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明清古画仿制揭密(下)

时间:2006-10-12

    说不清、道不明的吴湖帆
    吴湖帆是民国年间上海最有名的画家“三吴一冯”之一。他的祖父是著名的书法家吴大征,家中祖传的青铜器和书画很多,加上吴湖帆的眼力好,后又收购了大量的明清书画,成为上海最有影响的书画收藏家之一。吴湖帆在书画鉴定上的成就之高,可以从鉴定黄公望的两件山水画上体现出来:清代乾隆非常喜欢历代书画,但在鉴定的时候有时失之于主观的臆断,将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看成赝品的就是吴湖帆。20世纪30年代,吴湖帆在为“中国古物赴英国展”的展品审查过程中发现了自己的失误,为这件真迹平了反。他还在朋友的书画旧藏中偶然发现了《富春山居图》的首卷《乘山图》,并以高价收购下来,此画现在是浙江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吴湖帆在他的收藏生涯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他收进了一张所谓的宋代画家梁楷的《睡猿图》,其实这张画是张大千造的。他收到之后,请著名的鉴定家叶公绰于该画的诗堂上面题了“天下第一梁疯子”七字跋文,此画现存海外一家博物馆中。从该画的影印件上看,明显是张大千自己的画风,与梁楷的风格差别很大。但从吴湖帆在该画上写的跋文来看,他很肯定地认为此画是传家之宝,珍贵异常。以吴湖帆的鉴定水平和他对张大千画风的熟悉,加之画上还有张大千请叶公绰来“帮忙助阵”的题跋,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吴湖帆应很容易看出这是一件老朋友的杰作,上当的可能性很小,所以,这是吴湖帆明明知道是张大千的假画,但为了经济或其它目的,故意编出自己上当的故事来骗骗世人而已。
    如果我们对此画的怀疑尚有可怀疑之处,那么,另外一张假画很明显就是吴湖帆在明知假画的情况下,故意真题。现藏刘海粟美术馆,原为刘海粟旧藏的元王蒙《溪山秋霁图》卷,是一张很明显的赝品,其作伪的时间应该在清代中期。该画后部的二跋不伪,应该是从他处移过来的。画作前画的引首和尾跋都是吴湖帆所为,细观的确是他的亲笔。这就让人匪夷所思,吴湖帆自己的手中就藏有王蒙的真迹,他对元人的画风和纸张等问题也是了如指掌,而此画的仿造水平又很低劣,无论是皴法和石法无一和王蒙的风格相符,特别是整体的布局更是前后气脉不畅,连苏州片子的高仿都不如,以吴湖帆的鉴定水平是不会看不出来的。但是,他为什么为老友刘海粟的藏品一再题跋?究其原因,可能是碍于老朋友的面子无法推脱,或许还有一些经济方面的原因,旧事请名家为古画题跋是有很高的润笔费的。吴先生或许也是难以免俗。由此看来,对古代鉴定家的意见要实事求是,不能认为是大名家就一味盲从,更不能因为名家的题跋真就万事大吉,还是要看具体画作的真假而定。明代董其昌为一些古画题的跋就不一定对。鉴定家也是人,生活在现实之中,我们不可能对他们求全责备。有时他们也会说些违心的话,写一些违心的鉴定意见,对此,我们这些后来者除了要体谅他们的苦衷之外,也要提高警惕才对。
    流水作业的谭敬造假集团:说起中国近代“集团作伪”来,是不能不提谭敬的。现在收藏家知道他的大名的人不多了,但在新中国成立前的上海滩,他可是大名鼎鼎。他的集团所作的假画不知让多少收藏家和博物馆上当受骗。著名鉴定家张珩在主持国家文物局工作的时候,经常对周围的人说:在海外征集书画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从谭敬手中流出的东西。
    谭敬(1911-1991),号和厂,祖籍广东开平,出生于经商世家。早年他曾向著名的词人潘飞声学习填词,有较高的文化修养。由于他的经济实力雄厚,购买字画只问好坏不问价格,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收藏了很多元代的书画,其中有张逊的《双钩墨竹图》、南宋赵子固的《水仙图》、赵子昂的《双松平远图》、倪云林的《虞山林壑图》等。这些画,有的是从庞莱臣手里买来的,有的是请他的好友张珩转让的。虽然他的经济实力雄厚,但眼力并不是很好,经常需要别人为他掌眼。一次,有人从东北长春买回原为清宫旧藏的李唐《晋文公归国图》和宋高宗手书《左传》,作品后有倪云林和明代吴宽的跋尾,这两件东西对方开价100根金条,谭敬还价到70根,并要求先留在他这边鉴定几天再付款。几天之后,他对来人说“赝品奉还”。最后这两幅作品被张大千买走,并在香港公开出版。
