也。其形欲静深,欲柔滑,欲汪洋,欲回环,欲肥腻,欲喷薄,欲激射,欲多泉,欲远流,欲瀑布插天,欲溅扑入地,欲鱼钓怡怡,欲草木欣欣,欲挟烟云而秀媚,欲照溪谷而光辉,此水之活体也。”因为水的灵动与形制的不规则性,在山水画创作中,水的表现往往有相当的难度。所以郭熙又说:“近世画工,……画水则波不过三五波,此不淳熟之病也。”即使是在山水画巅峰时期的有宋一代,对于水的表现尚且如此难以把握,可见画水之不易。
   而在种种“水“之中,海水、潮水因其难以捉摸的动态和激扬特征,又是最难表现的。宋代山水画理论家韩拙就在《山水纯全集•论水》中提到:“夫海水者,风波浩荡,巨浪翻卷,山水中少用也。”这其中的“少用”,主要是指广阔如江海之水者、灵动之如海潮之水者,在创作中难以表现。
   孔仲起说:“我爱行云流水,爱其生气流动,无虑无塞,无碍无际。所谓云行雨施、海阔天空。”他又说:“大海开阔,海纳百川,具有广阔胸襟的含义。海水千变万化,惊涛骇浪,起伏不定,汹涌澎湃,给人以无穷的想象的余地,给人以积极向上的启迪……”通过这些语言可以看到,孔仲起先生笔下的云水,已不仅仅局限于形态上的描摹,而更在于注重精神气质上的把握。他主张“作画贵在气质,而气质并不抽象,首先要具备人类普遍的感情、达观的气度、开阔的胸襟,面对美好事物的灵敏性和表达欲。”希望通过画家笔底山水画的描绘,“追求自我意识,民族意识和空间意识。从自我本真到民族本土到世间宇宙,由小及大、天人合一的意识,追求往复天地、回归自然的意识完善。”他这样做是为了表现以前少有人表现的大江大海的云水形象,也是为了达到个人修养与气质的圆满与完善,表现新时代的精神面貌,进而给人以大气磅礴的陶冶,为历史留下当代作风,当代气质。
   海水的难以表现,孔仲起是有深刻的认识的。他自己曾说:“千百年来画山水的,山画了许多,画水的却很少。画水也停留在高山流水,画江河、大海的比较少,一种讲法,江河大海比较难画,画家故意避开,扬长避短。”本着这种知难而上的精神,在对于“云水”的描绘中,孔仲起尤其专于描绘江海潮水,而且善作山水巨制。江海潮水的神与态,于孔仲起的山水画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如他的《大江东去》、《观水》、《云烟海天》、《惊涛拍岸》等一系列的作品,或关山万重,江河如练,或危峰耸峙,洪波涌起,或白浪滔天,喷珠溅玉。对于中国绘画的新题材开掘和雄壮美学意蕴的拓展,具有重要意义。
   自古至今,历代大画家在山水画创作中无不重视“云水”的表现,并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表现云水的技法与理论,发展至今,称为“云水法”。孔仲起先生所专注于探索的江海浪潮表现手法,是山水画传统中“云水法”的一个重要内容,并且在笔墨技巧和美学内涵上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发扬与拓展。“山无水则不灵”,“云水法”与树法、石法作为山水画表现手段的三个基本的组成部分之一,是伴随着山水画的确立而出现的。最早的卷轴画作品之一的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摹本)还处于“水不容泛”的阶段。及至隋代展子虔的《游春图》中,以极细的线条勾水波,开始有起伏荡漾之势。至唐代二李,山水画确立,画家也开始掌握了水的描绘技法。
