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高古青铜器市场新高价将由华人来创造

时间:2003年03月10日 来源:《艺术新闻》

  在近几年来,不论是在纽约、伦敦或香港的国际拍卖市场上,中国书画、瓷器、家具、石雕、文玩等项目,因罕见的珍品不断出现而屡创高价,但是高古铜器类的拍卖市场就显得相当冷落,虽然市场上也不乏博物馆级的珍品,但销售渠道显然相当固定而有其局限性,一位熟悉古物市场的业者就明白指出,不只是在台湾找不到专收高古青铜器的重量级收藏家,放眼华人经济圈也同样的找不到一位,华人收藏家已有能力以创新高的天价购藏中国书画和明清官窑,但其收藏的兴趣和方向还没有注意到在中国古物中处于崇高地位,就是在世界上古铜器中,仍属出类拔萃的品物,目前在国际市场上流通的重要中国高古铜器,大都通过少数几位财力雄厚的古董商,为欧美收藏家所购藏,而欧美藏家所喜好的铜器与中国传统对青铜器的评价有相当的不同,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欧美人士不容易从历史和学术的角度来了解及欣赏中国铜器,一般都以工艺水平作为切入点,以设计的周密和雕塑的精美作为评价标准,这种选件的方式直接导致一种情况,就是春秋战国或者更早时期的鎏金银和错金银器特别昂贵。在香港的古物市场上,一件长不足20公分,但线条繁缛,富丽炫目,充分展现皇室贵族气息的错金银或鎏金银佩件可以创造出数百万港币的成交额,而一件上好罕见的商周青铜礼器,如鼎、尊、卣、壶等,通常都卖不到这个价钱,而数量相对较多的中档次商周青铜器的一般价值,更只有在数十万港币之间。


   一位香港业者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文物市场的价格是由供需关系所决定,当几位实力派的藏家或业者都愿意花大钱抢东西的时候,市场价格自然上涨,当大家都对某一品类的文物缺乏兴趣的时候,市场价格一定疲软。据他的了解,台湾的青铜器市场远不如瓷器、石雕、书画市场来得成熟,藏家人数十分有限,以青铜器作为主要收藏项目,大概不超过20个人,而这其中在程度上还有很大的差异,因此在香港市场上流通的重要铜器,不论是西洋人重视的鎏金银、错金银或中国传统上作为国之重器的礼器,都不容易被台湾藏家所购进。但是他也指出,由于港台地理位置相近,台湾藏家和业者可以在当天赶到香港看货,而台湾藏家不是财力不足,只要价钱能够到位,比起远道而来的欧美商家,有很大的机会可以买到博物馆级的珍品。


   一位台湾业者多年前在香港买到不错的鎏金银和错金银铜器,带回台湾后在美术杂志上刊登广告,打电话来询价的还是欧美人士,最后也是跟他们达成交易,虽然受困于台湾市场的局限性,他认为在书画、瓷器价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终会有藏家注意到高古青铜器是适宜的典藏标的物,而铜器的供货情形适中稳定,不像宋明名迹,一画难求又真伪难断,也不像彩陶和汉绿釉,数量庞大到可以压垮市场,而大陆经济力量日趋稳健,新一代的铜器收藏家现身后,推测其遵循传统强调学术的行为模式,礼器类的高古青铜器应该会重新受到重视,而保利艺术馆的收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台湾私人收藏青铜器而又有场所供公众欣赏的只有鸿禧美术馆,该馆现在有20件左右的高古青铜器藏品,都是在最近的四、五年间典藏的,而交易的方式是通过商家中介推荐,在台北买进的,馆方对高古青铜器的要求是以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礼器为主,希望能以时代和品类两个角度,有系统的建立典藏,对于欧美人士所热衷追求的鎏金银或错金银器总觉得虽然精美漂亮,有高度工艺价值,但学术上价值不高,其功能大都是佩饰用,各单件无法串连形成一个完整的格局,收藏意义远大于教育意义,应该不是一个博物馆所急于典藏的品类。


   高古青铜器在上千年的中国收藏史中一直是收藏家最终的追求品,但反映到现实状况,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在台湾的市场上30万台币就可以买到二千年前商代或周代的一件完整铜鼎,但是一件18世纪仿古铜鼎只要落款"大清乾隆年制",而且年代无误,大概30万港币也买不到,这种情况合理吗?也许不合理,但市场就是市场,没办法强求,也无需去强求。有朝一日,华人经济圈内,有实力派藏家开始抢购博物馆级高古青铜器时,相信会像书画瓷器一样,以千万港币为关卡屡创新高。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