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人物专题>张仃·国画大师专题报道>相关知识>正文
博宝艺术品商城欢迎您的加入!

张仃和毕加索小矮子的交情

来源: 博宝网 编辑: 编辑整理 时间:2009-02-24 (阅读:



 

1956年张仃和毕加索在法国合影

    展品总估价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2005毕加索北京艺术大展暨毕加索时尚艺术季”昨天上午起至5月26日在皇城艺术馆和北京观众见面。下月,我国内地惟一一位和毕加索有过会面、今年已经89岁高龄的著名画家张仃将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其艺术成就展。上世纪80年代毕加索画展首次来京时,张仃曾倾情写下《毕加索》一文,在社会上引起轰动;时光荏苒,再次谈起近半个世纪前的那次会面,张仃仍是激情难抑。近日,在门头沟区西山静养的张仃,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

    不躺病床就做“晨课”

    西山的住所张仃以前只是每年夏天来此小住。视自然为生命的张仃去年病愈需要静养,便从11月份搬过来住。张仃一边抽着烟斗一边向记者介绍:“房子被森林包围,我的院子里种了各种树木,不时有松鼠光顾。凭窗远眺就可看到山,这里非常安静,可以安心工作。”张仃的夫人、著名诗人灰娃告诉记者,只要一不躺在病床上,张仃就要每天清晨做“晨课”写篆字。

    据悉,将于下月开展的张仃艺术成就展,囊括了张仃各个艺术时期的不同类型作品,从上世纪30年代的漫画、40年代的艺术设计、50年代的装饰绘画……一直到近年的焦墨、书法。与此同时,张仃还将向中国美术馆捐赠100余幅作品。一套13本系统介绍张仃艺术成就的相关画册《张仃画室》也将同时面世。

    喜欢毕加索独特的“小丑”

    记者问张仃,可曾听说毕加索版画展来华一事,他的回答是,还不知道。虽然自己接触过的毕加索版画很少,但感觉好得很。1983年毕加索画作首次在京展出,那些精彩的油画作品,让人至今难忘。

    谈起1956年拜会毕加索,张仃说时间虽然很短,但意义却深,圆了自己多年的梦。他回忆说:“早在北平美专上学时,一天我在一位家境优裕的同学家里看到毕加索的几本画册,一下子就被他那丰富的想像力和朴素的表达吸引住了。那一年的秋天,因从事抗日宣传我被捕入狱。在狱中,除了继续创作漫画,我还根据回忆临摹了毕加索的《小丑》向难友介绍。我很喜欢毕加索画的小丑,他不同于华多描绘的那种油腔滑调的艺人,也不是塞尚笔下的穿得花花绿绿的青年,更不是个专演滑稽戏的人,他可能喜欢插科打诨,但说的却是真理。”

 

受毕加索影响,张仃用毛笔意临的西方现代绘画

    最富有的画家,沙发却露弹簧

    1956年,张仃奉命赴法主持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中国馆的设计工作。时值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来法国访问,在接到文化部“随团访问法国各地”的电报后,张仃便向代表团建议去法国南部拜会毕加索。

    张仃回忆说:“毕加索的家是海边的一所别墅,我们到达的时候,毕加索刚睡起午觉,穿着短裤、背心从楼上走下来热情地欢迎我们。原以为他的工作室一定很豪华,因为当时他已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画家,一张作品值几十万美元,但没想到他的工作室里除了画作是新的,几乎一切陈设全是破旧的,墙上灰迹斑驳,沙发已经露出了弹簧。可是毕加索好像熟视无睹,墙上、地上到处都是他的画作。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翻译水平所限,双方无法进行充分交流。”

    张仃指着一张和毕加索的合影,笑着对记者说:“我在中国人里算比较矮的,我俩站在一起个头相当,他在身高普遍比较高的欧洲人里,实在是太矮了。”据悉,张仃曾建议毕加索做中国的荣誉公民,邀请他到中国看看。对此,毕加索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中国太好了,但是年纪太大了,怕到了中国后,(艺术)又有一个大变化,自己会受不了。”最终,毕加索没有到过中国。

 