   马远居杭州,坐拥钱塘江与西湖,所以他所表现的水,无疑主要应该来自于这两处。这一点与孔仲起先生可以说有相同之处。不同的是,孔仲起先生笔下“水”的取形与灵感,更多的来自于钱塘江,来自于闻名天下钱江潮水。通过观察我们可以看到,马远的《水图》的12幅作品之中多数还是用笔细腻、以线为主的描绘方式。其中《云舒浪卷》、《层波迭浪》两桢描绘有水的波浪起伏之势,但是也依托于平面的水波。并无孔仲起绘画中浪花飞溅、潮水奔腾神态描绘。所以在对海水、潮水奔腾激越气势与神采的描绘上,孔仲起笔下的水,多以高远手法取景,将潮头浪尖拉于目前,往往整幅画面以浪潮作为主要表现对象,以粗短的“线条”或者“方点”写浪花飞溅,辅助于湿笔淡墨渲染的云雾,大浪大潮,波涛汹涌,喷薄激射,如他在2000年所作的《惊涛拍岸》,2001年作的《大江东去》以及《冲浪千年传》、《回头潮》等一系列描绘钱江潮水的作品,描绘有“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壮美意境;而画开阔的水面,他则多以平远法取景,以关山万重衬托大湖大海,汪汪洋洋,辽阔无涯,如1999年做《观水》、《祖国万岁》图巨幅,平远构图,一反古人画水细钩线描之法,以墨法画关山万重迭嶂,云海苍茫茫茫,大河源远流长,奔腾入海的势态,有“黄河之水天上来”开阔胸怀。相比较于马远的《水图》,孔仲起笔下的水无疑是“变又过之”的典型。宋代韩拙在《山水纯全集•论水》中总结说:“凡画水者故宜天高地阔为佳也” ,孔仲起的这一类作品可以说是深契此道。
   孔仲起,1934年出生于绘画世家。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联合国国际美育学会理事。他对海水、潮水其中蕴涵的美学诗意有独到的发现,并卓有成效地进行了表现形式开掘。1958年,他曾到观潮胜地海宁蹲点四十多天,天天观潮、听潮、想画潮。现在,他更是居住于钱塘江侧,六和塔下,足不出户即可视钱江美景,观海潮胜事。所以,他画的江潮海浪,来自于对自然的深切理解,也就能够有效地表现江水海水、潮水的动态与意境。
   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画海水者寥寥,画江水的奔腾之势一般使用长线回环的笔法;湖泊之水因其静,多用柔线画之,或用留白方式处理;瀑布高泉,有下泻流动之势,最适合山水画中点景、连贯画面,而成为主要的表现对象;但因代代相陈,其模式古板。孔仲起基于对传统的认识和对当代文化的深刻思考,解放思想,由当代生活的自我体验中大胆变法,终于独创而成“云水法”的笔墨技巧与意境,传达着现代社会下的新意义。从而创造出了激扬飞越、磅礴大气的个人绘画风格,使他的艺术有了数组于画史的实力与可能。


