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张仃生平

时间:2006-1-22 来源:不详

    他是一株老树,历经沧桑,却依然横枝窜叉,浑厚朴茂。
  他更是一座耸立于现当代中国画坛的为数不多的入云丰碑,你可在上面读到以真、草、隶、行、篆书写的一部属于人生底蕴的诗章。
  他更是一泓透映着现当代中国艺术数十年风云变幻的清澈秋水,你可以把其中的每一滴水珠视为音符,演奏一部属于历史品性的乐章。
  如果说一个人是一个世界,一个艺术家是一个世界,那么,张仃的世界是由几个巨型板块组合而成的--在65年的艺术生涯中,他在漫画、年画、壁画、书法、中国画、宣传画、装饰画、艺术教育、民间艺术、艺术批语等领域驰骋。
  漫画春天
  1932年夏天,不满15岁的张仃从故乡辽宁只身流亡进京,考上了张恨水为校长的北平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
  每一个人的一生总要面临几次选择,在张仃的一生中,选择异乎寻常的多。有趣的是,他总是选择难题,人生的难题,艺术的难题。选择难题,然后解决难题,由此而构成张仃独特的人生品格与艺术品格。
  进入美专不久,张仃便面临选择:美专的课程设置很不对张仃的心意。一天一天地临摹,画大公鸡,画隐士、宫娥,真让人憋气。受新文化运动和鲁迅的影响,张仃总是不能忘怀身旁的百姓和面临的现实:国破家亡。不久,张仃和同学在当时的艺文中学举办了《新国画展览》:城市贫民,一般市民,乃至三教九流,占据了往日为仕女闲士充斥的画面,技巧虽然难免幼稚,却仍给人以新鲜的感觉……
  美专的刻板生活无法忍受。于是,张仃开始了漫画创作:抨击社会的黑暗,抨击人间的不平,矛头直指卖国政府和日本侵略者。以笔为戎,以身报国。在民族危难之际,在社会沉寂之际,漫画是枪,是剑,是战斗的号角。
  在美专校庆两周年展览上,张仃展出了30多幅漫画,引起了强烈反响,《京报副刊》对他作了专门介绍。共产党地下组织也派人找张仃,让他筹建北平左翼美术家同盟。从此,张仃离开了校园,一边从事进步学生运动,一边继续搞漫画创作。
  1934年4月的一天,张仃和几个进步青年聚会,商量筹建北平左翼美术家同盟事宜时,国民党宪兵三团将他们逮捕。不久,张仃被判处三年半徒刑。因为只有16岁,张仃被关押在苏州反省院。在监狱里,他巧妙利用狱方让他办"自新"画报的条件,创作了一批漫画。
  翌年,经过同学奔走,张仃被苏州电影制版厂保释出狱,他带着在监狱中创作的几十幅漫画回到北京。在艺文中学,他和同学张振仕、周维善举办了一次漫画展。听说张恨水在南京,他又赶到那儿。经张恨水推荐,他给当地的几家报纸投稿。不久,他进入《扶轮日报》专事时事漫画。几十年以后,叶浅予回忆说:"张仃这个名字在30年代漫画界初露头角时,漫画刊物的编者们好像发掘到一座金矿,舍得用较大篇幅发表他的作品。"
  1936年,全国第一届漫画展在上海举行,张仃有3幅作品入选。展览移至南京时,组织又让他赶制了4帧大幅漫画参展。1937年,叶浅予在上海发起成立的抗日漫画宣传队到了南京,张仃便投身其列。在汉口,成立了全国漫画作家协会战时工作委员会,张仃为15个成员之一。1938年元旦,刚刚创刊的《抗战漫画》,把张仃的作品《兽行》刊登在封面上。这是他在南京大屠杀之后创作的。
  1938年秋天,张仃投奔延安,在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创作,那年他21岁。当时的延安,物资极端匮乏,张仃一边带着学生写生,一边继续着漫画创作。第二年,他画了一批肖像漫画--丁玲、舒群、萧军等,在鲁艺展出后,被一些人指责为"丑化革命作家"。其时,张仃已经调离了鲁迅艺术学院,先后在延安文艺界抗敌协会和五省联防军政治部工作。1942年,张仃应邀参加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听取了毛泽东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方面是因为这篇《讲话》中尖锐地批评了批评延安的文学倾向和接踵而至的整风扩大化,一方面是因为了到了新的单位,新的任务接二连三,张仃有好几年很少画漫画,直到1946年。