毕加索回赠张仃的画册

    门神被认为封建迷信没送成

    张仃告诉记者,拜会之前自己就知道毕加索非常钟情于非洲等地的民间艺术,所以就准备了两张有门板那么大的门神木版年画。可出人意料的是,同行的一位政工干部却阻止说门神是封建迷信,不宜送给外国人。但令张仃稍感欣慰的是,他的另一件礼物木版水印的《齐白石画集》后来给了毕加索很大的影响。就在代表团拜访毕加索不久后,张大千也前来拜访。毕加索一边向张大千展示自己临摹的齐白石的兰花,一边说:“我最不懂的,就是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实际上真正的艺术在东方。”这段话后来成为广为世人引用的名言。

    记者问毕加索回赠了什么礼品,张仃打开一个小小的画册介绍说:“也巧,我们去的时候,桌上正好放着毕加索一本刚出版的小画册,他就拿起一枝红蓝铅笔照着我的名片在扉页上写上‘张仃’两个中文字,其中‘张’是蓝色,‘仃’是红色,又画了只衔着橄榄枝的和平鸽,下面签了自己的名字。”

    不懂毕加索,正如不懂欣赏鸟鸣

    记者获悉,此次会面是张仃一生仅有的一次也是惟一一次见到毕加索,由于当时特殊的社会环境,之后彼此再没有书信来往,一直到1973年毕加索去世。其间有很多人对毕加索的艺术有所异议甚至贬斥。1983年,当毕加索的原作终于可以在中国展出时,当时一本名为《新观察》的知名杂志邀请张仃谈谈毕加索。张仃说:“我一直不愿意谈论毕加索,并不是因为压力。毕加索的艺术有无限意味,而语言是有限的,难以表达我对毕加索的热爱。但现在有很多人在反对毕加索,我不由得说,不懂毕加索的艺术,正如一些只精于加减乘除的人,无法进入更高的数学境界,就说爱因斯坦和数学无关。”

    对于有人提出的“毕加索的画一般人看不懂,应该被扔到厕所里。”张仃的回答是:“清晨在小树林里,可以听到各类鸟叫。当然我不是传说中的公冶长,我不懂鸟鸣,但感到很好听,鸟鸣是很悦耳的。而毕加索的画还不只是悦目,如果说画是无声的音乐,那么他的画包含有早期西班牙流浪者的叹息、法国南部的海浪、‘二战’时马的嘶鸣、炮弹的轰响、巴黎解放后春天的牧笛、西班牙欢乐的手鼓……”

    ■记者手记

    中国八十九岁的毕加索知音

    这是我第二次采访张仃先生,上次是2002年,时值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0周年,那一年我从延安采访回来后,带了当地的红枣去红庙北里拜访老人。

    快3年过去了,张仃先生家里蓝色的土布桌布、质朴的陶碗以及各式各样好吃的奶糖依旧让人感到熟悉,但屋内的壁炉、屋顶粗犷的桁架以及青石铺就的地面,却让人耳目一新。据说,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张仃先生亲自挑选的,西山这所房子可以说是他最近的设计作品。

    张仃先生座位旁的一盏落地灯上,吊着一只小小的笼子,里面的蝈蝈已经长得很肥硕,不时地发出嘹亮的鸣叫。虽已年近九旬,但老人的牙还很好,不时地从旁边的桌上捏起瓜子、开心果磕起来,经常“噔噔噔”地不用人扶就上下楼,加上他那生长茂盛的雪白胡子,让人不由会联想起卡通片里的老小孩。

    很难想像,今天已经在中国画界声名显赫的张仃,一直都是毕加索的追随者,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就是喜欢他”。事实上,从1934年到现在,张仃涉足漫画、年画、书法、壁画、宣传画、装饰画、水墨画、焦墨画、工艺设计等诸多领域,所以有人说他是“一部活的现当代中国美术史”。

    他曾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全国政协会徽和建国纪念邮票的设计,今天已经成为美术史上的经典作品动画片以及同名壁画《哪吒闹海》也同样出自他手。联想到画风不断变化、一生中不断超越自我的毕加索,似乎,作为其中国知音的张仃,这种执著的热爱就不足为奇了。


请文明参与讨论,禁止漫骂攻击。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评论总数: 0 [ 查看全部 ]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484861/68484871   E-mail:webmaster@artxun.com 在线客服QQ

Copyright 2006-2009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