                                                                                                                                          (香港美术家联合会名誉主席、学术主持人周天黎推荐。)

 

众人皆评孔仲起  

曹意强:孔老师是我们的前辈,每一次看到孔老师的画,见到孔老师的人,都能感到老一辈的谦卑。在和他的交往中,我深深感到他的品德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谦卑”。为什么是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大家耳熟能详,有可能都听腻了,但我觉得今天重提这两个字却有特别的意义。大家知道,在今天的艺术世界里,我们经常听到“某某大家”、“某某大师”的称号,而像孔老师这样的画家,艺术成就实际上称得上大家,但他从来不称自己是大家,他也不愿意别人称他为大家,这一点既是他的清醒,也是他的谦卑;而正因为孔老师的清醒与谦卑,他在艺术上才会非常明确自己应该怎样探索、发展,而不至于妄自尊大、固步自封。他到了这么有成就的时候,仍然像是一个刚进入艺术领域的人那样充满好奇心,说明他清楚地知道一个艺术家要与四样东西打交道:第一个就是艺术家自己;这里面主要指他的艺术状态,也就是说,要看他如何对待名、利、物、我的关系。第二个就是传统;传统留给我们的东西并不是我们有时理解的那样,仿佛它是一成不变的,实际上传统一直在变化。我们翻开美术史,传统每个时期都在变,每个画家都不一样,传统为我们积累下来的优秀遗产和表现的语言,每一个画家都无法回避。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全然创新的东西,脱离历史的创新几乎是不可能的,创造与传统无关的作品,这种作品将是没有生命力的,没有厚度的。对于传统,孔仲起先生是着力下功夫的。第三个就是生活;艺术必须与自然、与生活打交道,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提倡的艺术源于生活,提着提着就变成政治口号了,这给大家造成了强烈的逆反心理。事实上艺术家是不可能脱离生活、脱离自然的。我们不说生活和自然给了艺术家什么东西,至少它给了艺术家刺激,这种刺激是一个艺术家必需的,要没有这一方面的体验,他的创作势必会空洞、会缺乏对观众的刺激;第四个就是观众;艺术家必须考虑到观众,这一点与生活的刺激是相关的。如果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没有凝聚生活中值得感动的内容,他怎么打动观众呢?这就是我所指的与艺术家有关的四个方面。孔仲起老师在这四个方面做得特别好,他的风格和探索都是一以贯之的。他的作品雅俗共赏——雅致却不矜持,不故作高雅;通俗却不媚俗,不取悦市场。他不哗众取宠,没有为追求某种新奇,而去搞那些不真诚的东西。同时他也没有一味的固守传统,特别在“云水”这一中国画表现领域,他有自己的特色,这也是他在中国画云水画法上的贡献。我在之前的序言里提到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要求用中国画的工具像油画工具那样去表现自然,这种对艺术的限制促使孔老师努力探索如何用中国画的笔墨来表现西洋画里才出现的那种气势,那种云水的流动感,在这一点上孔老师做得非常成功,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成就了新的中国画云水画法的形成。 柳 村:孔老师在画册的自述中也说到,他的作品表现生活、表现整体,他说他非常赞赏清朝戏曲家李渔讲的一句话:“直言明说”。的确,孔先生的画一看就明明白白,好像讲顺当的话一样非常亲切。我一直以来常用两颗图章,一颗是“贵自

