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张仃先生和他的照片故事

时间:2005-8-20 来源:不详

    1949年的“开国大典”,已成为一个红色又激情的精神符号,它的设计者,是谁?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全国政协会徽和开国纪念邮票,它的创意,设计者,是谁?

    在中国,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得如此之紧的艺术家,是谁?

    在漫画、年画、书法、壁画、宣传画、装饰画、水墨画、焦墨画、展示设计、艺术教育、艺术理论、中外艺术交流这些领域,都有广泛涉足和惊人成绩的,是谁?

    在本世纪未,被人誉为一部活的现当代中国美术史的,是谁?

    ……

    是张仃

    张仃, 1917年阴历5月19日生于辽宁北镇县医巫闾山下周屯,那个地方,被人戏称为“只出白薯和胡子”。他在兄弟中排行第五,上有四个哥哥,两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九.一八”事变,张仃流亡到北平,那时是15岁左右。用张仃先生现在的话讲:“15岁以后一进关,就变流浪汉了。

   没有家了。”从东北去北平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当时,有个小知识分子在张仃的家乡流浪,他琴棋书画都会一点,自称是北平人。张仃的父亲 就把他请到家中,来教教张仃。张仃正失学在家,他所读的中学的校长校董因为同情山民暴动,被军阀汤玉鹿的部下给枪毙了,学校也被砸烂,军阀的理论是“青年识了字,就会想入非非”。张仃跟着那个“北平人”学习了一阶段书画,“北平人”提出要回北平,并对张仃的父亲说,张仃可以去北 平读书,他家有房子,尽管住。他拿着盘缠和张仃的学杂费用,带张仃上路了。火车到了天津,他对张仃说要去会几个朋友,就带了张仃下 车,住在一家小旅馆里。他吸完大烟挟资溜掉了……经过一番周折,张仃才从小旅馆脱身,去了北平。

     在北平街头,张仃看到一个广告,是张恨水任校长的美专招生,校董有刘半农、钱玄同等人。当时张恨水的《啼笑姻缘》正走红,张恨水其实是利用自己的名声,为他弟弟张牧野帮衬。张牧野毕业于“京华美专”,自己任教务长。张仃投考的是国画系。张仃先生回忆道:“一到发榜,我排在16还是14名,记不清了。一共招生30来名,我在中间。当时什么都考,我数理化不行,国文和画画分数算已过关了。”

    考上美专后,张仃给他父亲一信。因为他父亲虽然对学画支持,却不同意考美专──认为会饿肚子的。张仃在信中说,美专毕业后的文凭相当于大学文凭。大概是这一句话打动了他父亲,就寄来了一百元钱。张仃用这交了学费、住宿费后,也就没钱了。没多久,日本人占据热河,张仃的父亲也失业了。美专在东四十一条,东边有个南小街,是朝阳大学的所在地。大学里设有“东北流亡学生简易食堂”。属救济性质的。张仃就去那里喝点稀饭,吃两个窝头。冬天的时候,连棉裤也没有,只穿一条灯笼裤。在物质生活的极端贫困之外,张仃的精神生活更加苦闷。张仃先生说:“这个学校没有内容,很腐败。大家闺秀在那里勾工笔,画仕女,这种空气底下,我很难忍受。”于是,张仃串联了两个学生,组织起战地宣传队。

    一位东北军的下级军官说,从张学良到东北军都愿意抗日,只有蒋介石不愿意。你们不要向我们宣传了。这时候的张仃才知道中国的抗日问题很复杂。苦闷之中,开始大量阅读鲁迅的作品。一本《伪自由书》经常放在身边时时翻读。也就在这时,张仃开始画漫画。他画了《有吏夜捉人》。《焚书坑儒》等三十几张漫画。《焚书坑儒》用的是民间水陆道场画的画法:阎王是蒋介石,一帮小鬼在活埋左翼作家。丁玲被关在铁笼里,还有几个小鬼拿着铁链,在追挟书而行的鲁迅。正遇到美专校庆,通过努力,独辟一室展出了。刘半农来参加活动,看到这些漫画很高兴,一了解张仃是东北人,生活很苦,就把张仃介绍给成舍我──他是《世界日报》的社长。张仃上半天去《世界日报》上班,设计广告,下半天返校听课,半工半读到被国民党宪兵拘押时结束。
    当时,北平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差不多全被破坏了,只有一个“文化总同盟”还在活动,他们看到张仃的漫画,通过考察,提议张仃把左翼美联恢复起来,让他负责组织部。张仃就往各学校跑,找进步学生。1934年夏天,张仃去美专同学凌子风家(凌子风,当代大导演,其时在西画系学习),被埋伏的宪兵逮捕了。还有凌子风。让他们登报声明退出,就能得到释放。他们拒绝。关了将近一个月,就把他们用绳子绑着,一长串,有二、三十人,从东四押到王府井,又押到车站。宪兵还向观望的市民吆喝:“看,看,共产党的下场!”当初张仃还不是共产党。是国民党把大部分进步青年,赶到共产党那里了。押到南京后,张仃与凌子风都被判了三年徒刑,送“苏州反省院”。张仃先生现在还能记住部分判决词:“念其年幼无知,改送苏州反省院。”