  1945年夏天,张仃带着妻小,随军离开延安。第二年来到东北,担任《东北画报》社总编辑,他又一次画起了漫画。
  国内战争时期,他的创作题材是抨击国民党和美术政府的对华政策,歌颂人民解放战争。如《到敌人后方去》、《拆东墙补西墙》、《城头变幻大王旗》、《上海·冒险家的乐园》、《屈膝的代价》、《解放道路上的障碍》等。新中国成立以后,其笔锋所指,是国际风云。这些漫画多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和他30年代创作的漫画比较,这个时期的作品主题大多来自相应的新闻作品,在一定程度上缺乏自己独到的认识。值得注意的是,他在1956到1957年期间,创作了这样几幅作品,如:1956年的《今日巴黎》,这是画家当年在巴黎工作、访问的印象记录。虽然其中夹杂有一定的偏见与误解,但较多地是画家亲身的感受与这种感受的准确表达,并因此而使那些受时代影响导致的偏见与误解变得无足轻重。1957年发表在《漫画》月刊上的《伤春篇》、《赐福天宫》和《孙悟空跳出老君炉》,则别有意味。前两件作品是对社会不良现象的讥讽,后者是对官僚主义的与僵化机制的批评。它们是对毛泽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响应。遗憾的是,刚刚跳出老君炉的孙悟空,不久就被迫跳了回去。1957年,张仃为《全国漫画展览会》设计的会标的是一幅装饰漫画:一只拟人化的大公鸡,圆目怒睁,剑拔弩张,它手持一杆笔,直指毒蛇、蜈蚣等小爬虫。张仃的漫画在30年代即以装饰性为特征,这幅漫画则是体现其风格的代表作之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此后不久,张仃开始了装饰画创作。因此我们可以说,这幅作品是张仃装饰艺术的端倪,或者说是他从装饰性漫画向装饰性绘画过渡的标志。
  虽然反右斗争没有断送张仃的艺术生涯,却几乎断送了他的漫画创作生命。从此,这个把民族命运、国家前途、人民甘苦视为第一生命,并为之捶胸顿足、呕心沥血的艺术家,只好缄默不语,最多是曲度衷肠。漫画是断断不可再画了!
  作为张仃65年艺术生涯起步平台的漫画,人们不仅可以从中看到近几十年中国社会的风云变幻,也可以看到中国知识分子艰难的心理历程,它们是中国社会的晴雨表,更是中国政治的晴雨表。令人遗憾的是,每当社会最黑暗的时候、政治最黑暗的时候,也就是最需要漫画出来或为民请命、或激昂人心的时候,漫画却常常是无能为力,绅士般耸耸肩头,转身蹀躞而去。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谴责漫画艺术家,他们如同我们一样,也是无辜的。更何况像张仃这样的艺术家,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命运、自己艺术的命运和祖国、民族、人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虽然不能说他们没有计较过个人的得失,更不能说他们没有计较过艺术的得失,但他们的确没有计较过他们的艺术之于社会的得失。
  受墨西哥壁画家珂弗罗比斯的影响,受毕加索的影响,受民间艺术的影响,受中国画大写意花鸟的影响,张仃的漫画极富装饰性,造型夸张,几近几何形体,用笔简练,减至不能再减,和他天生的浪漫气质结合,使他的作品极有煽动性,又有艺术性。
  中国漫画史醒目地记载:张光宇和张仃开创了中国漫画的装饰风格。
 [2] [3] [4] [5]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