然”。李渔的戏剧理论中也谈到这一点,“贵自然”与“自然为贵”不同,他认为戏曲表现应该很自然,有生活气息,有生活情趣,不装腔作势。“贵自然”除了强调以自然为师外,也体现了表现形式的自然亲切。戏剧中强调不要做过头戏,不要空洞无物,在绘画上我们也有这种要求。孔老师的创作思想和创作成果达到了这一要求。孔老师的为人也许与他擅长“云水”有关,孔子说“水有七德”,最后归于大海,孔老师也是一位有德的长者。 丁羲元:孔仲起先生的画我经常看,在上海也常能看到,我与他本人也多有交流,但像今天这样展厅里的大型展览,和在他家里看到的还是不一样,展厅里看更感到惊人。孔先生的画第一是气势大、气息好——气势磅礴,浑厚华滋,这点不是每个画家都能做到的,只有像孔先生这样的家学、这样的背景才能够做到笔力厚重,眼光新颖。第二点,他的画融合南北。在画史上,山水画有南北二宗,其中北方有范宽、李成的高大雄伟,南方则有马远、夏圭,而杭州又是马、夏山水的发展基地。孔先生的山水画南北二宗兼而有之,不囿于一家一派,这是很值得我们欣赏,同时也值得我们研究的。第三点,他的画笔墨高华,气势宏大,并在追求山水画的意境方面很有成就。过去我在他家中看过他临摹的古代山水名作,功力非常深厚。在此基础上他又师法自然,积累下了很多写生稿,并出版过《孔仲起山水写生法》。同时他作为一位中国美院的教授,有很好的理论修养,我看过他写的《尊受居画谈》,其中有一些写得非常深刻,这是从实践中探索总结得来的理论成果,学术性很高。总体说来,孔先生的艺术融合南北,笔墨独特。他的山水在对传统笔墨的探求中结合了写生,追求雅俗共赏的趣味。以我个人的观点,如果他能够在“雅”的方面再努力一点,在用笔方面再轻松一点,在色彩方面再大胆一点,那么他的成就还会更大。孔先生水墨用得好,他画云画水,与陆俨少不同,陆先生画水比较注意线条的流动性,用线多一点,孔先生的云水既用水墨渲染的方法来表现,也用很多的线条来“皴”。这多数来自于写生的灵感,与陆俨少确实不同,可以进一步发挥。有两句话在我们的生活里是属于贬义的,一句是“一鼻孔出气”,另一句是“一孔之见”,不过对于孔先生来说,这两句话却是好的:他应该有“一孔之见”,用他的眼光所看到的,表现在画里面,表现出独特的境界来;孔先生就是要有“一孔之见”,而不要与别人“一鼻孔出气”,不要雷同。相信孔先生继续探求,还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带给大家。 童中焘:仲起兄是大师兄,作为同事、朋友,一起交往合作了几十年,对他的东西最了解,最了解的东西往往反而难讲。来之前我稍稍思考了一下,讲三点,实际上是与我自己对比着来讲的。第一条,老孔有非常强的表现生活的能力,写生的能力。他写形的能力非常强。古人说,“画,形也”,画是要写形的。老孔是追求意境的,就是情与形相融合的境界。景是最基本的元素,他这个本领非常强,他的速写、写生能力,我自己与他来比较,用四个字可以形容,叫做“自叹不如”,也可以用颜回的“瞠乎其后”来形容,孔老夫子驰在前面,我看看快要到了,最后他还在前面,每次都是这个样子,他奔也奔,他走也走,他驰也驰,结果我总归“瞠乎其后”矣!(见《庄子·田子方》)就写形能力来讲我确实是“自叹不如”。他的画,特别是被大家所推崇的云和水,尤其水,水是最难画的东西,古人讲山水画家“靠山不靠水”,山是有形体的,而“水,活物也”,水是动体,极难把握,画不好,是要饿肚皮的。老孔却画水,尤其是画海,这个本领在当代可以说“无出其右”。这是第一点,写景写生的能力,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第二点,作品气势充沛,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可以说是刚健正大。得其大者,没有一点小家子气,可能与他七十二辈之前的孔老夫子的胸襟、胸怀有关,遗传基因传下来有关。他的用墨也有气魄。董其昌说,知惜墨、泼墨,则思过半矣。老孔常常大笔泼墨,画山画云,达到气势相生,淋漓犹湿。第三点,他画画熟练,这一点我也很佩服,胸有丘壑,到了哪儿拿起笔就画,这一点不容易啊!我就很害怕,我现在在外面都不画画,不画画不是我架子大,是我实在没有这个本领。而他恰恰有这一条:胸有丘壑,随意驾驭,随手写出,都成文章,都有可观。写出是很不容易的。我又要回头来说吴冠中先生,吴先生有一篇文章说到中国画的“制作法”,未免太小看中国画了。中国画是写出的,中国画怎么能像工人一样“制”啊。所以孔老师的这三点,我自感与他比起来,差距很大。孔老师是从传统继承过来的。走这一条路的人被吴冠中先生认为是傻瓜、奴才,今天我们这里是“大傻”、“小傻”集在一起了。我听(杜)高杰兄说,昨天中央台有一个吴冠中访谈录里面说到,他把自己比

