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神秘的西藏我的家

时间:2005-12-9 10:56:55 来源:http://www.cnarts.net

  《西藏组画》的一举成名即便不是一个榜样,在某种程度上也起了一种示范作用。直到今天,中国也还有许多艺术家朝圣般地逐年奔赴与内地文化和地理环境完全不同的藏区寻找灵感,而且其中一些人同样藉其独特性形成了自己作品的独特语言、风貌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同。看起来,神秘的西藏仿佛一个灵感伊甸园,而以其作为艺术创作母题就是能比较轻易地推陈出新的灵丹妙药。藏区的诱惑力在于,它本身的独特性看起来能造就艺术作品的鲜明个性和市场。

  1974年,还在成都当兵的艾轩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描绘中国工农红军过草地的创作任务而经常深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写生。有一天,他在红原县一个名叫“龙壤”的村子里注意到一个7岁的藏族女孩。和其他许多藏族小女孩一样,她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起来很可爱、很漂亮。

  艾轩给她照了几张像,又画了几张速写。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就随意地管她叫“山花”。“就是山里的小花的意思。”他说。

  8年以后,也就是1981年,每年都去藏区的艾轩再次来到龙壤村并找到了山花的家———建在一座小山上的一幢孤伶伶的房子。但当山花从房子里走出来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发现站在自己眼前的15岁的山花已经非复当年灵秀的小姑娘了。

  “这还是她吗?我当时想,”艾轩后来回忆说,“她已经变得和当年完全不一样了,沧桑得脸上全是皱纹,还嘎里嘎巴的,眼神也失去了光彩,完全变成了一个跟她的祖辈没有任何差异的普通藏族妇女。”

  艾轩心里欷虚欠着把当年拍的照片拿出来给山花看,但山花一把抢过去扭身就跑。“如果不是亲眼见过她小时候的可爱样子,真难以相信自然对人的摧残居然这么残酷。”他说。

  这次经历开始逐渐改变艾轩绘画的表现方式。在接下来的题为《山花》的油画里,他除了让藏族小姑娘独自默默站在色调凄冷的高原雪野里,令无助和孤单的气氛渗透整个画面外,还让她用茫然和企盼的目光直视着画面外与她相隔阂的世界和人,如同在看深水里的游鱼。

  类似的着意刻画的眼睛和目光后来成了艾轩作品的一个标识,它们不仅使艾轩本人声名鹊起,也使那些作品越来越受到市场的青睐。根据拍卖数据库雅昌艺术网的统计,今年5月以来,他有4幅这种风格的作品拍卖成交价超过了100万元人民币(约合12.5万美元),比他所有拍卖过的作品价格都高。

  艾轩只是凭借西藏改变画风并取得成功的画家之一。在他之前和之后,中国还有许多艺术家朝圣般地逐年奔赴与内地文化和地理环境完全不同的藏区寻找灵感,而且其中一些人同样藉其独特性形成了自己作品的个性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同。

  看起来,神秘的西藏仿佛一个艺术伊甸园,而以其作为创作母题就是能比较轻易地推陈出新的灵丹妙药。北京风马旗文化传播公司的温普林说:“西藏是一面魔镜,每个人从中都能看到自己要看的东西。”温普林198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十几年来一直致力于用文字和摄像机描述西藏的一切。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毕业于山东省曲阜师范大学艺术系、后来又在北京画院深造过的陈亚莲。上个月晚些时候,这位只有29岁的女画家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一个题为“我的西藏十年”的中国画作品展。

  从1996年至今,陈亚莲一共进入藏区数十次,其间有4年时间每天都与藏族人生活在一起。他们一起翻越阿尼玛卿雪山、穿越最危险的林场,并且有好几次遭遇高原狼群的攻击。

  她在西藏这面魔镜里看到的藏族老人形象是:“脸上的皱纹像河流或山脉,起起伏伏,那每一个山道每一片谷底积聚的都可能是命运的碎片与往事的印痕。”

  《抚今追昔》和《镌刻的回忆》等作品正是陈亚莲表现牧民脸上河流、山脉般的皱纹和表达这种感触的作品。在《镌刻的回忆》中,在远途之旅中暂时栖息的一家老少三口的神情被刻画得细致入微:年迈父亲汗津津的黎黑面孔上沟壑纵横,眼珠虽略显浑浊却依然坚定地盯着前方;站在他身后的妻子面色安详,显然是他忠实的追随者和拥护者;而半蹲在父母身边的少年不一样———他转过头来,正用镶在被高原风吹皴的脸上的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奇地看着画面外面的世界。

