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择颜色:


墨盒上的陈师曾画稿

时间:2007-1-7 0:30:47 来源:不详

    墨盒乃文房之器具。自清同光刻铜大家陈寅生在素面铜墨盒上开创镌刻诗画后,铜墨盒在盈寸之间,天空海阔,集诗书画印多种艺术于一体,令人耳目一新,玩味无穷。
    民国元年,刻铜圣手张樾臣在琉璃厂开设了著名的“同古堂”墨盒铺,传承争锋,名满京城。不少书画大家见张樾臣镌刻娴熟,制作精良,又因刻铜墨盒艺术典雅,品位高尚,所以常去“同古堂”或选购,或逛铺之余,兴趣所致,掭笔挥毫,不时为张樾臣提供书画稿。如齐白石、陈师曾、姚茫父、张大千、陈米丁、林琴南、吴观岱、章浩如、陆润庠、吴湖帆、王雪涛等等。
    余收藏了一方由陈师曾提供画稿,张樾臣亲自操刀的刻铜墨盒(见图)。此墨盒乃民国初期之物,黄白铜材质,7.2厘米见方,2.9厘米高。盒盖左侧刻雕兰花一丛,宛转圆润,朴茂华滋。兰叶多而不乱,飘而不弱,数朵兰花绽放于兰叶细茎间,清雅幽香,婀娜多姿。更喜的是一叶抽出向右披拂而下,极具野畅而有风神。陈师曾(1876-1923年)名衡格,号槐堂,又号朽者、朽道人,北京画坛领袖,诗文书画,金石篆刻,俱有成就,在“梅兰竹菊”中以兰竹为尤。其门人俞剑华曾说:“陈师曾的兰花极为擅长。越过吴昌硕而上溯汪之元、郑板桥、李晴江而直接石涛。”此刻铜墨盒上的兰花画稿,犹可略见一斑。
     画稿留白处,有题画诗两句:“净几明窗数升墨,满天风雨写离骚。”落款“师曾”及“朽”印。镌刻笔笔风骨轩昂,字字气韵超逸。诗与画内容相扣,且意境深邃。《孔子家语》曰:“兰芝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德立道,不为穷困而改节。”两句诗中,不见写兰,却写兰,不见写人,却在写人。用“数升墨”狂“写离骚”,陈师曾在透进赞颂屈原与兰花高洁的同时,也透露了自己身处浑浊社会,不肯随波逐流,取悦于人的人格和心志。在这里其诗与画的美感和意境,不无完美地凸现出来。
    “逝者如斯悲不禁”,陈师曾英年早逝,世人痛惜。吴昌硕在《陈师曾先生画集》第一集上题写四个篆字:“朽者不朽”,是对陈师曾出类拔萃的艺术作品与高尚人品的最好评价。余收藏的这方刻铜墨盒,乃陈师曾书画作品中“沧海遗珠”,每每睹物思幽,让人感叹不已,而生无限敬仰之情也。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0.8.46


关于博宝 | 公司招聘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7 bobao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博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