成传统大流里的一块绊脚石,我们就是要不顾或者搬开这块绊脚石,走我们的路。艺术必须“同中求异”。凡大艺术家,必定胸怀广大,识得“异量”之美,不会否定异于己者的。 章利国:孔先生是一位非常平和与谦虚的艺术大家。孔先生的山水画,无论是大尺幅的作品,还是小尺幅的作品,都体现了一种大气和雄浑的特质。按西方美学来讲,雄浑也就是崇高。我感觉孔先生在自觉地追求这种崇高感,他在画册的自述里也讲到一个艺术家气质非常重要,“艺术家要体现人类普遍的感情、达观的气度和广阔的胸襟”,我在他的画里面看到了他自觉的追求噶这种雄浑大气,这种壮阔的美,我觉得孔先生应该不断的保持下去,这是他作品中既能够直观感受到,也是深层次的美学品格。第二点,我觉得孔先生作品中有很深的文化内涵。孔先生一直很关注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绘画的指导与提领作用,六十年从艺以来一直努力研习中国古代文化,这使我们看到他画的水,不仅是写生“师造化”基础上的意象表现,而且也体现了一种中国文化的精神。比如他在作品里面体现儒家以水“比德”的寄托,在我们中国古代的典籍《管子》、《孟子》里面有许多以水比德的记载,比较早的“比德”符号不是我们常讲的梅兰竹菊而是“水”和“玉”,孔先生的作品体现了“君子观水必观其澜”的精神寓意。水在山水画里很难表现,而以它作为主要的表现对象或图式来创作则尤其困难,孔先生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相当成功。前面我讲到孔先生的追求非常自觉,关于这一点我需要再补充一下。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有非常多的诱惑,特别是西风东渐以来,观念游移,有时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做。在这方面,我们也看到了孔先生的追求,他有与时俱进的精神,坚守传统,却又能努力适应今天的时代。我看他不但在上世纪60、70、80年代从题材上有新的表现,在90年代和新世纪,他又在题材与思想两方面创造了新的面目,表现了新的内涵。我看到了孔先生这位前辈、这位大家,仍努力像不舍昼夜的水一样埋头前进。 刘国辉:孔老师的画我很喜欢,云水、山石,我更喜欢云水,云水里边更多体现了他的精神,他的云和水更多的寄托了他的内涵,相对山、树、石更有看头。在山水画这一行,山,画的人不少;水,画得好不多。童老师刚才已经说了,没有出其右者;能画得那么好看,那么有笔意,那么有精神体量的,的确不多。孔老师的画没有故作清高,他很通俗、很有亲和力,这一点很重要。可能大家不愿意讲这种东西。现在很多人拼命追古不是一个好的方向,画画得很像古人,真往古人面前一摆,就很假。传统是好东西,就像味精一样能够提精神,但吃不好会弄得灰头土气,容易丢失了自己。这一点对于浙江画家更重要,因为浙江是一个重传统的地方,希望不要回到“伪古人”。孔老师的画里没有这种东西,我觉得值得体味。孔老师作为一个教授是绝对称职的,他有很好的基础,技术非常全面、扎实。我为什么特别关注这一点?在当前回归传统的浪潮中,大家都提倡“道”,轻视“技”——以前光讲“技”不讲“道”,现在又到了另一个极端,光讲“道”不讲“技”,特别在人物画的教学当中,理论家们更强调这种东西。所以我很赞成徐悲鸿的说法,我们进入美术学院的学生,起码要给他们一个吃饭的本领,这一点我们有没有给他?不能老讲风格啊,格调啊!你把基本的东西教教给他们好不好!我觉得孔老师身上没有这个毛病,山水画教学中没有人物画教学的弊端,所以我们浙江培养了一大批很有作为的山水画家,很有成就。这几点使我体会很深,也值得自己进一步研究。 卢 炘:我很喜欢孔老师的画,看他的画展,觉得他的艺术是一股生命力很强的活水。孔老师的画大气而不霸气、不粗鲁,他的画在大气的同时又能够让人细细体味里面的内容。另一方面,孔老师的作品正气而含奇气。他是堂堂正正的孔门传人,孔子第七十三代孙,他将中国传统的儒学精神自然而然地融进画里去了。儒家风范在很多人看来往往觉得拘谨,死板,不够活泼。孔老师的画却不是这样,他的画里有奇气,他在正与奇的辩证关系上处理得恰到好处——如果一味求奇,缺少正,是歪门邪道;如果一味强调正气,而没有趣味,没有奇气,就会像开水一样太白,味道就淡了。孔老师注意中国画的境界格调,又不失对技法的精研和探讨,这可能与他的做人有关。他平时待人诚恳,他对恩师顾坤伯先生的敬重之情尤其真挚。 王冬龄:作为学生辈,我讲一点自己的感受。孔老师作品气势磅礴,境界开阔,很养气,那些从孔老师心底流出的笔墨和艺术符号,给我很大的震撼。孔老师画的水和云,在中国无出其右,为“智者乐水”的最好表现。刚才听了童老师的发言,我很赞同。这两位老师我都很敬重,我刚到美院读研究生的时候,他们都还比较年轻,是我的老师辈,他们的作品我一直很喜爱,很推重。如果可以把孔老师和童中焘老师的艺术进行对比,那么孔老师的是“有容乃大”,童老师便是“无欲则刚”。孔老师画水、画海、画钱江潮,气势之大,令人观止。钱江潮不是一般人能画得好的,如果我们选十幅绘画作品作为浙江的典型形象,孔老师画的《钱江潮》从内涵到艺术水平都是首选。孔老师的人品、画品在他的作品里都能感受到。

 

 

 

相关信息 更多

站内更多精彩专题 更多
推荐艺术家 更多

 

 
Copyright © 2007 artx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