  至少从表现形式上来说,陈亚莲这些质感极强的中国画作品看起来更像油画。但中国美术家协会的一位官员评价说,它们“对中国画三维空间的人物写实塑造做出了新的贡献”。

  尽管陈亚莲的作品还从来没有在拍卖市场上交易过,但北京画院的专业画家南海岩应该说已经为这类作品的市场地位奠定了基础。

  同样出身于北京画院的南海岩是陈亚莲的老乡,他的国画作品现在可以说是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成长股。雅昌艺术网的统计表明,在2004年11月以前,南海岩作品的交易价格还不到10万元,但现在,不仅已有5件作品的拍卖价超过了10万元,而且今年的新作《好时光》上个月在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秋季拍卖会上更以23.1万元成交,平均每平方尺约为2.6万元。

  现在,南海岩作品的拍卖纪录是32.45万元。像陈亚莲一样,这个山东人也将笔触伸向了远距家乡3000多公里的雪域高原。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南海岩曾6次赴藏区写生。有报道说:“在他眼里,西藏是一片充满生命激情、充满人生信念的神奇土地。”

  对于中国画来说,用力量欠足的传统水墨线条来表现西藏风情的凝重感以及藏民的剽悍气质是一种挑战,但南海岩和陈亚莲被认为都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陈亚莲借助的是丙烯、水彩和西藏矿物颜料,而南海岩则将水墨线条隐在了层层渲染的厚重色块与光线的明暗之后。这使画面同样富于立体的质感。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徐恩存说,南海岩表现藏民的中国画令他惊叹。“我仿佛近距离触摸到了那一颗颗奇崛、顽强、火热的灵魂,醒悟到不寻常的灵魂是在犷悍中孕育的。”

  西藏确实给了许多中国艺术家创造的灵感,这些艺术家中著名的还有陈逸飞、陈丹青和韩书力

  虽然早在一改往日的怀旧情调、集中精力创作西藏题材作品之前十几年的1980年代初期,陈逸飞就已在中国美术界有相当地位和成就了,但当1994年拍卖他的《山地风》时,中国嘉德还是特意强调说:“西藏题材的人物群像作品是陈逸飞先生有别于以往的全新力作。”

  《山地风》最终以286万元成交,成了中国大陆拍卖市场上的第一件成交价超过100万元的油画作品。

  今年5月,陈逸飞的另一件西藏题材人物作品《有阳光的日子》在中国嘉德以440万元成交,刷新了当时画家个人作品在中国市场上的交易纪录。

  陈逸飞西藏题材作品的尺寸一般比他的其它作品大。有报道认为,这种西藏情结可追溯到他对“西藏的一种精神”的理解,即:“那里是离天最近的一块净土,藏民一路叩头去朝觐———这种虔诚定会创造出奇迹来。”

  也许是吧,因为即使是在今年初去世前,他还曾到甘肃省南部的藏区去看藏族传统宗教节日“晒佛节”。他的朋友艾轩回忆说:“本来我们俩是约好一起去的,但没想到他自己先跑去了。”

  艾轩今年因此而没去藏区,这成了他过去20年来的一个特例。在过去20年里,艾轩一共有过二三十次藏区之旅。

  这比陈丹青多多了。从1976年至今,这个在1980年就因《西藏组画》一举成名的画家只在西藏呆过两段不长的时间,而且分别是1976年和1980年。

  陈丹青头一次进藏是从插队的江苏省农村被借调去的,创作的是以缅怀刚逝世的毛泽东为主题的《泪水洒满丰收田》;第二次进藏是中央美术学院特批经费允许去的,这回他画了后来被公认为“‘文革’后划时代现实主义经典油画作品”和“中国当代美术史的里程碑”的《西藏组画》。

  一个多月以前,由于有拍卖行即将拍卖陈丹青创作于1981年的西藏题材作品《进城》之三,《西藏组画》被媒体提及的频率显著增多。这使许多原本不甚了解《西藏组画》的公众知道,原来《西藏组画》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如此之高。

