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摩崖石刻:镌刻珠海历史的文化瑰宝

来源:中国书法网


摩崖石刻:镌刻珠海历史的文化瑰宝



文章来源:中国书法网   添加人:shufa   添加时间:2006-3-28 10:22:17




摩崖石刻是书法的一种艺术形式,是我国古代文人的一种艺术创作,它依山刻石、抒情记事,因位于自然中,形成了一种天人合一的艺术风貌。
  珠海虽然远在天南,但因清代和民国年间名人辈出,他们的文化活动非常丰富,也在珠海的山岭间留下了大量的摩崖石刻……
  远远地就能见到那块巨石上刻着一个1米多高的“鹅”字。字体端庄俊美,有人用红漆描过。
  这里是香洲山场村后的石溪(古称溪山)。刚下过一场春雨,路面泥泞,溪流淙淙,“鹅”字在青山绿树之中特别显眼。
  珠海现有14处摩崖石刻,同时还有大量的碑刻等,在高栏岛,还有一处新石器时代留下的岩画。而在摩崖石刻之中,以石溪的石刻群艺术成就最高。
  顺着石溪石刻的脉搏,本报记者先后来到竹仙洞公园和白莲洞公园等处,这些地方也曾是文人雅士驻足之处,它们见证了珠海悠久的人文历史,也给人们展示了一个神秘的摩崖石刻世界……
“亦兰亭”:百余年前的文人盛会
  出了山场村,沿山间小道走了十几分钟,两块巨石赫然耸立在溪流的两侧,如同打开的山门,摩崖石刻群正是由此向山上延伸。
  摩崖上镌刻的鲍俊所书的“石溪”两个大字首先出现在眼前,走到近处,可以清晰地看出“道光辛卯九月逸卿书蔚卿镌”的题款。由于字体活脱,神采飞扬、气势壮观,石溪由此得名。
  在另一侧石崖上,镌刻有郑明礼和邓芝田的行书题诗“曲径通幽洞,山花引我来”,“北连凤玲云归岫,东望狸洲浪拍天”每字约10厘米。
  半山腰处有一片平坦的空地,周围的草丛中横陈着几根长长的石柱,石柱上刻有对联。“这应该是亦兰亭的遗址,柱子有四根,刻有两副对联,但目前只发现三根柱子,所以其中一副对联缺了上联。”珠海市中国书学院院长张法亭认为。
  “鹅”字就刻于亦兰亭的一块巨石上,题字者鲍俊为清代末期岭南著名书法家、诗人,出生于珠海山场村。鲍俊号逸卿,自号石溪生,道光二年中举人,次年取进士,成二甲第二名,道光皇帝曾在其试卷上御批“书法冠场”,晚年归隐故乡溪山。诗人隐逸在石溪,吸引了大批墨客骚人来此雅聚,石刻上落款的时间多为道光庚戌春三月。“三月三是中国文人的节日,你看看这些摩崖石刻,大多都是庚戌春三月所书,可以想见,当年在这里,一定有一次热闹的文人聚会。”张法亭说。
  “亦兰亭”是鲍俊等文人仿王羲之兰亭雅聚之处,当年参加聚会的除珠海本地人以外,还有番禺、新会等处的雅士。他们在春色中来此吟诗作对,挥毫泼墨并刻字入石,成就了这片历史的文化遗产。亦兰亭周围有石刻“映带左右”、“茂林修竹”、“流觞”等,都出自于王羲之的《兰亭序》。
  在山间的石壁上处处可见题诗,“鹅”字右侧石壁上,镌刻有四首:“悬崖古洞开何年,不到罗浮骨亦仙”等,落款有“新会陈国光”、“若谷林谦”、“道出吴元善”、“庚戌三月春珊候植芳题”等。
“溪鹅书和换鹅书”的故事
  张法亭在向记者介绍珠海摩崖石刻时,多次讲到一段“溪鹅书和换鹅书”的故事。
  在溪山的大“鹅”字下面有一首鲍俊的题诗,“名署亦兰亭,谁作兰亭记。敢说溪鹅书,止学古鹅字。”第三句中的“溪鹅书”三字因为风化严重,曾被考释成几个版本,最初被解释为“撰缉干”,后又有人认为是“换几羊”,取自东坡换羊的典故,考释者认为与王羲之换鹅相呼应,最接近的考释是“换鹅书”。
