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拍卖专题>米芾·宋代书画名家>关于米芾>正文
博宝艺术品商城欢迎您的加入!

米芾的故事

来源: 博宝网 编辑: 编辑整理 时间:2009-02-17 (阅读:

  米芾(1051~1107),北宋书画家。初名散,字元章,号襄阳漫土、海岳外史等。世居太原(今局山西),继迁襄阳(今属徽宗召为书画学博士,曾任礼部员外郎,湖北),后定居润州(今江苏镇江)人称米南宫。

  因举止「癫狂」,又称二米癫」。多蓄奇石:有洁癖,解诗文,擅书书,精鉴别。行草书得力于王献之,用笔俊迈,有「风樯阵马,沉看痛快」之评,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合称「宋四家」。

  画山水不求工细,多用水墨点染,自谓「信笔作之,多以烟云掩映树石,意似便已」亦作梅松兰菊等花卉画,晚年并画入物,自称「取顾(恺之)高古,不入吴生(道子)一笔」。

  论画偏于崇古,轻视一般画工。存世书法有《哲溪诗》《蜀素》《虹县诗》等;著有《书史》 《画史》《宝章待访录》等。

  画 月

  江苏镇江老一辈的人都晓得,往年光从南水关到北水关有好几座桥,光镇江五条街这块,就有网中桥、千秋桥。

  北宋的时候,在千秋桥东首,住著一位名叫米芾的大书法家、大画家,一般人都叫他「米癫」

  说他癫,他不癫,米癫这人一辈子都有骨气。从不欢喜巴结人,尤其是做官的。随他是皇帝,还是什麽大官,他连恭维话都没说过一句。

  所以,他虽有满腹的经纶,济世的才学,但一直没有做大官;只做过几任小官,到最后连个小官都丢了。不过,米癞对这些都不在乎,他说:「无官还一身轻哩!」

  有个人,这人跟米癫的父亲米佐一起做过官,论班辈米癫要喊他「叔太爷」,算起来跟他交情也有好多年了,但这米癫是看他不起,因为这人专门巴结做官的。

  一次,这人为了巴结一个欢喜画画的大官,就死皮癞脸地要求米癫替他画幅中堂(挂在客厅中央的大幅字画),好让他去向大官拍马屁。

  米癫这人你说他不癫,他又癫。这人说一次,他答应一次,光答应就答应了三年。嘴动手不动,还是没替他画。

  有一天,这个人又来看米癫画画了。从早上到中午,又从中午到下午;他说一次,米癫答应一次,高低就是不动手。

  一直到了晚上,月亮上来了,米癫走到书房裡头磨墨了,这人又讲了:「你这刻就跟我画张画吧!」米癫说了声:「是时候了,就替你画。」这个人咧嘴一笑,很开心。

  米癫手脚俐落,「哗啦哗啦」摊开纸,「呼噜」一下把圆砚台往上一盖,过了一刻,把画纸一卷,就交给这个人,关照一声:「叔太爷,拿回家去吧。不过路上不能看哦!到家再看。路上看不得,我不画第二次!」

  这个人当面不好说什麽,接过画就往家走。越走越不顺心,到了千秋桥顶,心想:一这个米癫拿我开心,还叫我路上不能看,这个不癫不识的!叫我不看我偏要看,路上看跟到家看还不是一样的看吗?

  他把画往桥上一摊,画纸将将掀开,只听「扑通」一声,什麽东西跳到河裡头去了。他往下一看,只见一个月亮悠悠地往下沉。水影裡两个月亮,一模一样的。

  他看准了才沉下去的一个,赶紧下去捞,这麽一捞把水搅得动起来了,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了,还哪能捞得上来啊!没办法,只好爬到岸上来。

  再一看啊,画儿成了白纸一张。他急忙跑回来找米癫,米癫对他说:「哪个叫你路上看的?我砚台一坎画出个月亮,叫你不要看,到家以后画上的墨就乾了。现在月亮跑了,只怪你自己。我说过不再画第二张了。」

  一这人没法了,只好怏怏地走了。从此之后,有人经常在有月亮的时候,站在千秋桥顶上往下看,水裡就有两个月亮影子。人都说,一个是真的,一个是从画上跳下去的。

  (摘自 艺林书画趣谭)