  《进城》之三最后的成交价是418万元,相当于陈丹青作品过去交易纪录的2倍多。

  现在看来,《西藏组画》即便不是一个榜样,在某种程度上也起了一种示范作用。在它引起轰动的最初一阵,中


  陈丹青对此表示不解,因为他画《西藏组画》和画《泪水洒满丰收田》的动机单纯得只是随着眼界的开阔,由最初模仿苏联现实主义而转为模仿法国现实主义。

  “我只是想画得和米勒一样,”他后来有一次在回顾《西藏组画》的创作初衷时说道,“但是中山装和汉人的面孔表现不了‘法国’,是西藏给了我那种可能,而实际上我对西藏既不了解,也谈不上有多么深厚的感情。”

  他的意思显然是说,他是在以汉族人为模特不能学像米勒的情况下才想到西藏这块试验田的。让-弗朗索瓦·米勒是19世纪的法国现实主义绘画大师,曾画过许多描绘法国巴比松地区农民生活的传世作品,诸如《晚钟》、《拾穗者》、《牧羊女》等。

  然而韩书力可不是赴藏朝圣潮中的一分子。这位如今的西藏美术家协会主席早在1973年就踏上了青藏高原的土地,迄今,除了在中央美院求学、任教和出国的时间,他在那里一呆就是27年,直到现在也不愿回老家北京生活。

  1980年和1989年,韩书力先后考取中央美院的研究生和在巴黎住了一年半时间,但最终还是回到了西藏。他表示自己只要一离开西藏就画不出一张像样的画。“那种感觉就像一棵苗被拔了土一样无着无落。”他说。

  现年57岁的韩书力也是在插队时被中央美院附中的老师推荐到西藏帮助搞一个为期半年的画展的。至今,他已重复去过西藏76个县中的73个,仅日喀则地区就去过63次,而去过的乡村、牧场、边寨则无法计数,光丰田车就跑坏了3辆。

  韩书力被认为是位深受藏族传统艺术熏陶的国画家,其唐卡似的重彩画作品曾在1980-1990年代获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金奖和首届加拿大枫叶奖。但他的水墨画作品却引起了美术界的争议。那些画恰恰与传统的中国画相反,就像黑白摄影底片似的该白的地方黑、该黑的地方白,看上去如同西藏黑唐卡一样充满了异域色彩。

  不过这样的黑地水墨画在拍卖市场上的表现开始好了起来。上个月,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拍卖的一件《汗马图》以35.2万元成交,是今年7月另一件同类作品所创纪录的9倍。

  不单是拍卖市场上的投资者追逐这些因展现异域风情而富有强烈个性色彩的艺术品,一些艺术品经纪人也在努力在这方面下功夫。

  最近一个周末的下午,在弥漫着浓郁藏香味道和挂满了风马旗———一种在藏区到处可见的成串系在绳索上的印有经文图案的风幡———的四分之三画廊里,李文子热情地接待着她邀请来参加《藏风》艺术展的客人,用双手向他们一一献上白色的哈达。

  除了几件藏族家具、鎏金佛像和布置在二楼的一组表现西藏风情的摄影作品外,画廊四周的墙壁上还挂着15张不同时期的唐卡和28个西藏面具,而在一楼的正中央,一台电视里正播放着温普林拍摄制作的一部长达50分钟的影像作品《天之葬》。

  开办仅仅一年的四分之三画廊是一家致力于弘扬女性艺术的艺术代理机构,其负责人李文子自称是一个西藏“粉丝”。在过去的3年里,她每年都去一趟西藏并因此结识了许多同样迷恋西藏的朋友,其中包括一些收藏家和艺术家。

  从2003年至今,李文子已策划、举办过两次西藏题材的艺术展,主题分别为《雪域风情》和《另一个眼睛看西藏》,其中前者是油画展,后者是摄影展。她表示,虽然还没有想好,但如果条件成熟的话她争取每年举办一次这样的展览。

  《藏风》的展品都是商品。脖子上披着洁白哈达的北京永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拍卖师刘新惠指着一张刺绣白度母唐卡问李文子:“这个卖多少钱?”

  “你要买吗?”她笑道,“那我肯定给你最最优惠的价格。”(信息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记者刘跃珍)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