  去年的冬天,溪山曾发生过一起山火,一片野草灌木被烧毁。山火过后,张法亭和几个朋友上山,走过鲍氏祖坟时无意发现,烧焦的土中露出一截石碑,碑文可见“汇溪社”几字。
  “那一刻,我豁然开朗。”张法亭说,“我明白了那三个字应考释为‘溪鹅书’。因为此处从前曾名为溪山,用这个来解释鲍俊的那首诗,就很恰当。一古一今,相得益彰。”
  “石溪”上方有一池塘,如同《兰亭序》中所描写的“引以为流觞曲水”的所在。池塘中微露出一块石头,隐约可见“激”字。张法亭说很多年来,这块石头都淹没在水下,大约在1998年,张法亭和学生再次来石溪考察,突然发现池水干涸,池中露出的石上似乎有字,刮去泥沙一看,为“激湍”二字。《兰亭序》中曾写道“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
炮台山上无人破解的古文字之谜
  在珠海的炮台山公园,山上也留有多处摩崖石刻。
  在张法亭编著的《珠海古代摩崖石刻考释》中有幅“百灵献瑞”的石刻图片,旁边有三个古体大字,一直无法破解,为后人留下了一个难解的谜团。
  记者沿着石砌台阶登山,在接近山顶的小道边,便见到这块神秘的石刻。三字之中,第三个字看上去比较好认,是繁体的“台”字,而前两字既像字,又有些像抽象的符号。
  是谁在这里刻下这些字?或许永远是个谜。
  而在拉塔石炮台下,两块巨大的石刻“南天柱石”和“凤山锁钥”透露出历史的沧桑感。这一带当年曾是清政府和葡萄牙澳门当局交界处,两地曾多次产生冲突,拉塔石炮台也是清政府最前线的一个炮台,取名“南天柱石”名副其实。
莲湾山传说中的“藏宝秘籍”
  “此地有崇山峻岭,密菁怪石,四面环海,人迹罕到,名曰桃花岛。山下即莲湾,南北水地,方又与赤溪漕冲毗连,最为浦逃渊芨。同治六年春,虽经蒋中丞剿办,余孽犹未净尽。贼首曾大鹅幅等,遂结党滋事,沿海割掳,民久苦之。余与同治十年莅治香山,急欲解民倒悬,禀请大兵并携备万金,募死士数百,亲身督战,而扫平焉,惟愿鲸氛永息无复然灰虑。幸矣!茅地实险,担保无奸民日后为患,故留鸿迹好与后人观。非敢云勒石铭功,亦冀后之有心人能继余到此者,见余之题而知余之苦心云尔。”——清同治壬申首夏吉旦知香山县事楚北田明曜题并书。
  这是刻在珠海莲湾山的一处摩崖石刻,是典型的记事石刻。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清同治年间,在今天的鸡啼门一带有海盗出没,当时任香山知县的田明曜带兵剿灭了海盗。从石刻中还可以看出,现在的莲湾山上曾四面环海,名为桃花岛。
  “我前些年去看这些石刻,找了当地的村民带路,他说,如果你读懂了这些石头上的字,就可以找到藏宝的地方。”张法亭告诉记者,在当地有一个传说,石头上刻的文字是一部藏宝秘籍。
凤凰山古道与沉在水中的石刻
  “雍正二年孟秋旦佘非凡重修长南迳。”这是凤凰山古山道一处石壁上所凿刻的记事文字,那条古道是金鼎官塘村至前山东坑村的连接通道。
  在珠海文人留下的石刻年代最早的应为金鼎官塘古道的摩崖石刻,年代为雍正二年孟秋,为记事而作。
  200多年前,一位叫佘非凡的人重修了这条“长南迳”,打通了金鼎至前山的交通要道,几百年后,从珠海到广州的轻轨也是同样穿过凤凰山脉,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记者去竹仙洞公园时,恰逢大雨倾盆,水面上烟雾渺茫。在入口处就能见到巨石上镌刻的“洞天福地”四个大字,字体被人描成红色。园内的石刻多为北山村杨兰皋所留,清同治年间,杨兰皋隐居竹仙洞。沧海桑田,当年杨兰皋的归隐之处如今成了水库和公园。