  鹤村烟云

  「米南宫」米芾曾被宋徽宗召为书画学博士,官礼部员外郎,人称「米南宫」。有个怪癖:欢喜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石头。有一天,他跑到南郊的黄鹤山上来找石头。跑遍了整个山头,一块称心如意的也没找到,可是人却累得要命。他想起山下有座鹤林寺,就决定到裡面去歇歇脚。

  到了鹤林寺,米南宫这裡看看,那裡望望,不知不觉爬列一座小阁楼上。这小阁楼明窗淨兀,非常幽雅,就是有些闷热,因为窗子关看,密不透风,于是他就随手打开窗子。

  哪知不开窗便罢,窗子一开,只见远处重峦叠章,气势磅砖;山头云雾缭绕,变化万千。镇江的角头角落他跑遍了,但是这样好的景色,还是第一次看到。就在这时,有个和尚上了阁楼,看到米南宫一个人站在窗口发楞,就上前一个双手合十,问道:「施主!你一个人独自在此,不知有何贵干?」

  米南宫正朝窗外看得出神,忽然听到有人跟他说话,就掉转身来回道:「大和尚士你看窗外的景色多美呀!我跑了不少地方,还没有看到过这样好的景色。不知寺裡有没有纸墨笔砚?如果有的话,就请借给我一用,让我把这些景色画下来。」

  和尚一听,原来如此,连说:「行!行!行!小僧闲暇无事也欢喜涂上几笔,正仔有些宣纸放看,既然施主有兴作画,我就奉送!」

  说著,和尚就搬来书桌,朝窗口一放,又把宣纸舖好,并且替他磨墨。米南宫拿起笔,舐了墨,又在水孟裡蘸了水,凝神望看窗外,但是迟迟没有下笔。

  原来窗外的远山透适,烟云掩映,用一般的传统技法是画不出来的。这时,米南宫一会儿放眼远望,一会儿闭目沉思,有时还不住地摇头晃脑,如醉如痴,而手裡的笔却不自主地在宣纸上点点戳戳。

  没有多大工夫,只听和尚在旁边连声喊道:「妙!妙!妙!:::」米南宫不知何事,连忙把眼光从窗外收回来,再朝宣纸上一看,自己也大吃一惊:原来,宣纸上竟出现了一幅别具风格的山水画,这山和云雾全是用水墨一点一点地点染而成。窗久的景色和宣纸上的画浑然一体,虚实难分。

  米南宫画了不少的画,还没有画过像这样的得意之作,于是就在画上题了(鹤林烟云)四个字,写上名字,盖了印章。

  和尚一看名字和印章,才晓得这位施主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米南宫,于是就请他到方丈室裡小坐,捧出香茶和果品招待。米南宫和当家和尚閒谈了一会,拿起(鹤林烟云)图准备走了。哪知当家和尚竟跟米南宫要这幅画。

  米南官畴躇了一刻说:「讲心裡话,我对这幅画非常满意,真有些捨不得送人。既然当家的欢喜,那我只好割爱了,不过有个条件:」当家和尚急于把画弄到手,米南宫的条件还没有讲出来,他就连声说:「不管什麽条件,我都同意!」

  米南宫考虑了片刻,满怀激情地说:「我虽是外地人,在镇江已经住了好多年,对镇江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发生了感情,她雄伟秀丽的景色,对我作画有很大的启示。今天,在鹤林寺又画了这幅(鹤林烟云)图,完全是镇江的山水赐予我的灵感。因此,我想跟当家的要块宝地,砌几间茅屋,不时地到这裡来小住,我死以后,也葬在这裡,但愿我的灵魂化为伽蓝神,永远替鹤林寺看守山门。」

  当家和尚一听,这个条件容易办到,就满口答应。从此以后,米南宫就住在鹤林寺新砌的房子裡,用画(鹤林烟云)图的水墨点染技法作山水画,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独特的「米家山」画法,而(鹤林烟云)就成了「米家山」画法的代表作。

  (摘自 艺林书画趣谭)


请文明参与讨论,禁止漫骂攻击。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评论总数: 0 [ 查看全部 ]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 博宝服务 | 汇款方式 | 交易流程 | 联系方式 | 广告业务 | 版权说明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帮助中心 | 网站导航

服务热线:010-68484861/68484871   E-mail:webmaster@artxun.com 在线客服QQ

Copyright 2006-2009 版权所有 ARTXUN.COM  京ICP证070566号