    1947年左右,谭敬和他的师兄汤安开始大量地制造假画,出售给收藏家或收藏机构。汤安找到、郑竹友、胡经、王超群等书画界的高手来造假画。其中许征白仿画、郑竹友仿款字、胡经刻图章、汤安全色做旧之后再由王超群装裱完成。他们造假的地点是今天上海的岳阳路(祁齐路)175弄2号谭敬的私人住宅,一座旧式花园洋房。这个造假集团在当时是极其隐蔽的,外界无人知晓,平时只有谭敬和金城的女婿徐安来看看。徐家中存有很多旧印谱和旧纸、旧笔、旧墨,提供给谭敬造假集团使用。据说谭对所造假画的要求非常严格,很多用来造假的纸、绢、颜料都是清宫的旧物,计价要20多两黄金,可见其成本之大。他对这个集团所造出来的假画主要是通过洋行的买办销售到外国去。原为他所造的东西主要是宋元古书画,动不动就要多少根金条,国内人是不敢染指的。曾有一位洋人仰慕谭敬的大名,通过上海的古玩商洪玉林和谭结识后,一次就从他对手中以1000两黄金的价格买走了8件高仿的古画。谭敬到底买了多少高仿的古代书画,真是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谜了。这里举一些经他之手买到国外的赝品:宋徽宗赵佶的《四禽图》、赵子昂的《三竹图》、盛懋的《山水轴》、赵原的《晴川送客图》、朱德润的《秀野轩》卷等。
    上海解放前夕,谭敬感到大势不好,将所藏真迹和伪造的书画装箱带到香港,原以为下半生不用愁了。天有不测风云,他到香港后因开车撞到人吃官司,为了平息此事,他只得卖掉自己的藏画。此时,他已经不需要古玩商了,而是直接送到拍卖行拍卖,其中有文天祥、黄山谷的草书长卷,赵子昂的楷书极品《妙严寺记》、《胆巴碑》等。之后,他又出人意料地回到国内,因为历史问题,他被政府关进了监狱,在安徽的劳改农场劳教了几十年才恢复自由。当他上个世纪80年代又重新出现在香港的时候,国际上的中国美术史专家和收藏家们都震惊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让他们大费脑筋、大跌眼镜的谭敬居然还好好地活着。
    谭敬作为一个收藏家,他到收藏也很丰富。他离开香港之后,一部分书画放在他母亲唐佩处,其中有宋米芾的《向太后挽词》、赵子昂的《临十七帖》、杨维桢的草书卷等明迹,通过香港的徐伯郊之手被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购,成为该院的镇院之宝。
    庞莱臣与书画高仿品:民国年间最著名的书画收藏家自然要数庞莱臣了。他的书画收藏是富可敌国,所著的三种《虚斋名画》图册在海内外影响甚远。许多国外的中国书画收藏家们找他购画,他也向国外卖了许多宋元真品,但是他也做过“下蛋”的事情。他在其所著的《虚斋名画续录》中收录有宋徽宗赵佶的《鹆图》,这件画作是宋徽宗传世不多的笔墨花鸟作品之一,水墨韵味非常儒雅,用笔也潇洒自如,非一般宫廷画家作品可比。所以,这件作品应该是宋徽宗的亲笔而不是代笔。但是,因为此画在国外展览之后影响很大,特别是日本和美国的收藏家们对这张作品特别感兴趣,他们让庞莱臣开价钱。在多次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庞莱臣就让他的门客,即为他掌管书画的陆恢复制了两张,一张被卖到日本,一张被卖到美国,成为所谓的“双胞胎”。而真正的原作仍在庞莱臣手中。另外有种说法是因为原作的品相太差,被毁掉了,其实,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试想,有哪一位收藏家愿意将自己心爱的东西随便毁掉?很多宋代的古画已是千疮百孔,但依旧作为珍品被我们收藏着。解放之后,此画的真迹被南京博物院所收藏,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大幸。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