  “观音大士占示到此游玩切勿食猫犬鱼水龟蛇鼠各污秽之物至监至嘱,诗云:洞天福地世难寻,乐得山川满日深,洗涤尘缘流瀑布,飞开眼界有山琴。难风朗挹霸衿袖,法雨濒沾洗性心,吩咐世人寻乐土,免教日月入幽林。”这段文字现在刻在水库边,它是近年翻刻的,原版石刻已沉没于水库中。
  据张法亭介绍,前几年,竹仙洞水库水浅时,他偶然见到这块石刻,立即把它拓下并考释,不多久再去时,水涨石没,后公园将拓本转刻,今人才得以再见这段文字。
珍贵历史文化遗产有待保护开发
  去石溪采访时,春雨淅沥,有几名女子在小溪旁洗衣服,周围扔满了装洗衣粉的空塑料袋和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溪水也被弄得很混浊。在山脚边,废弃的养猪场只剩几堵水泥墙,显得破烂不堪。那些摩崖石刻有些被泥沙掩盖,有些被腐朽的树枝遮挡。
  珠海的摩崖石刻多为灰质岩,表面粗糙,又容易被腐蚀,很多石块已渐被风化,石刻斑驳难辨。“再过些年,这些石刻文字将更加不清晰,甚至不复存在,后人不仅无从考证,更不能亲眼目睹先贤们这些鲜活的书法艺术,这将是珠海历史文化的重大损失。”张法亭说。
  “另外,经常有人拿油漆来为石刻描红,但是可能因为不专业,常出现错误,误导游客。”张法亭指着“鹅”字下面的那首古诗的落款被描为“庚戌春八月”说,“八月怎么会是春天呢?这是很明显的错误。”
  有专家说这批摩崖石刻是珠海最宝贵的文化资源,也是旅游资源,应当合理开发并保护。例如,竹仙洞公园和白莲洞公园内的摩崖石刻,都是游客观光必到之处,让世人欣赏的同时,石刻本身也得到了保护。但是,石溪那片艺术成就最高的石刻群至今,却无人看护。
  “十几年来,我大部分闲暇时间都是在珠海的山岭间度过,寻觅石刻,考证历史。我就是希望这些古人留下的瑰宝能被世人所知,重放异彩,也让珠海人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曾经有过灿烂的文化。”张法亭说。
本报记者 欧阳清霜/采写 李传忠/统筹
字面文心的珠海摩崖石刻
  不论是大字“鹅”、“莲岛”,还是小字题诗,及一些没有落款的石刻,珠海摩崖石刻群既从总体上显示出了深厚的书法功底,更重要的是诗作内容显示了古人的艺术成就。
  每一首诗,每一个题字,都生动而贴切,与自然浑然一体。“字面文心”,这四个字可以说明珠海摩崖石刻的重要性。摩崖石刻书法艺术是珠海历史文化中十分灿烂的一部分,其书者之众、石刻之广泛、规模之盛大、字体之完备、诗词之格调、内容之丰富、层次之高雅,堪称珠海一大奇观。
摩崖石刻的“康乾盛世”遗韵
  张法亭在《珠海古代摩崖石刻考释》中提到,据历史考证,珠海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居住,自汉唐时,这里已成为海上重要贸易通道,南宋大军与元兵决战于香山崖门,惨败的南宋王朝皇室宗亲及大臣家眷大批地逃难于此,中原文化也随之影响于当地,形成一种文化的交融。
  至清代康熙和乾隆年间,广东得到朝廷的重视,选派贤能大臣,提拔优秀人才,推行一统文化,珠海出现了贸易与文化共同繁荣的景象,大办实业、兴建书院、修缮祠堂,其声势浩大影响于当代,这一时期的摩崖石刻也随之兴盛起来,展现了“康乾盛世”的遗韵。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