    1935年5月,18岁的张仃经艺专同乡帮助,由苏州电影制片厂保释出狱,去了北京,又搞了场宣传抗日的漫画展。我早就有个想法,想用张仃先生的照片,来讲讲张仃先生的故事。但有一阶段的照片已无法找到了,我只得用“前言”这个形式来凭空补充它。这一阶段,通过努力,只找到一张,是19岁时在南京与凌子风等人的合影:玄武湖畔,张仃光着膀子,身边是凌子风当初的女朋友,身后是凌子风,前面蹲着的小伙子是凌子风剧团里的同事。这张照片由于珍贵,而被张仃先生裱糊到一本黄宾虹的山水册里了。此物太珍贵,别说黄宾虹的山水册,就是先后一些当代名人的序跋,也是无价之宝,我就不便借出扫描。所以,在我写的有关张仃先 生的照片故事里,只得让它继续留白。

补 充

    1998年10月21日下午,我坐在张仃先生的客厅里,猛然一想:这里是我在北京来得最多的一个地方。张仃先生请我吃“延安红枣”,他把它从包装袋里往一只黑釉碗里倒,红枣下得很慢,他用手扒着。我在一边看着,因为张仃先生自己想做的事,别人是插不上手的。我拿起终于空了的包装袋,看到它的商标,不免感慨。商标上画着一杆步 枪和一袋小米。小米加步枪。我儿子曾经问我,小米加步枪是不是这 步枪的名字叫“小米加”?张仃先生夫人灰娃在外间帮我找照片。张仃先生说:“不要写我了。”

    我说:“通过你,我想留下一点史料。”

    张仃先生说:“写写我的朋友,我的家庭,这样好。”

    灰娃先生说:“两本家庭照相册才被人借走。还有一些照片,忘的忘,失的失了。不久又丢了只大皮箱,装修房子,一只大皮箱才放在过道里,一转眼,就不翼而飞了。”从下午两点半,一直到晚上九点,我从灰娃先生找出的近500张照片中,找出二十余张照片,我大概能叙述有关张仃先生的故事了。

    张仃的七弟名德成。张仃原名为贯成,在流亡途中,才改名为 “仃”的。这张合影摄于1935年,张仃被同乡从“苏州反省院”保释出狱后,回东北探亲。在回东北前,他又串联了两人,在北平艺文中学举办了“漫画展”。
    张仃其时或许已有了斗争策略,那两人是画生活漫画的,张仃用来掩护自己呼吁抗日、反映人民疾苦的作品。

    张德成现居东北,退休前在单位里做行政工作。北平艺文中学即现在的北京第六中学。

    这是张仃1940或1941年在重庆与徐迟的合影。

    张仃到达延安后,经毛泽东亲自安排,在鲁迅艺术文学院美术系任教。到1940年,由于同一些极左思潮相抵触,
就与胡考去重庆,计划出版《新美术》杂志,因皖南事变,出版计划未能实现。41年的一天,周恩来找张仃谈话,问张仃是想到香港,还是回延安。张仃说:回延安。但不到鲁迅艺术文学院任教,他想去文艺界抗战协
会工作。协会的主任是丁玲,张仃就在协会里从事美术创作。

 

   1956年,张仃在法国南部与毕加索会面,送给了毕加索一本《齐白石画册》。毕加索后来临了不少齐白石的作品,张大千在拜会他时曾见到过。

   在北京樱桃沟,“文革”刚过。张仃还没恢复工作,让学生在樱桃沟找了两间农民废弃的房子, 住了下来。这时的张仃,已开始探索焦墨山水画的创作。

   1986年张仃与灰娃结为老来伴,生活在一起。灰娃的丈夫在抗美援朝时牺牲,是团参谋长,死时才25岁,司令员王近山闻之大哭,要让人赔。灰娃说:“我们的司令员像一个男孩。”

   这是张仃的客厅,椅子上的布老虎已不在了,现在全是书报画册。灰娃称张仃为曼兄”,说在延安时,朋友们都这么喊。因为张仃年轻时最想 去的地方是印度,还给自己取了个印度姓名,叫“法曼达罗”。 我问灰娃:“你给张先生理发时有什么感觉?”

   灰娃说:“怕剪掉他的耳朵。”

   1987年在中国画研究院举办 张仃山水画写生展 ,陪同老友李可染参观。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